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54 之外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10

大姐所以会对这么登场的大姐夫一见钟情吧。林宜佳将目光投到林慧佳那里,瞅见她此时正同找回来的小女孩儿的母亲交谈,并也没关注更多新登场的赵世衍,心中会觉得不满意。昨日此行,那真很不错了。而已,秦明远竟然会会出现,还如此这般地“保护好”在她面前,让她有了那林宜佳将目光投到林慧佳那里,瞧见她此时正在同找过来的小女孩儿的母亲交谈,并没有关注新出场的赵世衍,心中觉得满意。。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54 之外》精选:

大姐应该不会对这么出场的大姐夫一见钟情吧。

林宜佳将目光投到林慧佳那里,瞧见她此时正在同找过来的小女孩儿的母亲交谈,并没有关注新出场的赵世衍,心中觉得满意。

今日此行,当真不错了。

只是,秦明远居然会出现,还如此这般地“保护”在她面前,让她有了那么点儿不舒服。恩,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脱口想问:明明那个小女孩才是要救的人,你站我面前干什么?!

但林宜佳还是忍住了。

算了。

林宜佳正想要敷衍秦明远两句,然后去林慧佳身后当一位“乖乖淑女”,但那街上出现的一幕让林宜佳忍不住地瞪大了眼睛。

只见赵世衍一拳挥空,错愕了一瞬,就要将拳头收回之时,那马车之中突然冲出了一位小姑娘!那小姑娘就像是不顾一切地从马车上跳出来扑到赵世衍的拳头之上!

赵世衍习武。而且武艺相当不错。

武者本能,他立即一个用力拳头一甩,就将那姑娘如同破烂一般丢了出去!

“噗通!”

那小姑娘重重地落在了街面上,顿时就有血迹从头部流了出来,一时间竟然是生死不知!

“杀人了!杀人了!”

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句,人群突然间就喧哗起来。很多人对着赵世衍指指点点。

赵世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

他在将那姑娘甩出去的瞬间已经反应过来强行收敛了大部分力道,但没想到却是直接甩了她的头!头部重创,说不定真的救不活了!

他不急多想,连忙疾步走到小姑娘跟前,皱眉,小心翼翼地将那小姑娘的头脸扶了起来。

人们立即围拢过来,这才看清小姑娘的面貌。

小姑娘不过十三四的样子,衣着简朴,一看就不是富人家的姑娘。此时正紧闭双目,满脸血污。

影姑姑此时也分开人群走了进去。

她探了探小姑娘的鼻息,在她身上点了几下,又掏出一个瓶子,从中洒出一些黄色粉末在小姑娘的额头伤口上面。

伤口面积并不大,也不怎么深,很快就不再流血。

“小姐,小姐……”

林宜佳正在震惊地看着这突变的一幕,蓝巧俯身下来,向她小声地道:“小姐,她就是那个姑娘。”

那个姑娘?

林宜佳闻言心中一动,再次定睛往那小姑娘脸色看过去。这一看,她这才发现,若是忽略她头上的伤口和血迹,小姑娘长的其实挺不错的,眉目清秀,不见得多美,却会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

再看看,林宜佳已经觉得有几分眼熟了——没想到,蓝巧就那么一找,居然找到的就正是赵世衍后来一直挺宠爱的真姨娘……冥冥之中,果然是有定数的么?

那林家以后的牢狱之灾?

林宜佳心中一凛。随即她又想到:不对。这一生,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因为身弱而甚少出门养的天真懵懂的她!只要她用心,就一定能够更改林家的那一劫难!

至于定数……就让它应在其他无关紧要的地方吧!

林宜佳回神,瞧见林慧佳正吩咐墨梅回林家车上找清水药品等等,连忙挤过去,拦住了墨梅,用力地拉拉林慧佳,小声喊道:“大姐!大姐!”

“怎么了?”林慧佳缓和了一下她的脸色,低头问林宜佳道。

林宜佳掂起脚尖,将林慧佳又拉的低下头,在她耳边道:“大姐,那伤人的男子就是未来的大姐夫。大姐你不是要看他吗?不如就看他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吧……影姑姑没有什么表示,就说明那小姑娘已经没大事儿了……”

林慧佳闻言愣了愣,不由看了一眼那赵世衍,沉默了一会儿后,终于后退了一步,随后慢慢从人群中退了出来。

也不知道影姑姑是不是听到了林宜佳说的话,在她说完之后,影姑姑就站起身,什么话也没说地离开了。显然,她救下了人,却不会管这后面该如何处理的。

因为人是赵世衍伤的,且此时还在赵世衍手上,人群众人虽然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上前帮忙的。就连从那出事的马车上走下的两个人,也只是站在人群之后,没有上前说任何话。

“姑娘,姑娘……你醒醒……”

赵世衍皱眉,低声呼唤着。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呼唤,那小姑娘真的醒了过来。只见她颤抖着睫毛睁开了眼睛,那眸中神色,从开始的茫然一瞬间就转变成惶恐可怜。她猛地抓住赵世衍的衣裳,口中连连说道:“公子救我!求公子救我!”

说着,她竟然挣扎着,想要翻身给赵世衍下跪似的,一边哭泣一边道:“我哥嫂要将我卖给流红园,求公子救我,我愿意为奴为婢,我什么都会做!洗衣服做饭针线扫地,我什么都愿意干!求求公子了,我不想去那样的地方!”

人群中立即哗然开来。

“天啊,居然会有这么丧尽天良的哥嫂!”

“是啊是啊,看这小姑娘穿的,也不像是要活不下去要卖儿卖女的人家啊!”

“就算是活不下去,哪家会把女儿往那些地方送!这真真是……”

“看,那好像就是流红园的马车吧……难道小姑娘要跳车……那两个,好像就是流红园的人……”

人群喧哗之间,很快就将那流红园的那个人给推攘到了包围圈中。

而那小姑娘一见,更是紧紧抓住赵世衍的衣袖不肯松开,口中哀泣道:“求求公子了……我不要去那里,我死也不去……求求您求求您了!”

到此时,赵世衍的神色已经从容起来。

这个时候,他不知道中途去做什么了的跟班小厮终于挤了进来,向赵世衍连连请罪。赵世衍摆摆手,低头对那小姑娘道:“姑娘,你且放心。”

随即,他抽出衣袖,对两位长随道:“带小姑娘到附近的医馆去包扎。切记一定要用好药,不能留疤。”

长随连声应是,由其中一人背起了小姑娘。人群见状,让开了一条道路,让他们离开了。

那两位流红园的人也没有阻拦。看他们的神色,显然是认出了赵世衍。

待赵世衍起身,拍打整理了一下衣服上并不存在的褶皱后,两个人走上前,略显尴尬地施礼道:“赵公子,今儿真是……对不住您……”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