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14章:这个哥哥好凶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42

“也可以啊。”江梓说,“那你自己直接回复赵顺,我懒得说打字。”盛思卿嗯了声,再打开手机敲了几下键盘,抬眸问:“上午回家去但是明儿?”江梓思索片刻,指指手机消息说:“上午回家去,我想回家去吃鱼。”至于是吃鱼但是其他原因,盛思卿也不以便多问,两人回家去了是早上盛思卿嗯了声,打开手机敲了几下键盘,抬眸问:“下午回去还是明早?”。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14章:这个哥哥好凶》精选:

“可以啊。”江梓说,“那你自己回复赵顺,我懒得打字。”

盛思卿嗯了声,打开手机敲了几下键盘,抬眸问:“下午回去还是明早?”

江梓思索片刻,指着手机消息说:“下午回去,我想回去吃鱼。”

至于是吃鱼还是其他原因,盛思卿也不便于多问,两人回去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几个人厨艺不精,只好把鱼拿到烤鱼店让加工一下。

“嘤——亏得是这条鱼命硬,这么热的天,换做其他的早死翘翘了。”

“老大,你怎么了?”

听此,几个人纷纷朝江梓看了过来,他扫了众人一圈:“我怎么了?”

“……”

“诶不是,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说出来哥几个帮你解决啊。”

“谁他妈欺负我们家老大了,我揍回去。”

江梓瘪嘴,双手撑在桌子上捧着自己的腮帮子,看着桌子正中央的烤鱼,瞬间没有了食欲,委屈确实是委屈,但这个人在警察局里面,揍也揍不了。

“真有人敢挑衅我们铁路五剑客?”

“别气了别气了。”旁边男生给江梓递了一瓶冰啤酒,“吃完饭弟兄们帮你啊。”

江梓盯着看了半晌,终究还是抵不过饿扁的肚子,他拎起桌边的啤酒拉开环喝了一小口,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土豆片。

“这不就对了,即使再怎样,也不能影响干饭。”

“老大,今天我看见你那小野猫和一个男人发生了争执,就在小龙虾店……”

江梓腾一下站起来。

“别激动别激动,没吃亏。”一男生拉住江梓的袖子,“好像不是她那渣爹,就一个喝醉了的顾客。”

江梓抿唇,又坐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甩了个眼神过去。

赵顺调侃道:“就那小野猫的野劲儿,吃不了什么亏,别着急。”

“也是啊,小姑娘挺猛的,一看就是不会老老实实吃亏的主。”

不会老老实实吃亏?

那倒未必,江梓亲眼看见过她一声不吭的蹲在地上忍受男人的拳打脚踢,这他妈叫不会老老实实吃亏?

“别说老子了。”江梓举起啤酒看了眼盛思卿,“今天先提前庆祝思卿进入青训营。”

“来来来,为盛哥走一个。”

“盛哥流弊~”

吃过饭,江梓骑着单车鬼使神差的拐进沈雁书打暑假工的那条街。

十一点钟的县城被罩在月色中,很多出来吃夜宵的人,小龙虾店生意还是一贯的好,沈雁书穿梭在人群里,如夏季的蝉一般忙不迭。

他把自行车停在路边,双手手肘靠在车龙头上,下巴枕着手肘,望着湮没在人群里的沈雁书出神。

人性是贪婪的。

他从还没出生起,就被人挂上了怪胎这个词,但从小只有他一个是。

一旦他发现了和他相同的人,因为好奇心的唆使,他便会主动接近。

沈雁书不是例外。

一开始的确是好奇,但是后来这几个月的相处,他觉得沈雁书内心很阴暗冷漠,很贪婪。

也是,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善良的起来。

是个正常人也不会接近沈雁书,但他本就是一个怪人。

世界上,优秀的人与优秀的人之间会互促互就,而可怜悲催的人与可怜悲催的人只有惺惺相惜。

不知过了多久,沈雁书好像注意到他了,眼神穿过店里拥挤的人群看了过来,江梓依旧枕着手肘没动,浅浅笑了一下,眉眼弯成月牙,不知道她看没看见。

她擦干净手往江梓这边走了过来,不知名的树叶在灯光下斑驳摇曳,沈雁书的脸在光下轮廓鲜明,江梓先开口:“还以为你看不见。”

“是老板娘告诉我你来了。”沈雁书站立在他面前,还是带着疏离的语气,“进去吃小龙虾吧,我请你。”

话是陈述句,似乎没给人拒绝的机会。

“行。”江梓跨出自行车,把车锁在路边跟着进去了。

他坐在靠边的位置,别过头打了个哈欠,深邃的眉眼映在玻璃上,复古的窗户外是狭窄的街道。

在沈雁书去安排小龙虾的空隙,江梓靠在桌上闭上双眼,空调风对着桌子吹,纸巾微微摇动,少年却很安静。

“妹儿,把空调调高点儿嘛,诶,往上拨一下,不要对着吹,过会儿他该感冒了。”

“嗯,行。”

“这小伙子是你什么人啊。”

“……朋友。”沈雁书简短的两个字里充满了迟疑。

迷迷糊糊中,江梓听到两人的谈话睁开了眼睛,沈雁书站在他身后拨着空调,老板娘已经走开了。

沈雁书面上没有什么表情,静默着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两度,见他有了动静便说:“小龙虾马上好。”

“嗯。”江梓觉得喉咙有些干涩,倒上一杯苦荞茶猛往嘴里灌,随后擦了擦嘴边的水渍,“明天有时间吗?”

“什么事儿?”沈雁书问,蓦然觉得这样问语气有点儿不对便改口,“先说什么事儿,我再看看有没有时间。”

江梓皱眉。

“……我白天请假。”沈雁书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看着他,“晚上比较忙,还是得过来。”

江梓欣慰的笑了笑:“去铁路上玩过吗?”

沈雁书摇头,虽然生活在这个地方十几年,但真没机会去铁路上走走。

“明天去走铁路。”江梓弯弯唇角与她对视。

沈雁书问:“我和你?”

“咋了,不行?”江梓嗯了声,“就我和你,下午再跟我去个地方。”

沈雁书没问是什么地方,对于她来说,现在说与不说都没什么关系。她起身指着前面:“我先去帮忙了。”

“去吧。”江梓将下巴靠回手肘,紧紧盯着桌上那抽纸巾。

第二天清早凉风嗖嗖,天边霞光刚刚散去,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中午太阳铁定很毒。

很多玻璃厂上班的工人路过铁皮小屋,江梓跟着去了玻璃厂员工宿舍洗漱,回来时沈雁书已经到了,身旁还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这他妈……

江梓刚想骂沈雁书没脑子,为什么出来玩儿还要带一个小麻烦,没想到沈雁书却先发制人解释道:“老板娘侄子,让我带一个上午,下午顺便送他去兴趣班。”

“……”江梓瞅了小麻烦一眼,用口型对着沈雁书骂了句傻逼。

沈雁书头顶问号。

“算了。”江梓十分不爽,扭头进了屋子。

就这样,沈雁书和小麻烦面面相觑,被江梓关在了门外。

“姐姐,这个哥哥好凶。”

“……我也觉得。”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