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46 园林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07

“好了。”刘妍佳又在纸板上描绘出了几笔,继而将纸张轻轻地取下去,交到墨梅,盼咐道:“去,拿给宋大哥看一看。”墨梅砰然,当心地将纸张折了折,疾步走了。林诗佳很好奇地问着:“大姐,你说的宋大哥是大伯父的学生吗?”“恩。”刘妍佳微笑着解释道:“帮咱们设计林慧佳又在纸板上描绘了几笔,而后将纸张轻轻取下来,交给墨梅,吩咐道:“去,拿给宋大哥看看。”。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46 园林》精选:

“好了。”

林慧佳又在纸板上描绘了几笔,而后将纸张轻轻取下来,交给墨梅,吩咐道:“去,拿给宋大哥看看。”

墨梅应声,小心地将纸张折了折,快步走了。

林诗佳好奇地问道:“大姐,你说的宋大哥是大伯父的学生吗?”

“恩。”林慧佳微笑着解释道:“帮咱们设计这园子的宋老,就是宋大哥家中的一位长辈。宋大哥因此也学了些园林设计的知识玩儿。至少,帮咱们几个弄一下院子还是没问题的。”

“原来如此啊。”林诗佳点点头,心中似乎想到点儿什么,但开口后却说道:“大姐,两位妹妹,你们还没有累吧?再走走么?”

林慧佳几人也很有兴趣,一行人倒是走的浩浩荡荡的,将原本清净的大园子生生地闹了起来,似乎连草木都多了几分精神劲儿。

怡园不小,哪怕是六姐妹一人占了一处院子,也不过是占了怡园的东面的小半段。不过,怡园西面的部分,设计出来就不是为了住人的,很少有房屋建筑。纵有屋檐廊角掩映在草木之间,却也只有少少几间,并不合适长住。

这一面,连接着林府少爷们的所在。这里有一栋显眼的三层小楼,系文显公所建,内藏各种珍贵书籍数万本,名曰浩淼阁。浩淼阁是京城极少见的三层建筑之一。据说,当年文显公想要修建一藏书阁,原本的设计图是二层建筑。而当他耗费重金求天下图书的消息被元帝知道后,元帝特别批示,准许文显公建三层阁,以示对知识的尊崇之意。

而随着文显公的故去,浩淼阁的名声也随着林府渐渐沉寂下来。除了京城中爱书的老人,如今已经极少有人知道林府中的这栋三层楼了。

但浩淼阁的名气依旧在——

浩淼阁作为一家书斋,在国子监附近的才华街占有一大段地面,号称大显藏书最为丰富的书斋之一,在文人举子之中享有盛誉。只是,与其所拥有人气相反的,浩淼阁也是林府众多产业之中唯一不怎么赢利偶尔甚至还要贴钱的产业之一……

林宜佳一众人进入了浩淼阁的时候,不期然却是碰见了宋阶。

宋阶站在一层大堂内,正同守护浩淼阁的妈妈说着什么。见众女进来,他停下转身,含笑同她们见了礼。

“南山哥,你在这里啊。你看了大姐画的图没有?”林宜佳道。

宋阶道:“我正是看了,所以才来这里。园林我懂的不过皮毛……恩,其实,我个人比较欣赏文显公的那句话‘临阵磨枪,不利也光’……临时补充一下知识,总比不做任何准备的好,呵呵。”

退到一旁的孔妈妈插话道:“宋少爷是来找有关园林方面的书籍。回几位小主子,关于园林类的书籍基本上都在三楼甲字间。奴婢正要带宋少爷过去呢。”

林诗佳对那孔妈妈一个示意,示意她找人来伺候着。她也是爱读书的,这浩淼阁亦是没有少来,同孔妈妈和这里的几个丫鬟都算是相熟。她一边示意,一边对宋阶道:“宋公子谦逊了。听大姐说,拓山公是宋公子的家中长辈?拓山公一代大师,宋公子家学渊源……”

林诗佳嘴角含笑,清丽出尘如同夏日黎明半放的白莲,妙目微转,接着说道:“定是错不了的了。”

宋阶没有再说谦逊之词,转而说道:“家叔祖盛名在外,怡园虽少为人知,但也是其倾心之作。我虽不才,也不敢随便做改动的。不然,回来定然会被他老人家大骂一顿的。”

说起园林界的宋拓山宋大家,盛京中人人都能说出他的几处得意之作,如皇家在京郊的万象园,又如之前几位林小姐才去过的,武兴候府的倾园,又如盛京最有名的烟花之地流红园……

林诗佳目露赞叹之色:“我真是无知,天天住着赏着,却从未想过,咱们怡园,会是宋老的作品……宋老……”

林诗佳显然读书不少。

而且,她也并不像京城其他“才女”那般,仅仅在诗词上面下功夫。她显然是比较博学的。至少,此时同宋阶谈及园林之道,就并非全是泛泛之词……

只是,这样的话,大堂上这么多人,他们两个交谈的次数就有些显的太多了……

二姐姐这是?

宋阶的确很好。他出身世家,少年多才,又待人和善……

林宜佳暗暗地看了林诗佳几眼,转身带着自己的两个小丫鬟蓝田蓝玉向四周一架一架码放整齐的书籍走了过去。

如此数量众多的书籍放在一起,是那般让人恩敬畏。

林宜佳没有动手取书,而是瞧着两个小丫鬟敬畏的模样,道:“这几天规矩学的如何了?桂嬷嬷怎么说?”

回京之后,蓝田和蓝玉就被林大夫人叫过去,跟桂嬷嬷学规矩。

“嬷嬷说,从今儿开始,我们就能回小姐您身边侍候了。不过,每天晚上,我们还要去找嬷嬷她老人家指点的。”蓝田回道。

林宜佳点点头。

两个丫鬟都是聪明的,桂嬷嬷也不会刻意为难她们,教的肯定用心。规矩记下之后,怎么运用怎么实行,是要看实际的。

“认字上面,也别懈怠了。每天学三五个字,你们很快就能读通一般的书籍了。”林宜佳指着数不清的书架道:“咱们林府不同其他府上,哪怕是烧火的妈妈,也都是认得几个大字的。”

“是。”蓝田和蓝玉并无他话。能认字读书,可是她们从前想也不敢想的。

“那个,小姐……”待林宜佳离开了其他人,走到了房屋角落处,蓝田踌躇了下,低声道:“小姐,大牛他上午又找蓝玉了。”

“谁?”林宜佳竟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大牛,就是我们姐妹的同乡,现在叫秦起,跟了秦公子的。”蓝田瞪了蓝玉一眼,道:“你来说。”

蓝玉被她瞪的微微一缩,而后低声道:“大牛哥一直待我很好的。他来找我,我……”蓝玉深深埋了头,道:“他就是问我过的好不好,小姐您待我们好不好……别的,就说了他的事儿,说秦公子待他很好,教他识字……”

蓝玉说的断断续续,见林宜佳没有反应,更是越来越不安,最后差点儿都哭出来了:“我,奴婢,我记得桂嬷嬷的话,真的没有说小姐什么的……小姐,奴婢错了……奴婢……”

林宜佳其实并没有在认真地听蓝玉说什么,她也并不在意。

回过神看见蓝玉的神色,林宜佳举得有些无奈,她摇摇头,道:“我又没有怪你。只要你记得,作为贴心丫鬟,我的什么事儿是谁也不能透露的就好了,桂嬷嬷教过你吧?其他的,倒是没什么打紧的……”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