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57 邀月楼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11

“笑话!”这两个字,犹如一柄重锤狠狠地地给了秦明远两连击,直让他额头上冒出了一道道青筋。他僵直了脖子,一时之间丧失了语言。“小姐!”也许是因为秦老嬷嬷这声中的急切和忧虑,秦老夫人终于等到冷静下去,已不再剌激秦明远,淡然地说:“我明白了地说你,那简言之的痴“小姐!”。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57 邀月楼》精选:

“笑话!”

这两个字,如同一柄重锤狠狠地给了秦明远两连击,直让他额头上冒出了一道道青筋。他僵直了脖子,一时间失去了语言。

“小姐!”

或许是因为秦嬷嬷这声中的焦急和担忧,秦老夫人终于冷静下来,不再刺激秦明远,淡然说道:“我明白地告诉你,那所谓的痴男怨女,不过是杜撰出来蛊惑人的,何以当真?你秦明远未来想要向上爬,必然要借力的。姻亲就是最好最牢靠的途径。”

秦明远渐渐也缓了过来,他开口道:“那也未必要林六小姐。”

无论说的如何动听,也都不能掩饰他算计自己恩师的事实。他觉得耻辱。

秦老夫人道:“林六小姐是你现在能有的最好的选择。林家在文人中声誉颇高,前景广大。而以林世卿夫妇疼爱女儿的程度,才会愿意成全自己女儿的一番情思,同时在将来花费大力气栽培你。”

秦明远沉默了一会儿,道:“孩儿现在是老师的学生,同样能够得到老师的栽培。何必再联姻。”

“学生的地位如何能够同女婿相比!”秦老夫人道:“只有女婿,才是林府的亲戚,也才能同荣郡王府那样显贵的豪门沾上关系!再说,若说学生,只怕那宋阶才是林世卿喜爱在意的学生!你连他的一半都比不过!”

秦明远再次沉默,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秦老夫人幽幽开口道:“而且,秦家落魄至此,你哪里还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以我想,你最好能娶个郡主什么的,可哪个郡主能看上秦家看上你?”

房间之中,久久沉默。

很久,秦明远仿佛极其艰难地张开嘴,道:“母亲说的是。孩儿明白了。孩儿告退。”

说罢,他向秦老夫人认真地行了礼,转身大步走出了房间,很快离开了秦老夫人和秦嬷嬷的视线。

待秦明远走的看不见了,秦嬷嬷小心地道:“小姐,爷他……”

“无妨。”秦老夫人略显疲倦地道:“就算他此时不理解也不要紧。时间还够充裕。在盛京这样的地方,他很快就能理解明白的。”

秦嬷嬷信服地点点头,但转眼又忧虑道:“但似乎爷的行动并不怎么顺利?林六小姐她……”

“她还小吧。”秦老夫人略略皱眉:“再看吧。”

如今时间还算充裕。能皆大欢喜最好。若最后……秦老夫人并不愿意看到那样的境地出现。

秦嬷嬷点头,转而又道:“夫人,舅老爷想效仿那程家,您看……?几位表小姐看起来都是很不错的。”

“宫里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秦老夫人道:“而以唐家的身份,人就算进去了,那也要从最低层一点点往上爬的,谈何容易!他生的那几个丫头,没人是那块料。你回头跟他说,叫他息了这份心思,别富贵没得,反而招了祸。”

**争斗,太过凛冽,稍有不慎就是倾覆之灾,不能招惹。

想想之前的秦家,秦老夫人又怎么会支持唐家走这样的路子?读书科举,才是正道!若她当年不是一时被迷了眼,只顾攀附显赫,也不会落得现在这般田地!

想想自己,想想那冯荣卿!

大显朝,文官的政治斗争也很厉害,但他们若是输了,至多也不过是被罢官回家而已,极少有那抄家的,更别提灭族了!

“老奴明白了。”秦嬷嬷点点头,转而又说起别的来。

邀月楼。

赵世衍被林宜佳和林敏佳“裹挟”上楼,神色倒也洒落自然,并无扭捏恼怒之意。而在林家姑娘们都进入雅间之后,他随着宋阶的介绍,一一同她们见礼,言语举止,风度翩翩,实在让人难以挑出一丝诟病来。

林慧佳是最后一个被介绍到的。

宋阶说了一句“这是林府大小姐”之后,便离身招呼众人到稍里的一个方桌上就坐,向她们介绍起邀月楼的菜谱,只留下赵世衍和林慧佳两人在原处。、

这雅间很大。

他们这里同那两人那里又隔了一道山水细纱的屏风,彼此看的倒还真切,却很难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林宜佳同林敏佳她们一样,明着在听宋阶说着菜色,其实都在偷偷地观察着外面那两人。

林慧佳俏脸微红,温婉大方。

林宜佳实在不能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什么。

一见钟情春心微动……应该不是这样的吧?林宜佳想。

“哎,六妹妹,宋公子怎么连世子都认识啊?上次在武兴候府,他就认识那小侯爷……”林唱佳悄悄问道。

“啊?”林宜佳回神,嘻嘻笑道:“用我娘的话说,盛京的贵人圈子其实小的很呢。南山哥他记性好,当然认得的人多。”

“哦。这样啊。”林唱佳向那边看了一眼,感叹道:“你们胆子真大,尽然真敢世子给约出来。大伯娘也不管的?要是我,我肯定不敢。”

林宜佳轻推了她一把,嬉笑道:“你不敢,我帮你啊?将来啊,恩,那个时候,你一开口,我准帮你把事情办妥了……”

林唱佳小脸一红,顿时又羞又恼,口中不敢争辩,同林宜佳推攘玩闹起来。

那赵世衍并没有真的同姑娘们一起用饭。

待店小二过来招待,他们又让人给支了个屏风,将雅间里外隔开来,分作了两处。赵世衍同宋阶两个人在外面坐,姑娘们一起在里面用的。

而林慧佳进来的时候,她们谁也没问她话,就这么气氛古怪地用完了一餐精致的菜肴。

“我们下面去哪儿?”林唱佳问道。

林宜佳道:“去二叔父那里看戏啊?我们都同二叔父订好了,他说会给我们留个最好的包间呢。”

林唱佳闻言一愣,不由的看向林诗佳。

林诗佳抿唇,下意识地重复道:“同爹爹说好的?什么时候?”

林宜佳心中轻叹,脸色却是不在意地笑道:“就是昨天啊。我同爹爹说要看戏,爹爹就让我们找二叔父。二叔父就同意了啊。怎么了?”

林诗佳张了张嘴,犹豫道:“我就不去了吧……”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