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53 发生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10

几日的暖阳之后,到冬月初日这一日,太阳似乎也是用尽了精力,照在大地上有些无精打采的,根本抵不过北方一阵寒过一阵的寒风,吹的人身子发紧。但林家姑娘们并没有因此而止住出门的脚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53 发生》精选:

几日的暖阳之后,到冬月初日这一日,太阳似乎也是用尽了精力,照在大地上有些无精打采的,根本抵不过北方一阵寒过一阵的寒风,吹的人身子发紧。

但林家姑娘们并没有因此而止住出门的脚步——眼看着十二年里再没有了合适出门的时机,她们怎么能够放弃这一天呢?更别说,她们各自还有点儿小事情要做呢。

于是,林家姑娘们披上新做的兔毛披肩,又在马车中备下了足够丰富的应急物品,比如足够她们饮用洗漱的清水,如此足够多的炭火,比如说锦被毛毯,比如说里外两套衣裳,从薄衫到厚的皮袄,再比如说一应药品诸物……几乎但凡有那么一点可能能够用到的,妈妈们都将其装上了马车。

最后,她们各自带着一个贴身丫鬟,在林府十队护卫的守卫下,出了林府。

此时正是太阳越过树梢之时,街面上最为热闹的时候。

铜锣坊上车如潮水,来来往往地流动着,喧闹着。大街上,行走的人们无不锦衣华服,不说大户人家的下人们衣着光鲜金银满点,就连铺子里的小伙计们,身上穿的都是绸缎,处处透着大显立国四代以来特有的富庶和奢华。

宋阶对于大哥这个角色十分习惯,一直都很耐心。

他陪伴着众女走进一家家衣服衣料铺子珠宝首饰铺子胭脂水粉铺子花样点心铺子,多数时间都是微笑不言,时不时地指点几句,就能让伙计掌柜们再不敢有小花样……

林宜佳发现,林诗佳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向宋阶身上黏过去……但林诗佳又足够克制,并没有露出什么心思,反而,若说亲近,倒是林敏佳同宋阶此时表现的更亲近一些,因为后者显然很兴奋,总有问题要问。

太阳慢慢地向上升起,林家几个姑娘不知不觉已经逛过了大半条街,眼看着林唱佳已经有些累,但邀月楼也还有点儿距离呢。

“大姐,南山哥,我们先去吃饭吧?我饿了。”林宜佳露出疲色。

林慧佳看了宋阶一眼。

宋阶约了赵世衍在邀月楼,尚不知道具体如何。

宋阶略一沉吟,就欣然笑道:“好吧。剩下的店铺,我们下次再看也不迟。”

其他人自然没有异议。

这样,林家姑娘进了马车,而宋阶当先一步,前往邀月楼打点。他同邀月楼定的时候还没到,虽然说雅间是让一直空着的,但人既然提前到了,总要招呼一声,让他们将各种物事都准备起来。

就像从前一样,宋阶先离开了。

林宜佳心知,让宋阶亦步亦趋一直跟在她们身边,以应付突发事件是不可能的。她也并没有指望着能将他绑在身边。比起宋阶,影姑姑可就可靠多了——

影姑姑是她们三姐妹的拳脚师傅。

与她们三姐妹学的那些皮毛不同,影姑姑的功夫绝对是真材实料的——在广州的时候,有一个残忍嗜血的海盗头子,仗着一身好武艺几次上岸犯事,衙门几次出动人手围捕都是损兵折将不能尽功,林大爷请了影姑姑出手,才击毙了那人,替南洋除了一大害。

林宜佳同两位姐姐一样,都不知道影姑姑的真实名字。她们曾经好奇问过林大夫人,但林大夫人并没有告诉她们,只让她们待其如亲姑姑一般尊敬。而影姑姑,似乎就在林府养老了。

昨夜,林宜佳找到正在打坐的影姑姑,请她今天一起出门。

影姑姑没有多问,随便就答应了下来。

林宜佳再次上车的时候,往身边人群中张望了一眼。她很快看见,影姑姑就在不远处信手赏玩着一个木雕。林宜佳才一看到她,她就察觉到林宜佳的目光,转头对她微微一笑。

林宜佳还了一个甜甜的笑容,探身进入了车厢。

“影姑姑怎么来了?娘也真是的,我们又不出城,这盛京的安全都没有保障吗?”林敏佳嘀咕道。

林慧佳道:“娘这也是担心我们。”

她随口应了这一句话后,就闭了口,微微靠在车壁上,闭上了眼睛,任由墨梅替她整理妆容。只有一直关注她的林宜佳才有发觉,大姐她,正有些紧张……

铜锣坊的街面虽然足够宽广,但却架不住人多。

而林府的马车又是较大型的,因而行走起来十分的缓慢。

但毕竟距离不远,虽是这般缓慢速度,马车行到邀月楼前时,也并未用太久。

走下马车,当下就有一位女知客迎上来,行礼询问了一句,确定了她们是林家客人之后,就要带着她们去二楼。

“哗啦!”

就在这个时候,林宜佳仿佛听见街面上犹如突如起来的风暴一般的动静传来,她猛地转了身。

“闪开!快闪开!”

街面上突然间就是一片混乱,各种痛呼哭喊声中,夹杂着大叫声。

还是发生了?

林宜佳有些发怔,不可思议地看着路中间惊恐的那位小女孩。就在刚刚,她还看了一圈,根本没有看见那个小女孩!

“大姐!”

林宜佳看见林慧佳下意识地就向那边冲去,连忙喊道:“影姑姑!”

“小心!”

而阵这个时候,一个人影横在了她面前,挡住了她的目光。林宜佳抬眼,发现居然是秦明远!他又是从哪里出现的!

但此时的林宜佳并没有心思关注他,而是错开一步,看向街面之上——

就这么一打岔的功夫,影姑姑已经揽着小女孩退到了街边!并且将林慧佳也带退了几步!而后,她素手一扬,几道快的看不出什么样子的东西就打了出去!

“嘶!昂——”

两匹马的四肢立即折断跪下,随即“砰砰”两声砸在了地面上!

而这个时候,那貌似也是突兀出现的赵世衍,正站在那马匹前面,拳头还正直直地向前!看的出来,他原本是想击向马头,却不料那马匹突然倒下,他错愕之下,一时忘记了收拳!

影姑姑果然厉害!

只怕在场的人没有几人看清她的动作!

看到这里,林宜佳放下了心,看到表情错愕还保持着那样挥拳姿态的赵世衍,突然觉得有一些滑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