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56 母子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11

秦老夫人闻言,波澜不惊的面容上有了一下吃惊。不所以呀?即使也没远儿站在她面前那一幕,叶家姑娘同远儿都是相知相识的,算师兄妹的关系,安全的考虑礼貌,她们也该同远儿说几句客套话才是?叶家姑娘会如此不知道礼?但后来是她们第一次见荣郡王世子,显然顾着得特别注意他了吧不应该呀?就算没有远儿站在她面前那一幕,林家姑娘同远儿都是相识的,算是师兄妹的关系,出于礼貌,她们也该同远儿说几句客套话才是?林家姑娘会如此不知礼?。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56 母子》精选:

秦老夫人闻言,平静的面容上有了一下惊讶。

不应该呀?就算没有远儿站在她面前那一幕,林家姑娘同远儿都是相识的,算是师兄妹的关系,出于礼貌,她们也该同远儿说几句客套话才是?林家姑娘会如此不知礼?

但当时是她们第一次见荣郡王世子,显然只顾得注意他了吧。只是,远儿既然也在,却没有哪怕一个林家姑娘注意到他同他见礼?!这样的忽视!未免太不将人放在眼里了!

一时间,秦老夫人仿佛觉得,有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了她儿子的脸上,让她的脸也隐隐间火辣辣的,平静的眼眸中不由闪过一丝凌厉的光,但很快就又平静下来,恍若错觉。

秦老夫人“嗯”了一声,手指轻轻转着茶杯,没再说话了。

以往到这个时候,秦明远就会施礼告退。但今天,他却是一直站在那里,沉默不动。

很久,秦老夫人才回觉问道:“远儿,你还有事?”

秦明远身子一颤。

他慢慢抬头,注视着秦老夫人的眼睛,道:“母亲,请您告诉我,您到底想要做什么?”

“您从前教育我,勤奋读书,克己复礼,将来出人头地,光耀我秦家门楣。于是我用心苦读修心修性,虽不能说是同龄人中最好的,但肯定是我现在能够做到的最好程度;然后您告诉我,要拜一位名师指点我读书,让我努力地拜在老师门下……老师他学问通达,能能为他的学生,是我的大幸运。这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

秦明远深深地看着亲老夫人:“母亲,最近,您总是让我在林六小姐面前表现……到底是想要什么?孩儿请您为孩儿解惑!”

瞧见秦老夫人没有开口的意思,秦明远一字一句地道:“若母亲不能说,请恕孩儿此后只会一心向学,不能再理会其他了。”

“叮铃!”

白瓷茶杯轻触桌面,发出一声轻响。

秦老夫人开口道:“你这是威胁我?”

秦明远道:“孩儿不敢。”

神态却是极为坚持。

“孩儿一心向学,早晚能够得中桂榜,光耀门楣!”

秦老夫人突然轻微一笑。仿佛是听到了十分好笑的事情,那笑容中几多讥讽,刺的秦明远心中生痛。他的眼神中,不由的就带出几分的愤怒来,身子都站直了几分。

秦老夫人道:“这大显,自开国以来,三年一榜,恩科五榜,共计三十榜。又一榜三百六十人,总得一万又八百人。而这一万八百人中,不说一品,就是官居二品的,有多少?那真正情史留名封侯拜相的,有几人!”

她看着秦明远,眼中突然逼出一道光,厉声道:“秦明远!我相信你能中进士,但我不相信你在无人帮衬之下,能当上四品官!若一辈子到头连四品官都不到,你谈什么光耀你秦家门楣!更别提将你们秦家的爵位拿回来!你一心,你努力,你一个被抄过家的罪人之后,你努力能顶多大用处!”

秦明远从未见过这样狠厉的秦老夫人!

他完全被秦老夫人这一番劈头盖脸的言论打的蒙了!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就后退了一步!

而他这一退,秦老夫人的嘴角就又露出了一抹不加掩饰的嘲讽。

热血一下子涌上了脑门。秦明远脸涨的通红,浑身颤抖,低声咆哮道:“那您就算计人家林六小姐!老师他收下我已是大恩,您这是恩将仇报!您——”

“啪!”

那白瓷茶杯一下子被砸在秦明远脚下,摔了个粉碎。

秦明远又是悚然后退,张着嘴站在那里,再说不出话。房间里的空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的空了,直让人窒息。

“老夫人!爷!有什么话儿不能好好地说!”

这个时候,秦嬷嬷从门外走了进来。她关上房门,利索地将碎瓷片收拾了放在一边后,才走到秦老夫人身后,低声劝道:“小姐,您就跟爷好好说明就是了。爷他孝顺,哪还能不明白您的苦心?”

秦嬷嬷又对秦明远道:“爷,您今儿这真是……快,给老夫人陪个不是……她可是您嫡亲的母亲,威远伯府没了之后,她一个人将您教养大何其不容易……”

秦明远仿佛还能想起幼年时候家中那富贵喧闹的景象,锦衣华服,奴仆如云。他又想起母亲这许多年来,灰衣素服,一日一日端正枯坐沉寂的形象,心中眼中都是一痛。

“母亲,孩儿错了,请您宽恕孩儿的冲动!”秦明远提袍,直直地跪在了地上。

秦老夫人久久没有发话。

秦嬷嬷神色焦急,却是连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很久很久,秦老夫人才淡然开口道:“远儿,您说恩将仇报……”

秦明远不笨不傻。就是秦老夫人不曾明言,但让他做的那些,那“宜儿小姐”,那些若有若无的接近,那经常的“偶遇”……他哪里还能意识不到,母亲想要什么?

这样的行为,的确还谈不上什么恩将仇报,但他的心一直在告诉他,这是不对的,不对的。

因而,在秦老夫人开口之后,他并没有接话。

“那我问你……”秦老夫人道:“你将来若得林六小姐为妻,会不会待她很好?”

秦明远脸上一红,道:“那是自然,我的妻子,我自然会待她好。但是——”

他想说,将来他娶妻,当然会待她好,并非指林六小姐。秦老夫人打断他,淡淡的道:“林六小姐总要嫁人。你秦明远难道不能比别的人待林六小姐更好?既然如此,何来的恩将仇报!你心仪她,想要娶到她,又有何不可!”

她这一下,算是说的明明白白了。

而且,她说的似乎十分有道理——既然林六小姐总归要嫁一个人,那么,谁又能保证她就能嫁的好人呢?若万一,她日后不能生活如意呢?但若是嫁给他秦明远,秦明远却是能够做这个保证的!

秦明远脸上再次一红,哑然了片刻,才道:“可我对林六小姐——”

他怎么会心仪林六小姐!简直荒谬!

“怎么,我儿还想学那些戏文唱词,想要那男女之情?”秦老夫人略微嘲讽,又一次打断了秦明远的话。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