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19章:没什么事值得我哭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43

他伸出手把沈雁书头发上的东西捻走,沈雁书睁着的眼眸一刹那呆住了。她是那种动物系长相,正如江梓口中的小野猫,厚实镜片下的两颗眼眸很深遂,惊慌失措时跟猫像,乖顺中又透着几分排斥,头发正好披肩长发,上半部分扎成半个丸子头。她皮肤很白,像是那种长时期处在她是那种动物系长相,正如江梓口中的小野猫,厚重镜片下的两颗眼眸很深邃,惊慌失措时跟猫一样,乖顺中又透着几分抗拒,头发刚好齐肩,上半部分扎成半个丸子头。她皮肤很白,像是那种长期处于黑暗之中的人。。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19章:没什么事值得我哭》精选:

他伸手把沈雁书头发上的东西捻走,沈雁书睁着的眼眸一瞬间愣住了。

她是那种动物系长相,正如江梓口中的小野猫,厚重镜片下的两颗眼眸很深邃,惊慌失措时跟猫一样,乖顺中又透着几分抗拒,头发刚好齐肩,上半部分扎成半个丸子头。她皮肤很白,像是那种长期处于黑暗之中的人。

“这么喜欢盯着老子看?”江梓的手顺势滑下,掐住她的脸蛋笑了声,“小野猫挺听话的。”

沈雁书拍掉他的爪子:“说话就说话,别动手。”

江梓摊开自己手心看了两秒,好脾气的点头:“行。”

两人走了好一段路,一直到附中门口,见门大开着,便溜了进去。

“会打球吗?”

“不会。”

“正好,看着我打。”

“……”您脸真大。

江梓本想拐去体育器材室顺个篮球,不过被两把锁锁得死死,他又把主意打向篮球场上的几个人。

沈雁书怎么也想不通,一个长相清秀,还偏甜的男生,为什么硬要混成大哥。他在“帮派”里说话,真的有威信?

在她开小差的时候,江梓已经走过去双手环抱倚在篮球柱上了。她怔了两秒,无奈跟了过去。

“嘿——”他自来熟一般打了声招呼,开始切入正题,“哥们儿初几的?”

有个一脸不耐烦的男生瞄了他一眼,没说话。

另一个男生笑了声解释到:“准高中生了,刚从这儿毕业,进来打打球。”

江梓扬扬眉毛问:“能加一个吗?”

“打呗,反正人少只能随便运运,投会儿球。”

“……谢谢啊,”江梓迟疑的看着三人中的大高个儿,小声而低调的问那人,“初来不懂规矩,问一下那哥们儿为什么拿鼻孔对着我?”

“你说我们豪哥啊。”那人收回眼神一乐,道,“他人就那样,你别误会。”

江梓哦了一声,估摸着还以为自己的老大属性暴露了,别人看他不爽想揍他。

沈雁书闻声低头笑了声,被江梓一个凶狠的眼神吓回去。

男生的友谊很简单,不一会儿就熟络起来,江梓混在里面也没什么违和感,少年现在的身高充其量一米八。

对于沈雁书这种对篮球一窍不通的人来说,总感觉他很厉害。

“太好玩儿了,操——”另一个偏矮小的男生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快要站不稳脚。

江梓一脸懵逼,刚不就是简单的聊了几句,至于这么夸张吗。

另外一男生面无表情的白了他一眼:“宋艺,你正经点儿行不。”

宋艺狂笑不止,一只手搭着那个叫豪哥的人的肩膀:“豪哥,你没发现,你俩普通话一个级别的吗?太好玩儿了。”

江梓无语一瘪嘴,他普通话……不挺好的吗,字正腔圆,声情并茂……

“你说好端端一帅哥,说普通话怎么这么搞笑?”

叫豪哥的一脚踹在他的腿弯:“笑够了再来。”

“我……口音有问题?”江梓抱着篮球狐疑的投过去一个眼神,被踹了一脚的那个男生收敛了一下笑容,猛点头。

“是有点儿。”

江梓撇嘴没说话,反手把篮球往框内砸,球砸中框边弹了出来,豪哥跳上去把球揽入怀里。

还没打尽兴,宋艺抬抬下巴指着不远处:“梦姐完事儿了,走吧?”

说着,几个人纷纷收拾好东西,刚迈了两步,豪哥把手里的篮球扔给江梓说:“打完放门卫大叔那里,我改天来拿。”

“谢了。”江梓接过篮球,弯弯眉眼道了句谢,目送几人离开后,将眼神转移到沈雁书身上,“来,我教你打篮球。”

沈雁书坚定的摇头拒绝:“不,我手脚不协调。”

江梓使坏收着力度把篮球传了过去,沈雁书没躲,举起右手挡了一下。

“你他妈是傻逼吧。”江梓快步走过去,抓住她的手腕。

“那你还把球扔过来?”

确认她的手指没事儿后,江梓瞄了她一眼,曲着自己的手指说:“接球的时候手这样,不容易伤着手指。”

“……哦。”沈雁书收回手,不自然的收紧一下,眼睛垂下,细密的睫毛微微煽动。

“哭了?”江梓弓着腰小心翼翼的问,沈雁书后退一步,抬起眼皮冷漠的看向他:“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哭?”

江梓挑眉,站直身子,别开眼神望向他处,嘴角的弧度微微扬起:“这么长的一生,那可说不定。”

沈雁书泪腺不发达,在她记忆里,好像从来没有哭过,即便是她那渣爹输了钱拿她撒气,她也不会掉一滴眼泪。

“小白眼狼。”江梓没由来的嗤笑一声,走过去把篮球捡来,一个人在篮筐下投球。

下午七点的操场除了他俩空无一人,旧围墙边上的人家长唤了一两声,随即传来一阵扑棱着翅膀的声音“咯咯咯”的打破了校园里的宁静。

沈雁书坐在篮球柱旁边的地上,静静的看着他。

蝉鸣叫了一个大中午,现在休憩了,只有挨着围墙的某棵树上还传来喑哑低沉的鸣叫。

有些人,只有近距离接触后才知道他这个人的心性如何,江梓是一个。沈雁书回想起第一次见,如果没有机会接触,她会觉得江梓这个人惹不得,得理不饶人,不得理也不饶人。

但是现在看来,他好像又不是那种坏透了的人。

想到这里,沈雁书自嘲似的笑了声,她并没有资格评价别人,因为她自己本身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少年面相给他整个人平添了点儿柔和,就因这一点,沈雁书分不清他是人还是恶魔。

转瞬间到了九月份开学的日子,江梓刚报道完,便看见楼下挎着书包往教室办公室走的沈雁书。

赵顺眯着眼睛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与旁边的盛思卿对视一眼后问:“老大,这回……认真了?”

“什么认真?”江梓收回眼神,不解的看向两人,还没等赵顺说下文,江梓蓦然明白他话里所指的,“废话,老子三分钟热度你又不是不知道。”

沉默了半晌,江梓笑着把音调拉长了一点儿:“没玩腻的宠物,我是不会先扔掉。”

盛思卿迎着吹来的凉风笑了声:“嘴硬。”

“行行行。”江梓又把目光放在那栋被光笼罩着的楼房,“我嘴硬。”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