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20章:好奇宝宝加爱管闲事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43

“也也不是,我总会觉得吧——”江梓说,“我还看不透她。”赵顺投过去的一个不解的眼神,江梓挑了一下眉尾。沈雁书这个人,总是会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每次把人能分很很清楚,把冷谈疏离感整体表现的淋漓尽致。不久后,他扭过身说:“行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九点半赵顺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江梓挑了一下眉尾。。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20章:好奇宝宝加爱管闲事》精选:

“也不是,我总觉得吧——”江梓说,“我还看不透她。”

赵顺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江梓挑了一下眉尾。

沈雁书这个人,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每次把人分得很清楚,把冷淡疏离表现的淋漓尽致。

不久后,他转过身说:“行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十点钟开学典礼。”赵顺提醒一句。

“不出校。”江梓想了想,往厕所方向走去,“单纯尿尿而已。”

赵顺失笑:“好歹是个大哥,说话文明点儿吧。”

话音未落,江梓忽然顿下脚步,沈雁书从楼梯口走了上来,与他来了个对视。

“……走这么快?”江梓率先开口打了声招呼,心头懊悔的骂了自己一句。

沈雁书点头:“去办公室交学费。”

交流了两句,两人忽然没声了,尴尬的伫立在原地。

“你不是要上厕所?”

“你他妈又听见了?”

“下次说话小声点。”

江梓回头哀怨的扫了赵顺一眼,那边两个看戏的纷纷转移眼神。

只见沈雁书抬脚迈进了一班教室,江梓抿唇吊儿郎当的把手揣在裤兜里往边上的厕所走去。

他刚洗完手出来,就见一个本子飞了出来,他下意识伸手去接,奈何没抓住。

“哎——你怎么还不退学啊?”

“我还以为你这学期退学了呢。”

“沈雁书,昨天你那渣爹逼你拿钱还债的场面,我们小区里的人可全看见了。”

“太狼狈了,啧。”

江梓往里面探头,那小白眼狼坐在自己位置上,对这些话置若罔闻,仿佛世界只有她一个人似的。

这些人的冷嘲热讽如同盛夏毒辣的太阳,像是要把人的心晒裂了一般。

他蹲下捡起地上的本子,一张张写满字的纸被人撕破,面目全非,只剩下前后的本子外壳。

本子的第一页工工整整的写着她的名字,刚起了兴致,又听见教室里那些人的嘲讽,他无心再看下去,拿着本子就走进一班教室,随便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了过去,眉眼一展,唇角弧度微微上扬:“哟,这么热闹啊。”

一群人见江梓过来了,也没再说什么,这位是出了名的好奇宝宝加上爱管闲事,年级上的人压根不敢惹。

想当年有人凭长相断定他人不狠,就妄想挑衅他,后来不知道这位好奇宝宝怎么处理的,此后放眼全年级就没人敢在他跟前蹦跶了。

传言是,他身后有人。

对于这种传言,他也没解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后有人。

没过几秒,那几个人就快步离开做自己的事儿了,江梓把本子放在桌子上,手撑着自己的脸看了过去:“啧,我看你也不像能默默忍受的人,怎么也不反击?”

沈雁书伸手去拿他面前的本子,江梓眼疾手快的压住:“没礼貌,谢谢也不说?”

她卡顿了一下,机械的说了谢谢两个字,见少年还没有松手的意思,便抽回了自己的手。

还没等双方的下文,广播便准时响了起来,看看时间刚好十点,教室里的人往走廊移动,他起身拿着本子:“中午在曾氏酸辣粉店等你,不来的话——”他勾起唇角,扬扬手上的本子威胁到,“给你烧了。”

开学典礼的流程堪称雷打不变,太阳已经半高,喧嚣的蝉声几乎盖过了领导的讲话声。

一班和二班的距离只隔了半米,江梓挺高的,规矩的穿着夏季校服,懒洋洋的站在最后头。

沈雁书回过头,碰巧与他灼灼的眼神对视,恍然间少年明朗一笑,她没戴眼镜,但依稀辨得出少年上扬的嘴角。

等繁琐的开学典礼过了已经是十一点了,一班班主任又开了一个小型的班会,时间恰好卡在十一点半,住校生回寝室整理收拾东西,走读生踏上了回家的路。

沈雁书没去过什么曾氏酸辣粉店,但知道大概方位,她找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到照相馆旁边不怎么起眼的字牌。

老板娘热情的招呼着:“妹儿,要吃点儿啥子?”

“我来找人的。”沈雁书一眼就看见了埋头苦干的某人,他一脸专注,偶尔拧眉,偶尔长舒一口气。

沈雁书站在门口不禁一笑,又让老板娘加了一份水果冰粉。

这人很入迷,沈雁书站在他旁边也没发觉。

他在用透明胶修补她的笔记本,头一次见这么凶狠暴躁的人小心翼翼的对着易碎的笔记本。

也不知她站着看了多久,老板娘端着两碗米线走了过来,方才打破了宁静:“妹儿,坐撒。”

“哦,好,谢谢。”沈雁书顺势坐在他对面,老板娘乐呵呵的把东西放到两人的面前就走开了。

江梓掀起眼皮瞄了她一眼,没说话,依旧细致的补被撕破的本子。

店里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沈雁书用勺子搅着面前的水果冰粉,时不时抬头看他一眼。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江梓撕开透明胶布,眼神落在她脸上,短短两秒又低头把胶带粘在破损的纸张上。

他没有剪刀,直接用牙齿把透明胶带咬开,他的牙齿生的很整齐,但并不对称,左边下半部分有一颗犬牙,带着小小的尖,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沈雁书说:“要来。这个地方没经常来,找了会儿。”

江梓:“那你不知道发消息打电话?”

沈雁书又被噎了一下,想想他说的也对。

“我看你这也不是日记本。”江梓说,“佳句摘抄?”

沈雁书:“不是,写作积累。”

江梓哦了声,把补好的本子推到她的面前说:“小白眼狼,要怎么感谢我啊?”

他的唇不薄不厚,唇色很深,像是涂了一层口红,顺着看下去,下巴还有一个浅浅的美人窝,江梓这个人不能细看,越看越觉得他端正秀气,阳光中还带着一丝甜。

沈雁书没见过江梓的妈,但能看出他妈妈年轻的时候应该很漂亮。

“喂,看够了没有?”江梓在她跟前打了一个响指,似笑非笑道,“又在觊觎老子帅气的面孔。”

沈雁书把笔记本放入书包里,笑道:“是是是,你帅你有理。”

“你那爹又打你了?”江梓问题一出口,沈雁书脸上的笑意便减了三分。

得,都不用猜,一看就是。

江梓摸摸裤兜,拿出一把钥匙放在桌上:“我在老城区那边租了一套房。”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