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42 回返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05

日光减薄。林府那辆特制的马车上,所有的林府女眷都挤在了一起,不时激动度地谈论到几句。这林府女眷第一次会出现在盛京社交圈,虽谈不上什么大收获多,但平平稳稳地地走回来了……在回程的车上,所有人都不由得地完全放松下去,脸色自然而然就有了笑容。林宜佳也很高兴。这样林府那辆特制的马车上,所有的林府女眷都挤在了一起,时不时兴奋度地谈论几句。。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42 回返》精选:

日光减薄。

林府那辆特制的马车上,所有的林府女眷都挤在了一起,时不时兴奋度地谈论几句。

这林府女眷第一次出现在盛京社交圈,虽谈不上什么大收获,但平平稳稳地走过来了……在回程的车上,所有人都不由地放松下来,脸色自然就有了笑容。

林宜佳也很开心。

这样的热闹,她那个十年中何曾有过?那样苍白黯淡的十年……她不由摇摇头,悄悄滴掀开了车帘一角。

出了朱雀大街,便是盛京最为热闹的铜锣坊。这里南北特产云集,中外精品荟萃,当真是包罗万象。几乎只要是你知道能够叫上名字描述个大概出来的东西,在这里都能找的到。

林家在铜锣坊不错的地面上,拥有一个京城非常有名气的铺子,叫八方会馆。听这名字,像是招待人的地方,其实不是。八方会馆汇集了大显东西南北四面八方各地的特产百货,算是解了许多人的思乡之苦。

而林大爷名下,也有一个铺子,名叫海外天。以林世卿坐镇苏州三年、广州六年的底蕴,海外天专营从西洋舶来的各色货物,包括林大夫人做见面礼赠送出去的妆盒,也是海外天的经营项目之一。洋人的稀奇玩意儿,在盛京贵族中颇受欢迎,因而海外天的盈利颇为可观。

除此之外,林大爷在广州的时候,还在几个船队中共投了十艘大船,每一艘平安归来的海船都承载着庞大的财富……只是,他这个行为,进行的比较低调,少有人知罢了……

在武兴候府后园的时候,林宜佳几人都用过妆盒整理过妆容。

妆盒一经出现,就立即引起了诸位小姐们的兴趣,纷纷打探起来。既然有这样的机会,林宜佳和林敏佳都没有客气,将自家的铺子推了出去。

林府的马车正好路过海外天。

林宜佳不期然看见海外天门口不大的空地上停放了十来辆马车,而看那马车分明都是才从武兴候府出来的……她不禁抿嘴直乐,拉了林敏佳一把:“姐,你瞧。”

林敏佳一看,也笑了起来。

只见她起身挤到林大夫人身边坐着,指点着车窗外的“盛况”,将自己几人所作所为说了一遍,娇声道:“……娘,你可得给我们分红。小六,你说是不是?”

林宜佳得意地点头:“那是当然了。”

林大夫人闻言也乐开了嘴,她含笑数落林敏佳姐妹二人,道:“你们两个鬼丫头,吃娘的用娘的,才给娘做了多大一点儿事,就要从娘荷包里挖银子?当真是了不得!”

“娘!”林敏佳瞪了瞪眼,不依地道:“那怎么能一样!不一样的嘛……”

林大夫人无奈,看了一眼车窗外,道:“好好,回头给你们都发个红包……这会儿就别看了。待哪天有空,你们再出来好好逛一逛。”

“娘最好了!”林敏佳欢呼。

林唱佳闻言瞪圆了眼,小声问道:“大伯娘,我们真能出来逛街?”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真正的逛过街呢。

林大夫人摇摇头,叹息道:“可怜的。你们几位姑娘都在这里,我就说一说。咱们女人,人被困在后院里已经很无奈了,我们的心却不能不广阔,只盯着后院那一点儿的利……”

林大夫人幽幽地说着,几位姑娘都认真地在听。

林宜佳靠在车帘边上,一边听,一边用目光时不时地看向外面。

咦,宋师兄?

还有武兴候府的小侯爷……那两位少女,云心郡主和魏薇县主么?

他们在对面街上,中间隔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快,林宜佳眼中就没有了他们的身影。

回到林府,林大夫人将几位姑娘一并撵回去梳洗休憩,自己去了荣禧堂。也不知道林大夫人同老太太说了些什么,林府这一晚的晚饭统一开在了荣禧堂。而且,用餐的时候,老太太的心情颇为不错的样子。饭后还问了林诗佳出门玩的如何……虽然没有问到林慧佳她们几人,但到底没说出什么让人不舒服的冷言冷语。

离开荣禧堂后,林敏佳悄悄滴问林大夫人:“娘,您给老太太说了什么好消息了?”

“说了你三叔父的事儿。”林大夫人也没有瞒着掖着,看着几位姑娘家,道:“你们父亲平调回京进了吏部,你三叔父的婚事也就更明朗了些。”

“哦。这样啊。”林敏佳顿时失了兴趣。

林宜佳想了想,问道:“娘,今天那柳姑娘呢?她好不好?”

林大夫人笑了笑,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像小李氏道:“弟妹,带孩子们到我院子里坐坐?”

小李氏眼睛一亮,因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众人就到了松林院。

松若等人主动地将几位姑娘身边的丫鬟们都招呼走了,只留下冯嬷嬷侍候着。

小李氏见状,不由有些焦急:“嫂子,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林大夫人笑笑,将云心郡主可能心仪荣郡王世子的事情,以及连累了一个无辜的柳家姑娘的事情轻描淡写地说了说:“……几个丫头表现的都很谨慎,特别是音儿和唱儿,头一次出门就能这样得体,怎的很不错。诗儿跟着我,表现的也很好。”

小李氏初一听讲的时候还有些担心,不过瞧见林大夫人以及林慧佳不甚在意的表情后,也就松缓下来,笑道:“她们虽然会的不多,但都很听话。以前是没人教导,以后有嫂子您看着,又怎么会不好?”

林大夫人赞同地点头。

——不论是自己的女儿还是别人的女儿,只要肯听教听劝,不耍小聪明,不玩小心眼,不自作主张,就都能成为一位好姑娘。

林诗佳倒是有些羞涩,道:“我差大姐差的远呢。大伯娘不说,我都没注意那原来是大姐要坐的凳子。幸好大姐担心我,陪我坐了……要是……”

“就算没换座位也没什么。”林慧佳轻柔地道:“那样的凳子,还摔不了我。难不成,还能有人真推我不成?”

林诗佳想起林大夫人之前的交待,又想起自己那时候正要毫无防备地坐下时林慧佳隐蔽的小动作,脸色微微发红,钦佩地点点头:“大姐说的是。”

林慧佳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林家大房几位姑娘都是练习过拳脚的,也是为了强身健体。京城林府原来也是有女的武师,但却只是领着几位姑娘多做了些运动,让她们更健康一些。而且,在林唱佳满了八岁之后,那位女武师也因故离开了林府,姑娘们也就少了一堂课。

林慧佳看似温婉,但每天半个钟头的拳脚,却从未间断过。与人比试过招肯定不成,但手上的力气,腿脚的扎实,却是不一般的。换句话说,就算是她没有凳子,就是扎马步般曲蹲的,她也能够保证上半身的优雅,只至用完一顿饭!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