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26章:巴不得我有个朋友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46

男人略去他往屋里瞄了几眼喊到:“雁书。”沈雁书这才循声走了回来。江梓看向她低声问:“这谁?”等她看很清楚男人的脸后才说:“我哥哥。”江梓:“……”你他妈反正一遍?“别站着了,快帮我把他弄进来。”男人说着,江梓才拉回来尬尴帮着把那个面熟的男人挪到沈雁书这才闻声走了过来。。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26章:巴不得我有个朋友》精选:

男人略过他往屋里瞄了一眼喊到:“雁书。”

沈雁书这才闻声走了过来。

江梓看向她小声问:“这谁?”

等她看清楚男人的脸后才说:“我哥哥。”

江梓:“……”你他妈再说一遍?

“别站着了,快帮我把他弄进去。”男人说完,江梓才拉回尴尬帮忙把那个眼熟的男人挪到沙发,沈雁书给他倒了一杯水说,“这个人我们见过。”

男人啊了声:“见过?”

沈雁书把刚才与江梓在小巷的事情粗略的讲述了一遍,最后叹了一口气:“我们当时没管他,怕有麻烦。”

“冤有头债有主,麻烦倒是谈不上,万一死在我们巷子里就不好了。”男人喝了一口水,把目光投向旁边的江梓,“他是——”

“哦,我朋友,江梓。”沈雁书介绍完江梓,又介绍旁边的男人,“这个是我哥哥,沈醉。”

沈醉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比江梓要矮一点,皮肤黝黑,剃的平头,样貌倒是有点儿像屋里的女人,没沈雁书生的好,却是那种特别老实的长相。

他望着江梓点头礼节性的一笑,又扭头问沈雁书:“你们吃晚饭了吗?”

“我去拿碗筷。”沈雁书听懂了画外音,语气突然轻松起来,江梓望着她的背影,愣在原地,沈醉拍拍他的肩膀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赶了一天的路,还没来得及吃饭,有点儿饿了。”

沈雁书刚拿着碗筷出来,江梓瞄了一眼进里屋的沈醉,小幅度的抬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你没告诉我你有个哥哥。”

“告诉你,你就能认出来了?”

“……”这也是。

江梓拿起桌上的手机:“我先走了。”

沈雁书皱眉:“饭吃了一半就走?”

江梓笑,起心逗逗她:“留下来影响不好。”

“留下来。”沈雁书顺着光线看向里屋,“我哥哥见了你也很高兴。”

江梓半信半疑:“高兴什么?”

沈雁书说:“他巴不得我能有个朋友。”

……

江梓交际花这个称号不是白来的,一顿饭的时间和沈醉交谈甚欢,沈雁书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两人聊天,从工作聊到生活,无一不谈的。

刚吃完饭,沙发上的人呻吟了一句,看样子是醒了。三人不约而同的坐着,没有想搭理那人的意思。

“这人得罪了龙标。”江梓说,“过会儿我把他送走。”

沈醉长嗯一声,有丝担忧浮上:“龙标我知道,你……”

江梓笑了笑:“放心。”

沈醉疑惑:“放心?”

江梓叹了一口气,把话说完:“他不会动我。”

至于江梓这句“他不会动我”,沈醉和沈雁书想不到他是有怎样的底气说出来的。

晚九点半,江梓领着男人走了,他一只手拿着手机敲着字走在前面,男人一瘸一拐的跟在后头,两人间隔了一段距离。

倏然,一阵难听的咿咿呀呀哼歌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朵,紧接着迎面走过来一个提着酒瓶的醉鬼,江梓一眼就看清他的嘴脸。

这是沈雁书那渣爹。

原本江梓经过时只挂了他一眼,之后再没把他放在眼里,只不过沈立州故意在他经过时啐了一口口水,骂骂咧咧的就想这么过去了。

江梓停下脚步,咬牙敛眉冷静了几秒,才发现自己冷静不下来。

他一脚踹过去,正中男人腿弯,男人受不住力摔了个狗吃屎,手中的玻璃瓶砸在长着浅浅青苔的石板路,碎成几瓣,他睁大瞳孔,眼前是尖锐的玻璃碎片,反应过来才骂了句:“小杂种……”

江梓人狠,揪着他的领子让他扬起头来与自己冷厉的双眸对视:“我警告你,别动沈雁书,不然——”他手下使劲,把男人长满胡茬的脸往玻璃碎片上摁,好在及时收住力,才没让男人毁容。

“恶心。”江梓收回手,厌恶的在墙边抹了两把手,起身与旁观者对视。

旁观者慌张的收回目光,见他扬长而去,又一瘸一拐的跟在他身后。

走了一段路,那人喊住了江梓说:“这个人……”

江梓凶狠的回头,一双柳叶眼说不尽的压迫。

“我上午遇见他去找标哥了,好像是……是借钱。”

“借钱?”江梓一惊讶,声音半破,久久不能反应过来。

“我,我当时被打懵了,但隐隐约约听见他向标哥借了五万块,但又不是那么确定。”

江梓又埋头给沈雁书发了一条消息,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让她不要理会她那渣爹,把身上的钱放好。

沈雁书秒回了一个“好”字。

江梓:〔明天下午放学等我一下。〕

沈雁书甩了他一个问号,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她的冷漠。

江梓嗤笑,发了一段语音:“小白眼狼,能不能别对着我甩问号啊。”

小白眼狼那四个字忽然变成正在输入中,江梓靠在巷尾的墙边等她的消息,抬头才发现旁边还有人等着,他收起笑意:“滚吧,还要老子送你回家?”

那人说滚就滚,就连走路的步伐也不自觉的快了些,一会儿拐进了街道没影了。

好久,那头发来一句话:〔等你干什么?〕

他抬手刚想回复,对方又发来一个字一个标点:〔好。〕

江梓笑了笑,收起手机揣兜里,踢着路上的小石子,消失在拐角。

第二天下午,江梓准时到达校门口,沈雁书迟了十多分钟,她匆忙跑到江梓面前解释道:“刚去办公室教学费了。”

“交学费?”江梓散漫的靠在自行车龙头上,审视她,“都上了半学期了,你跟我说交学费?”

沈雁书直直站立在人行道沿边,机械的点点头说:“原本是能交的,不过卡被他拿去了,这次哥哥回来就是给我现金的。”

江梓蹬了一下自行车扶正,扬扬下巴让她坐后面:“你怎么没告诉我?”

沈雁书抿唇思索着:“我想着能解决,就没说。”

江梓哼声,余光瞥见沈雁书坐好后,右脚一蹬踏板,倏一下飞了一段距离。

沈雁书下意识抓紧他的衣服,问:“我们去哪里?”

“医院。”

“医院?”

“去看看你眼睛。”

沈雁书拉着他的衣服,双脚点地僵住,江梓猛地一下没吃住险些摔倒在地:“你他妈干嘛?”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