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11章:和大哥讲话注意语气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41

警察望着两位半大少年的背影,最后把那一对人带进了警车。江梓本想直接走了,但想起还也没结帐,便回那个小龙虾店。这个点了那人了,沈雁书拴上围裙在帮着,他站在门口扫了几眼,走进来把几张钞票放到桌上,拎起一瓶啤酒就走了。“江,江梓。”这是沈雁书江梓本想直接走了,但想到还没有结账,便回到那个小龙虾店。。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11章:和大哥讲话注意语气》精选:

警察看着两位半大少年的背影,最后把那一对人带进了警车。

江梓本想直接走了,但想到还没有结账,便回到那个小龙虾店。

这个点已经来人了,沈雁书拴上围裙在帮忙,他站在门口扫了一眼,走进去把几张钞票放在桌上,拎起一瓶啤酒就走了。

“江,江梓。”这是沈雁书第一次喊他的名字,她停下手里的动作跑过来,“先等一下,我帮你打包。”

江梓站立在原地,看着忙碌的她,深吸一口气说:“不用了,我先走了,下次陪你吃。”

出了店,街边的人还在议论,江梓觉得有些难堪,比被人扒光了还难受。

“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一窝贩du的人。”

“那可不,就今天逃走那女人,那可是个大du枭,十多年前进过监狱,前两年刚出来,这不,又进去了。”

“怪不得,看看这阵仗,来这么多个警察。”

“不光是贩du,还卖yin,那女人不得了。”

“带那女人逃走的男人还不是她的老公。”

“思卿,你听见了吗。”江梓灌了一口啤酒,嘴角那抹笑容蔓延越深,似自嘲,“警察说我,是能当警察的料,你觉不觉得讽刺?”

他不像是在生气,相反语气很平淡。

盛思卿的薄唇紧紧抿着。

“我他妈——”江梓哽了一下,“能吗。”一瞬间,他闭上眼睛,一脚踹在旁边的矮墙上,不自觉把愤怒与羞耻结合在一块,语气也跟着冰冷的啤酒变得冰冷涩哑:“能吗。”

旁边的路人诧异的扫过他,又匆匆走过。

“今天是我生日啊。”江梓嘲弄的笑了一声,指着刚才那栋楼,“这就是那女人送我的生日礼物,可真是太意外了。”

盛思卿拉着他的手臂避开了一个骑电动车的,江梓把手里的啤酒扔往垃圾桶:“什么玩意儿,难喝死了。”

“才两口,不至于醉吧。”盛思卿看着他。

“开什么玩笑。”江梓甩开他的手笑了声,“啧,算了不说了。”

他靠在旁边的树干上,夜风肆意往他脸上捶打,透着路灯昏黄的光,他的脸略显病态的冷漠,柳叶眼增加了一丝秀气,不过不算灵动。

“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江梓摸出一支烟和打火机,嗒一下打燃打火机,埋头,伸手护着微弱的火苗把烟点上,“老爷子一个人在家不安全。”

“你能行?”盛思卿不确定的问了句。

江梓抬起眼眸,面前烟雾缭绕,朦胧感涌上,他笑着假装踹了盛思卿一脚:“滚滚滚,老子就喝了两口,发泄一下,不至于寻死。”

等盛思卿走后,江梓展眼看向长长的街道,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感觉从黑暗的树影下走过来一个人,等到看清楚的时候,他弯唇笑了声,把嘴里的烟掐灭扔垃圾桶:“小白眼狼?”

沈雁书拎着一袋东西走了过来,他轻轻咳嗽了一声问:“你怎么来了?”

“老板娘被你哄高兴了,见你没吃几口,就放我一晚上的假,给你送过来。”沈雁书把那一大盒小龙虾拎起来了点儿,放在他眼前。

这是这么久以来,她说的最长的一段话,还带着调侃。

江梓伸手揉了一把她的脑袋,莞然道:“都跟你说了,和大哥说话注意语气。”

沈雁书故意哦了一声,把小龙虾挂在他手上:“我先走了。”

“走?”江梓斜眼睨着她,“我同意了吗?”

沈雁书疑惑的看着他,不解:“我需要你同意?”

“什么语气?”江梓盯着她厚厚的镜片后的眼睛,大拇指朝身后一指,“走吧。”

“去哪儿?”

“卖了你。”一阵冷风铺面袭来,江梓打了个冷颤,把手揣在裤兜里,催促道,“快走,要下雨了。”

沈雁书踩着斑驳的树影,跟上了他的步伐,少年侧头看着她笑,沈雁书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嘴角微微扬起,忽而一阵风过,不知道怎么了,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笑什么?”江梓不解问。

“不知道。”

她在黑暗里挣扎了快十五年了,无时无刻都在想方设法凿着周围黑暗的洞壁,这一瞬间,好像看见了一抹光,从芝麻粒般小的洞里照进来。

江梓笑了,眼神望向它处,嘴角上佻:“不知道?”

旁边的女孩儿没再说话,伸手抬了一下笨重的眼镜框。

“讲个鬼故事给你听。”江梓拉长调子,沈雁书侧头,少年的眼睛狭长,说不上好看,但嘴角的弧度扬起,很甜。

她知道用甜形容一个男生不恰当,但江梓笑起来就给她那种感觉,很甜,好似就着这么一点儿微甜,生活里的苦都不算什么了。

江梓说:“十五年的今天,有一个恶魔诞生了,为什么说他是恶魔呢,因为他母亲是一个大魔头,在所有人看来,他该死,可按照常理来说,他也活不成,即使活下来也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但是——”

少年轻轻一笑,加大了音量:“他居然活下来了,你说强不强大。”

沈雁书嗯嗯点头:“生命力真顽强。”

“都说了是恶魔了。”突然一阵车灯光,晃了一下江梓的眼睛,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等他睁开时,世界一片漆黑,短短四五秒后,他才恢复正常。

他愣了愣不悦的皱起眉头,扭头委屈巴巴的对着沈雁书告状:“操?他居然打断我。”

沈雁书嗤笑出声,小心翼翼安慰道:“大哥息怒,人也不是故意的。”

“刚讲到哪儿了?”

“……讲到大魔王生命力很顽强了。”

江梓哦了声,继续吹:“这个大魔王流弊坏了,具体怎么流弊法呢……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沈雁书:“……”

江梓本来有很长一段话要讲,不过这阵车灯光太烦人,扰了他的兴致,连后续要讲什么都忘记了,只能搪塞过去。

“下次记得提醒我,我给你讲完。”江梓单手揣兜耍大牌,“今天不爽,就不讲了。”

沈雁书咂咂嘴:“也行,那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你说这个大魔王后来活成了什么样?是人还是魔王?”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