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10章:是当警察的料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40

“是吗?”江梓靠过去的了点儿,望着她鼻梁上的眼镜,镜片挺厚的,重重的压在她的鼻梁上,再望着她白白地净净也没伤痕乌青的脸颊,心情甚好,“诶,头发长长了。”沈雁书纹丝不动未动,埋头开着啤酒。“寒假在这儿打工挣钱啊?”“嗯。”“嗯是几个意思,好好的说话的。”江梓沈雁书纹丝未动,埋头开着啤酒。。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10章:是当警察的料》精选:

“是吗?”江梓靠过去了点儿,看着她鼻梁上的眼镜,镜片挺厚的,重重的压在她的鼻梁上,再看着她白白净净没有伤痕青紫的脸颊,心情甚好,“诶,头发长长了。”

沈雁书纹丝未动,埋头开着啤酒。

“暑假在这儿打工啊?”

“嗯。”

“嗯是几个意思,好好说话。”江梓看着她,似笑非笑,“对大哥就是这个态度啊?”

沈雁书微微皱眉。

“小心我投诉你。”江梓幼稚的威胁道。

“是的,对,我暑假没事儿,在这儿帮忙。”沈雁书把四瓶啤酒放在桌子上,看向他抿唇假笑,“请问还有什么需要?”

“你工作一个小时多少钱?”

“十三块。”

江梓掏掏裤兜,拿出一张崭新的一百放在桌上:“不用找了,坐下来一起吃虾。”

沈雁书舔了一下发干的唇无奈道:“这是我的工作。”

“现在又没人。”

“也不行。”

“刚才你在玩手机怎么说。”

“……”

“我要举报你。”

“……”幼稚。

“阿姨。”江梓站起来,柳叶眼捉弄似的往上一翘,“她是我朋友,我能让她坐下一起吃点儿吗?”况且现在店里又不忙。

老板心好,看着空空如也的店子便同意了,而且瞧这小伙子长得挺标志,说话都是带笑的,肯定不是什么坏人。

江梓卖乖,顺手从旁边的冰柜里拿了一瓶果汁:“谢谢阿姨,阿姨真好。”

老板被这么一说,乐呵一笑。

“阿姨看样子才将三十出头吧,这么年轻经营这么大一个餐馆,这么好说话,生意肯定很好,回头客肯定很多吧。”

沈雁书:“……”这么几个月的相处,还真没发现此人是个妇女之友。

老板被这么一哄,高兴的合不拢嘴:“哪有哦,都已经四十的人咯。”

“那还真看不出来,阿姨,再加两斤蒜蓉小龙虾啊。”江梓拉着沈雁书坐下。

被他带来的那个男生倒是很平静,沈雁书十分想挖一个地洞把此人给埋了。

她坐在桌边捂着自己的脸,十分不想认这个人。

老板又招呼厨房一声:“阿姨再送你们一斤花甲啊,不急不急的,雁书你和你朋友慢慢吃,工资照常开。”

江梓给她一个眼神,抽出果汁的吸管插上,放到她面前:“把你那手给我放下。”

“……”

“你不懂我不怪你。”江梓小声道,“把你老板哄高兴了,你坐这儿吃多久她也不会说啥,搞不好还给你加工资。”

沈雁书语塞,双眸愣愣的。

旁边那男生轻轻笑了声,江梓拍了他一掌:“别笑,多学学。”

“好了,好好坐着。”江梓话锋一转,“给我剥虾。”

老板端出来两盘小龙虾,沈雁书起身接过,老板呵呵笑了笑:“雁书,你陪你朋友吧,这会儿不忙。”

沈雁书点点头:“行,那需要我的时候喊我一声。”

“好好好。”老板笑着走开了。

江梓把啤酒递到盛思卿手边,自己拎起啤酒喝了一小口,扬扬下巴,看着沈雁书已经给自己剥了两只虾:“你也吃啊。”

“下午吃饱了。”沈雁书把第三只虾仁放进碟子里。

江梓捡起一只虾拿在手上,手上剥壳都动作没停,眼睛落在沈雁书身上:“诶,小白眼狼。”

“干什么?”沈雁书抬眸。

江梓:“没什么,就觉得今天挺高兴的。”

“哦。”

“叫叫你不行啊?”

“……行。”

他抬手,沈雁书敏感的躲了一下,江梓弯唇一笑,把虾尾递到她嘴边:“还你的,上次给我剥这么多。”

沈雁书怔了怔,伸手把虾仁拿到自己手上,随后放入嘴中,嚼了两下。

“有上次的好吃吗?”

“……嗯。”刚说完,见江梓表情不太对,她咽下补充道,“好吃。”

忽而一阵警车车鸣,打断了餐馆内的宁静,街道上的人纷纷涌过去,霎时,这段路被围得水泄不通。

几个人往外探头,一群人围着,屁都见不到,江梓眼尖,远远看着一个男人从二楼窗户翻了出来,他二话没说扒下手套跑了出去。

没过十分钟,几个便衣警察押解四五个人出来。

“嘿——”江梓吼了一声,一群人纷纷往上抬头,扒在窗边的男人带着一个女人跳下,往另一条巷子尽头逃去。

几个便衣警察追了上去,江梓把手机扔给沈雁书,从另一头去拦截:“思卿,你去那边赌。”

这地带他熟,找麻烦找架打也专挑这些小巷子。

盛思卿跟着去了另一个巷口。

夏季七点钟的县城没有被黑夜笼罩,还依稀辨得人影,模模糊糊的,但不太能看清人脸。

他闪身进了小巷子,见男人拉着那个女人跑进了另一条巷子,怪不得他们会选择这里,巷子多,好逃窜。

他不清楚这帮人是干什么,反正被警察盯上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少年拔足狂奔,最终在一条窄巷子口堵住了两人,等就着昏黄路灯光看清那女人的脸时,他当时就傻眼了。

半大少年眼睛里的热忱一下子暗淡下来,难以置信的盯着两人。

女人大喜过望,一张淡白如霜瘦如柴的脸颊上浮起一道希望的笑容:“你放了我们吧,抓住了对你也没有好处。”

这一瞬间,江梓脑海里轰轰轰的,很乱,比缠绕着的麻还乱,他在想自己是不是不该追过来。

男人看江梓愣在原地,以为是放过了他们,拉着女人的手跑了过来,没想到江梓一脚把他踢翻在地,扭头质问那女人:“为什么是你?”

女人不知道该怎么说,蹲下扶起男人。

“我他妈问你话呢。”江梓捏紧拳头,一脚踹在旁边的墙上,怒吼道,“为什么是你啊。”

“啊?你好好待着不好吗?你他妈为什么要被我遇到?你他妈——”正在江梓暴怒之时,几个警察围了过来。

男人女人面如死灰,被几个辅警铐上手铐。

领队对着江梓笑了笑,揽住他的肩膀说了句:“行啊你小子,有当警察的料。”

他凛着眉眼,在周遭警察的赞叹声中与女人四目相对。

“少年英雄啊,不错不错。”

“哪所学校的啊?叔叔们给你送张锦旗。”

盛思卿姗姗来迟,眼神落在戴着手铐女人身上,顿时眉眼间浮现起一阵惊讶。

他才将眼神收回,看向江梓。

“走吧,小子。”领队开了个玩笑,“跟着叔叔去警局,该奖励奖励。”

“不用了。”江梓转身,他最后瞄了那个女人一眼,女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境地是多么尴尬。

但比她更尴尬的,是半大少年。

盛思卿走到他身旁,身后是一群警察,狭窄的巷子里十多个人,中间一对男女,格外讽刺。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