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9章:人间的模样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39

沈雁书放下自己护住自己脑袋的手肘,站在他的身后,表情了甚至麻木了。屋里的女人什么也做不了,没办法干嚎,嚎的人心慌意乱,江梓冷着脸,薄唇微抿,嘴角的弧度很浅,并也不是在笑,他摸出裤兜里的手机拨打电话了110。“这是你在外面乱/搞的男人?”男人抬手想夺下屋里的女人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嚎,嚎的人心慌意乱,江梓冷着脸,薄唇微抿,嘴角的弧度很浅,并不是在笑,他摸出裤兜里的手机拨打了110。。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9章:人间的模样》精选:

沈雁书放下护住自己脑袋的手肘,站在他的身后,表情已经麻木了。

屋里的女人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嚎,嚎的人心慌意乱,江梓冷着脸,薄唇微抿,嘴角的弧度很浅,并不是在笑,他摸出裤兜里的手机拨打了110。

“这就是你在外面乱/搞的男人?”男人抬起手想夺下江梓手里的手机。

江梓也不是什么善茬,一脚踹了过去,护住身后的沈雁书:“老实点儿,别逼老子揍你。”

男人像条疯狗一般扑过来,江梓一棍子呵住了,里屋的女人滚下床,带着哭声,沈雁书面色很平静,对于这些伦/理闹剧她早已司空见惯。

电话接通后,江梓简洁的对电话里表述了情况地址,男人恼羞成怒反应过来冲进厨房拿出菜刀:“给老子滚,我们家的事情关你屁事,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哦。”江梓趁他去厨房的间隙,飞快拽过沈雁书的手肘,一前一后躲进了里屋,见男人冲过来,立马关上了房门。

沈雁书这才把地上的女人扶起来,江梓站在门背后,听着男人一声接一声的拍着门,就差拿菜刀砍上去了,眼神转移到那母女俩身上,他从沈雁书眼睛里看不出任何的怜惜,一双本该澄澈的眼睛里满是麻木与冷漠。

他的心蓦然一顿,又听沈雁书问:“你怎么来了?”

“好歹老子马上读完九年义务教育了好吧。”江梓靠在墙上,眸光紧紧注视她,他走的时候又经过那个麻将馆,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绕过他,后来又想到沈雁书,便跟了上去。

沈雁书不是很明白,但她没问,女人被沈雁书拖到床上,没有任何的交流。

很快警察来了,几下把沈立州制服,询问了当事人情况,问到江梓的时候,他挑挑眉一副懒散的模样:“我路过,当时门开着。”

沈雁书抬眸,不一会儿又收回眼神,和女警说了大致情况。

“下次遇到这种事情记得报警,去医院看看吧。”女警安抚了一下沈雁书的情绪,半个小时后,警察才把男人带走,按照往常,最多两个月就放出来了。

等人走后,如闹市的屋子安静了不少,跟半夜的巷道一般,连风声都没有,隐隐能够听清彼此的心跳声。

“走。”

“去哪儿?”

江梓扒着门,蹙眉盯了她好久:“你他妈被打傻了吧,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去医院啊。”

“不去。”沈雁书别过脸,固执的说,“习惯了。”

江梓冷着脸,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他脾气很臭,一点就着的那种。

沈雁书当然不知道,她看了眼屋内的女人,走进自己屋里拿起钥匙:“你先睡,我出去了。”

两人走在月色中,夏夜的风有种说不清的冷,一种只击皮肉,随即让人惊起一阵鸡皮,另一种深入骨髓,骨头缝里都是如刀剜的那般疼。

江梓摸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含糊道:“为什么不报警?”

沈雁书:“以前报过,不过没用。”进去待几个月,出来还是照样的拳打脚踢,这种人的贪婪与无赖是深入骨髓的,改不掉,除非抽血换心。

“以前他也这样对你?”

“是。”

“亲爹?”

沈雁书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好笑。

两人沉默着又走了一段路,沈雁书问:“你为什么,要对我好。”

“对你好吗?”江梓扬扬嘴角,哼笑出声,“从头到尾,我都是耍你的,你没明白?”

“……”沈雁书垂下眼眸,她的头发被扎成半个丸子头,细碎的发丝搭在后颈,她小声道,“耍我也好。”她就怕没人耍她。

“啥玩意儿?”江梓没听清,嘴边叼着的烟忽然掉在地上,他弯下腰疑惑的看向她。

一阵清风铺在沈雁书脸上,额前的发丝被翻起,她缩了缩脖子:“没什么。”

“你他妈说完,别吊老子胃口。”

沈雁书笑了笑说:“我说,你想耍我也是可以的,我怕我在这个世界上,连被别人耍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我是地狱里的人,和别人不一样的。”

“嘁~”江梓把烟卡在耳后,“那可真是太巧了。”

“嗯?”

“我生在黑暗,长在地狱,没人告诉我人间是什么样子的。”江梓的语调十分懒散,谈话间忽然瞟了一眼身旁的沈雁书,“沈雁书,我说地狱有光,你信吗?”

沈雁书睁着眼睛与他对视,眸光闪过一瞬的光亮,她没回答。

巷口跑过去一只流浪猫,倏一下没影了,她又听着几声铃铛响,从墙边悠哉悠哉走过来一只橘猫,脖子上挂着一个小铃铛,小橘猫的瞳孔在夜色里忽然发亮,她与它对视了那么一瞬,忽的,小橘猫朝着另一个方向窜去,不见了踪影。

沈雁书深吸一口气站在原地:“不去医院了。”

江梓顿住向前的步伐。

“能跟着你去铁皮小屋吗?”她问。

“说不可以你就能不去了?”江梓忽然被逗笑了,“走呗。”

从那天以后,沈立州被拘留,沈雁书的世界真的安静了不少,偶尔去去玻璃厂的铁皮小屋,又偶尔在新区那边的饭店端端盘子。

这年暑假,小县城里三四十度,差点儿把人烤熟。

沈雁书还是在那间小龙虾店里打工,不忙的时候充当送外卖员的帮着店里送。

七月盛夏,晚风习习。

这会儿店子里人不算多,得八九点的时候才是最忙的那阵,人都喜欢那个时间段来吃夜宵。

“老板,来四斤小龙虾,五香麻辣的各来一份。”

闻言,沈雁书抬起眸子,恰好与江梓的目光交汇,几秒后,她把手机放进兜里,去拿碗筷支棱起来:“你们几位?”

江梓饶有兴致的看了过来,扬扬下巴指着旁边的男生:“就我和他,两位。”

沈雁书帮忙拆开封好的碗筷,再倒了两杯茶放在桌子上。

江梓问:“店里有剥虾服务吗?”

“不好意思,暂时没提供。”沈雁书冷漠的收拾好拆下来的垃圾走了。

江梓:“小白眼狼,再来四瓶啤酒。”前面半句好似自言自语。

沈雁书:“……”您好歹是精神小伙,就喝四瓶?

江梓声音故意放大了点儿:“来四瓶啤酒,听见没啊?”

“您稍等。”沈雁书默默的从旁边拎起四瓶啤酒,“要打开吗?”

江梓点点头:“我还以为你聋了。”

沈雁书好脾气的忍住翻白眼:“我只是瞎,但我不聋。”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