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16章:大哥终究是大哥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42

我们跟道上的火车像,从起点出发到达,沿着轨迹驶进终点,我们难以预知未来沿途中的光景。江梓说:“跟火车像,从出生于就,我们就难以停下来。所有的缺憾仅有靠往前补全。”“你是想说——”沈雁书转头望着他,“好好珍惜时下吗?”“我是想说,”江梓说,“我们不能够轻江梓说:“跟火车一样,从出生开始,我们就无法停下。所有的缺憾只有靠往后补全。”。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16章:大哥终究是大哥》精选:

我们跟道上的火车一样,从起点出发,沿着轨迹驶向终点,我们无法预知沿途中的光景。

江梓说:“跟火车一样,从出生开始,我们就无法停下。所有的缺憾只有靠往后补全。”

“你是想说——”沈雁书扭头看着他,“珍惜当下吗?”

“我是想说,”江梓说,“我们不能轻易的放弃自己。”

如果一个人始终囿于困境走不出来,那叫放弃;但如果不管多么难熬也挣扎着爬起来,那叫重生。

沈雁书笑了笑:“那你呢?放弃过自己吗?”

江梓轻轻勾唇,狭长的眼尾扫过沈雁书:“我很乐观。”

“嗯,能看出来。”但沈雁书依旧不明白他的那句是什么意思,他说他生于黑暗,长在地狱,没人告诉他人间是什么样子的。

沈雁书说:“但你没回答我,你有没有放弃过自己。”起先江梓没有正面回答过她的问题,她觉得他放弃过,跟现在的她一样。

“下午告诉你。”江梓不小心踢着轨道上的螺丝钉朝前打了个趔趄,沈雁书浅笑了一下,不料被他收入眼底。

“小白眼狼。”他刚骂完,沈雁书也遭报应了,一只脚被不知名的东西绊了一下,身子向前倾去,整个人摔到了铁道上。

江梓拉着她的手腕起来,不禁笑了:“看来你运气也不咋样。”

“哥哥,姐姐。”小火锅坐在铁道上远远招呼两人一声,他们这才想起还带着一个小孩儿。

看着小孩儿的小脸,两人才加快步伐走近。

小火锅抱着江梓的大腿晃了晃说:“哥哥,我想要一个知了。”

“啥玩意儿?”江梓以为自己没听清楚,他从哪儿给他变出来一只知了?再说了,他一个老大级别的人物,怎么可能干捉知了这么幼稚的事情?

四五岁的小孩儿很粘人,特别是这种眉清目秀的帅哥,越看越喜欢,他扯了扯江梓的运动裤,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再次央求到:“好不好嘛,哥哥。”

江梓轻轻拍掉他的小手:“别拽我裤子,要掉了。”

“哥哥,知了很好捉的。”

“是啊哥哥,给他捉一只吧。”沈雁书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说着风凉话,“小孩儿这么喜欢你,你好意思拒绝?”

江梓一只手提着裤子,扬着碧莲义正言辞:“好意思啊。”

沈雁书:“……”

“那行,我有要求。”江梓伸手把小孩儿拎到旁边的树林里,蹲下来故意阴沉着脸,“我想吃小孩儿,烤小孩儿腿。”

小火锅伸出胖乎乎的手臂放到他嘴边:“只能吃手,腿不行啦。”

沈雁书被光晒着有些烦躁,她虚着眼睛站在两人旁边。

“为什么?”江梓问完,看向沈雁书,刚想骂她傻逼,没办法,小朋友在场,只好收在嘴边:“热你不会站进来点儿?”

“哦,我乐意。”沈雁书往里走了两步,坐在一旁被砍倒的木头上。

小火锅说:“因为我只有两条腿,吃了一条就走不了路了,但是手就不一样了,吃掉了我就可以不用练琴写字了。”

“那你还真是小机灵。”江梓伸手揉揉他的脑袋说,“那为了公平,就先留着。”

小火锅伸手抓了抓脸颊不解问:“为什么要留着呢?”

江梓:“我不允许有人比我还懒,不做作业。”江梓又把小孩儿拎过去坐在倒地的木头上,就休息这么一会儿的时间,江梓觉得自己耳朵都起老茧了。

小火锅叽叽喳喳在他跟前说个不停,他还得陪假笑,最后实在没办法悄悄朝沈雁书递过去一个眼神。

沈雁书取下眼镜随意擦了两下:“谁让他喜欢你呢,你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都喜欢跟长得好的玩儿?”

眼前的事物朦胧一片,连少年的五官都模糊不清。

“我帅我当然知道——”

“你那不是帅。”沈雁书接过话,“顶多算端正,像……”她绞尽脑汁,脑海里全是甜这个字,一见江梓,就被甜字洗脑了。

也不知道这么凶巴巴的一个大哥,怎么会跟甜字沾边。

可能是生了一副甜甜的微笑唇。

江梓睨着她:“像什么?”

“小可爱?”沈雁书戴上眼镜,不确定的与他对视。

“你再说一遍?”

“大哥,像大哥。”

江梓恶狠狠道:“我纯爷们,换做别人这么说,他今天就得趴这儿。”

沈雁书笑笑,忽然从林间穿过来一阵微风,与铁道的炎热形成对比,现在在十点多钟,铁道已经被晒得烫鞋底了。

江梓把小孩儿推到沈雁书怀里,自己站起来折断一根竹子,徒手把枝掰掉。

小火锅好奇问了句:“哥哥,你做什么啊?”

“你不是要知了吗?”江梓拉着竹子走了过来,把软软的顶端圈成一个小圆,找了根芦苇拴好。

沈雁书皱眉:“你这样能抓到?”

“别质疑你大哥。”江梓举着工具站在不远处,扬扬下巴指着树林,“还愣着,给我找蜘蛛网。”

顿时,沈雁书明白他的意思,竖起大拇指称赞了一句:“大哥终究是我大哥。”

因为树林不太好走,沈雁书抱着小火锅走在前头,江梓拿着竿走在后面,最后实在看不下去和沈雁书互换了。

小火锅趴在江梓肩头没乱动,听着树林的知了叫,小表情很兴奋。

“啰,那儿。”江梓随手往一丛蕨类植物边上一指,“去绕在圈上。”

沈雁书听话的走了过去,觉得一层蜘蛛网太薄容易给挣脱,就多绕了几层。

“下来,我给你抓。”江梓拍拍小火锅的屁股,把他放在边上,拿着竹竿走到一棵臭椿树下,做贼似的弓着身子。

这个点树上密密麻麻覆满一片,江梓轻轻举着蜘蛛网贴近,被捕到的那只嘤嘤呀呀叫了起来,其余的全部飞走了。

他收起竿一看,蜘蛛网黏着两只,一只扑棱着翅膀很活泼,另一只放弃挣扎,大声的嘶叫着。

小火锅高兴的跑过去扒着江梓的腿,扬起脖子咧嘴一笑:“哥哥,我想要那只。”

“说谢谢,不然不给。”江梓取下最闹腾的那只,伸手把它身上的蜘蛛网清理掉,不料知了居然小便,弄的手指手心全是。

他递给小火锅,教他怎样捏才不会飞走,小火锅兴奋的连连说了好几句谢谢,最后凑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谢谢哥哥。”

“不谢,自己走过来。”江梓扔下他,走到沈雁书身旁,直接把网递到她面前。

沈雁书伸手便去取,江梓一下子收回:“说谢谢。”不然不给。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