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48 涟漪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07

即使她了打定主意主意要好好的去学习,但她真的也没想起西洋画上来!林宜佳有些幽怨,仰视宋阶的目光中满是痛诉。面对自己这样的目光,宋阶不由得无可奈何——他也有亲妹妹,但他亲妹妹都不跟他这样撒娇卖萌……“宜儿乖,你南山哥也不是那个意思……”宋阶顿了下,作出解释道:“是这样“宜儿乖,你南山哥不是那个意思……”宋阶顿了下,解释道:“是这样。你在武兴候府不是说了,那一片菊花海,最适合用西洋画表现么?我和小北……”他将事情的往来简单地说了说,道:“小北大约想要试试能不能自己动手,我就问一下,你收集的那些书本还在不在。在的话,借给他看看就成。其实,说实话,他耍耍拳脚还成,作画嘛,呵呵,南山哥就不说了。”。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48 涟漪》精选:

就算她已经打定主意要好好学习,但她真的没有想到西洋画上去!

林宜佳有些哀怨,仰望宋阶的目光中满是控诉。面对这样的目光,宋阶不由无奈——他也有亲妹妹,但他亲妹妹都不跟他这样撒娇……

“宜儿乖,你南山哥不是那个意思……”宋阶顿了下,解释道:“是这样。你在武兴候府不是说了,那一片菊花海,最适合用西洋画表现么?我和小北……”他将事情的往来简单地说了说,道:“小北大约想要试试能不能自己动手,我就问一下,你收集的那些书本还在不在。在的话,借给他看看就成。其实,说实话,他耍耍拳脚还成,作画嘛,呵呵,南山哥就不说了。”

“这样啊。”林宜佳想了想,道:“我记得我临走的时候是收拾了的。但我不是病了一场嘛,一直都没有时间将那些东西找出来呢。南山哥,你等着,回头我若是找到了,就让人给你送过去。”

“恩。就这么说定了。”宋阶言罢,又跟几位林家姑娘点头示意,离开了浩淼阁。

他走后,姑娘们又坐了一会儿,也就散了。

怡园曲径环转,仗着熟悉,林诗佳很快就赶在了林敏佳的前面,在一颗枫树前停了下来。数是三角枫,有着非常漂亮的树叶儿。它并不高,恰好能够让林诗佳站在树下。

“三妹妹。”

林诗佳叫了林敏佳,同她并排走在了一起。

四月迎上红露,三言两语之间,将红露的脚步绊慢了下来,同她们的主子拉开了一些距离。

林敏佳回头看了一眼,疑惑道:“二姐?”

林诗佳轻咬粉唇,轻声道:“四妹妹,虽然我们姐妹才见面没几天,但我们是一家人,大伯母又待我同大姐姐一样的好……我想,我能问你,敏儿,不知道大伯母有没有提过,她心中想将我……将我……”

林诗佳红霞染满双颊,挣扎半日也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

林敏佳“噗嗤”一笑,道:“二姐问的是你的亲事?”

林敏佳说的这样直接,林诗佳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滚烫滚烫的。她转动双眼不敢看林敏佳,似乎是想要薄怒,却终是如同蚊呐般地“嗯”了一声,微微点了点头。

林敏佳笑容促狭,但却是摇头道:“很可惜,二姐姐太心急了些,母亲才出了一次门呢,哪能如此快就有了计较了呢?”

林诗佳瞪了林敏佳一眼,而后又软了下来,惆怅地道:“我倒是宁愿一辈子不嫁人。但我娘她……你不知道,自从我及笄之后,她就几乎没睡过好觉了……”

涉及了长辈,林敏佳不好再调笑,她安慰林诗佳道:“你也劝着婶婶一些。你看,我娘她不是十九岁才嫁给我爹的?当年嘲笑她的那些人,现在哪个过的比我娘舒心!这亲事啊,最是要稳住!”

是啊,满大显的妇人之中,又有几个比林大夫人过的舒心?

想想她当年,开始的亲事不也是不顺利的?听母亲说,大伯母当年可算是退过两回亲的——一回是对方突然病故,一回就是男方出了丑闻……虽说原因都不在她身上,但这方面,身为女子总是吃亏的。也亏的是大伯娘,硬是顶住了压力,最后嫁给了大伯……

想起林大夫人,林诗佳心生钦佩之余,心思也定下了几分。

她笑了笑,长出了一口气,道:“被你这一提,我总算是知道怎么劝慰我娘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一日没有……敏儿,你说,大伯母会替我看中什么样的人家?你别笑话我,我就是……”

林敏佳理解地点点头:“怎么会笑话?我娘说,咱们自家人,就没有什么不能敞开了说的。二姐,我说真的,你要是心里有什么想法,就亲自跟我娘开口呗?”

林大夫人常常同女儿们一起谈论她们的婚嫁,因而林敏佳真的不觉的林诗佳有什么好笑话的。毕竟林诗佳十六岁了呢……

“啊?”林诗佳有些意外,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而她想起自己等候林敏佳的初衷,在这样的情形下,却是怎么也不好说出口了。她抿了抿唇,半晌红着脸道:“我哪里能有什么想法……唉,我还是……我先走了,今天多谢四妹妹,还请四妹妹在人前给我留点儿脸……”

林敏佳没有多想,点头道:“恩,我不会同别人说的,你放心。”

林诗佳别过林敏佳,仿佛是逃一般的,飞快地远离了林敏佳,而后又放缓了步子,渐渐地恍了心神。

她知道宋阶。

从前,很小的时候,宋阶才成为大伯父学生那会儿,宋阶一度是住在林府的,甚至林府的家宴,他也没少出席。

那个时候的宋阶,只是一个成日里爱笑的小男孩儿。林诗佳知道他。但在今日之前,她从未多想过……但今日重逢……

宋家宋家……

能拜的大伯父为师,宋阶肯定是宋家嫡子。而他既然能常年住在外面,那么,他不应该是宋阶宗房嫡长——宗房嫡长,一般就是家族将来的族长,担当重大,不会有空闲时间在外游学吧。

宋家宋家……

虽然觉得不应该,但林诗佳此时又不免对自己的父亲生出许多埋怨来——若他不是那什么“梨清公子”,就算他依旧不为官,哪怕他同祖父一样爱好游山玩水,哪怕他仅仅是爱戏也好爱写戏本子也好经营戏园子也好,只要他不曾亲自上台,他的名声也不会像今日这样!若她有一个正常点儿的父亲,凭她林府嫡小姐的身份,未必就配不上将来宋家的嫡子!

但现在……

宋家那样从前朝传承下来的书香世家,他们连商人都排斥,更何况是林二爷那样走上邪路败坏读书人身份的“戏子”……

唉。

林诗佳重重呼出一口气,抬起头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明经堂的门口。

明经堂是母亲的院子。

这个院子原本并不叫这个充满了萧索明悟之感的名字。自从母亲那次参加赏菊宴回来病有起色之后,就让人将院门上的匾额换成了“明经堂”这几个字……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