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49 明经堂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08

林诗佳招过一个在门边玩耍嬉戏的小丫头:“母亲在吗?”“二夫人正里面。”小丫头回道:“二老爷来了,正和夫人说话的呢。传了一起用饭。”“父亲在?”林诗佳有些惊诧。这几年来,父亲和母亲之间的关系日趋冷谈,除了一如既往地将二房内宅的一切事物都交到母亲“父亲在?”林诗佳有些诧异。。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49 明经堂》精选:

林诗佳招过一个在门边玩耍的小丫头:“母亲在吗?”

“二夫人正在里面。”小丫头答道:“二老爷来了,正在和夫人说话呢。传了一起用饭。”

“父亲在?”林诗佳有些诧异。

这几年来,父亲和母亲之间的关系日益冷淡,除了一如既往地将二房内宅的一切事物都交给母亲打理之外,父亲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歇在明经堂了……

林诗佳心中虽然对父亲的行为颇有微词,但父亲能来母亲的院子,总是好事情。林诗佳犹豫了一下,对那小丫头道:“你下去吧。别惊动了人。”

四月塞了几个铜钱给她,小丫头欢欢喜喜地接过,又跑到一边玩儿去了。

林诗佳缓步走进了院子。

明经堂的正房外面并没有留人。

月桂远远地站在院角,见林诗佳摆手,向她行了礼后,并没有过来。

林诗佳走近正房,很快就听见了正房内传来母亲说话的声音。

小李氏的声音中有些欢喜又有些疲惫:“二爷,这是我给诗儿备的陪嫁,您看看?”

林二爷接过,扫了一眼前面,看了一眼最后,不在意地道:“恩。这明面上的物事,将来待诗儿定下来后,你与大嫂商量着来就是。至于私下的,就多备点儿,回来我让人送十万两银票给你,你留着或是给诗儿做压箱,或是给她弄一些稳妥的田产铺子,都是好的。”

“十万两银子?会不会多了些?”小李氏虽然对于林二爷肯给女儿如此多的陪嫁而心生欢喜,但十万两并不是小数目。“这份嫁妆,是我按照三万两银子置办的。除了公中会给的一万两,我私下给备了两万两。我给大嫂看过了,她也说好。十万两多了些。而且,寒儿那里也要用钱,接着还有音儿,亭儿和唱儿,一并都没几年了……”

虽然小李氏不愿意提几个庶子庶女,但毕竟他们就在那里,一天天地长大了,总是要成亲,总是要准备下来。而庶子庶女,林家公中只给出五千两银子……她难道就按照五千两银子给置办?她怎么也要多给添一些……这样下来,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林二爷显然并没有领会到小李氏的意思。

他不经意地道:“既然觉得多了,就全部作为私房钱,你别说出去了就是。这做人,无论是男女,有钱财傍身,才会活的有底气。”

林诗佳在外面听的有些怔住了。

因为对父亲所作所为不能理解,林诗佳平日里与父亲并不多亲近。她也知道,父亲会舍得替她陪嫁,但却没想到,父亲会舍得这么多!十万两的私房钱,她无论怎么花也都够了!

而且正如父亲所言,有了那么一大笔钱傍身,她将来无论是处在什么样的环境,都会生活的有底气!

她一直以为父亲只活在戏台上的风花雪月里,不在乎世人的各种眼光,不在乎家人的心思态度……她从未想到,父亲能说出这样的话!

林诗佳一时心思翻转,心头的滋味复杂难言。她又听到父亲道:

“几个孩子那里的花费,你也不用操心。”林二爷道:“寒儿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这时候不用另外多给什么银钱。音儿和唱儿,就按一万两的嫁妆,一万两的压箱钱去备。至于亭儿,还有将来的晩儿他们,也都一样。”

这样虽然同林诗佳不能比,但算下来其实很多了。再说,京中哪家会给庶子庶女无故花费两万两银子去成个亲!而且,这样算下来,二房要支出十几万去了!

那是十几万两银子!

若是换成白花花的现钱,只怕也能将明经堂的院子给铺满了!不是什么不值钱的石头子儿!

小李氏想到这里,心中难免有些不好受。

林二爷看了她一眼,道:“女儿也罢,将来要到别人家讨生活。几个儿子,待他们成亲后,就都分出去过吧。”

“分出去过?”小李氏一愣,明显有些不能相信——祖母尚在,父亲和母亲也都安康,哪有谁家的庶子一成亲就被分出去过的?也不怕抹黑了林府的名声!

“恩。”林二爷淡淡地道:“我知道,你将来也不愿意看到他们几个带着一家子早晚到你面前请安问好的。这样,给他们二万两,就算是彻底分家了。彼此都清净。再将来,几位姨娘若是愿意去同他们一起住,就一并放出去吧。”

林二爷说话的语气中并没有任何嘲讽之意。小李氏也并没有从中听出任何嘲讽之意。她对待那些庶子庶女,只是尽到了自己作为主母的责任,并不想与他们有多亲近。平日里,他们请安,她也只是略让他们转一下就打发他们离开了。至于姨娘们,她根本就不愿意看见她们来请安,早就免了的——

林府这么大的院子,她看不见她们,心中便也好过了一些。

因而,小李氏对林二爷会有这样的安排,诧异之余,自然是没有不同意的。

只是……小李氏忧虑地道:“这样对林府的名声,不会有什么影响吗?还有大哥大嫂那里……”

林大爷在朝为官,总要顾忌着名声。

“我与大哥说过了的。他很赞同。”林二爷抿了一口茶水,慢慢地品了一会儿,才又开口道:“其实,祖父那里其实有祖训传下来……”

文显公?

小李氏抬起了眼。

“祖父曾在一本手札中提到,嫡庶乃家族祸乱之源,希望后世子孙能够不纳妾。甚至,若林家血脉不断,续弦继子也不要有……”

小李氏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窗外,林诗佳也同样圆睁了双眼——文显公竟然还有这样……这样……的训示!林诗佳一时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够相容她听到的,这样的训示!或许,是“荒唐”?

“这怎么可能!”小李氏下意识地道。

若说不纳妾这一条,前朝还是有一个有名的家族曾经恪守过这样的家训的话,那“不续娶”却是从未有听说过的先例!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