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27章:给你打了一层马赛克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47

沈雁书镇定脸,双手抓紧时间他的衣边:“我不去。”江梓气不打一处来:“你他妈快瞎了你明白吗?”沈雁书:“了瞎了。”江梓侧头盯着她漠然无情地的双眸:“你还明白啊?”沈雁书但是揪着他的衣服:“治好的,并且我没钱,前天你也看见了了我哥哥,我不想他如果累江梓气不打一处来:“你他妈快瞎了你知道吗?”。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27章:给你打了一层马赛克》精选:

沈雁书沉着脸,双手抓紧他的衣边:“我不去。”

江梓气不打一处来:“你他妈快瞎了你知道吗?”

沈雁书:“已经瞎了。”

江梓侧头盯着她淡漠无情的双眸:“你还知道啊?”

沈雁书还是揪着他的衣服:“治不好的,而且我没钱,昨天你也看见了我哥哥,我不想他那么累……”

“老子有钱。”江梓当即打断她那么长的一段话,“花老子的钱你犟个锤子啊?”

“那也不去。”

“真当老子没脾气?”

沈雁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很轻:“你和我一样大,哪来的钱?再说了,我的眼睛我清楚,至少得上万,而且治疗是长期的,你有脾气也不能这样。”

江梓的手指敲敲自行车龙头,坐直提醒道:“坐好,再给我犟一个试试。”

听他这么说,沈雁书也没再反驳,直到两人到了县城里的人民医院,走完一系列流程后,两人跟着一个老医生进了会诊室。

老医生带着沈雁书进了隔间检查,江梓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他不知道沈雁书的眼睛是什么情况,有时候见她在平路上走的也会踉跄,他在网上查过近视一千度眼中的世界,是连基本的轮廓也看不清,在他看来,这跟瞎了没区别。

其实他每次看到沈雁书鼻梁上那个浅显的小窝时,心里总不是滋味,那是长期戴着度数很高的眼镜硌出来的。

没过多久,老医生和沈雁书一前一后的出来了,江梓立即起身问:“怎么样了?”

老医生先是一阵沉默,随即叹息,意思不言而喻。

“她这个情况……”老医生看向两人,说了一些两人听不懂的专业术语,江梓大概归纳为后天导致的弱视。

江梓抓住空隙连忙问:“要怎么治?”

老医生摆摆脑袋说:“弱视最佳治疗年龄是三到六岁,六到九岁这个阶段也是可以治愈的,如果错过了这两个阶段,后面治愈的几率很小,到了十二岁以后呢,基本是不能治愈的。”

“不能治愈?”江梓拧起好看的眉心,声音大了些,说不清的激动与质疑。

老医生整理了一下面前的资料开始填写,边写边说:“我们这个小县城技术有限,设备也不是很先进,基本不可能。”

两人对视一眼,气氛瞬间凝重起来。

“对了,”老医生抬头看了眼沈雁书,“你那眼镜是近视的,不适合你戴,待会儿给你重新配一副。”

“……”江梓迟疑的问了句,“有区别?”

老医生笑了笑:“她这是弱视,你觉得呢?”

这他确实不是那么清楚,毕竟是个外行。

江梓侧头质问:“你怎么又没说?”

“我另一个眼睛能看清。”沈雁书也不想让他那么尴尬,毕竟此前这人给她配过两副眼镜。

等配完眼镜出了医院,两人坐在街边的花坛上好久,心事重重一般。

江梓忽而抬手取下她的眼镜,伸手在她跟前晃了晃:“你这是自动给我加了一层滤镜啊?”

沈雁书笑着反驳了句:“是给你打了马赛克。”

“小白眼狼,等有时间带你去省上的医院看看,别听那老医生瞎几把吹。”江梓把厚重的眼镜带到鼻梁上,一瞬间感觉天旋地转,才这么一会儿,他就感觉自己的鼻梁被压的很不舒服。

沈雁书规矩的点了两下头,没再拒绝:“好。”

江梓说:“他说治不好是因为这里是县城,一般像你这种情况都去了市上省上。”

“江梓……”

“怎么了?”

“我给你打个欠条吧。”

“打那玩意儿有屁用,我不需要。”

“我现在没钱,等我有钱了就还你。”

“随你。反正我不缺钱用。”

沈雁书垂头盯着自己悬在空中的脚尖,装作漫不经心的问:“你和你兄弟一样,熬夜打游戏赚的钱吗?”

“我不喜欢打游戏。”江梓取下眼镜还给她,眨了眨眼睛才恢复原本清晰的视线,他曲着手指敲敲脑袋,“是靠这里。”

沈雁书还是不明白。

江梓说:“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那近几年来你发没发现手机里的APP越来越多了。”

沈雁书点头,那也确实是。

“多虽然多,但得有价值,知道什么叫择优选取吧,我根据市场需要,分析了我们对每款APP的下载量,再把市场中欠缺的那一方面的软件做成一个方案,然后以合理的价格卖给那些人,懂了吧?”

沈雁书有些怀疑:“如果做的不好,是不是就没人要了?”

江梓:“这不废话,如果没有发展前景和价值,投进去的钱都会打水漂,不过我这个就是纸上谈兵,就算没被看上,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就白搭了那些天的精力而已。”

沈雁书把目光投向他的侧脸:“是你去谈吗?”

江梓当即否认:“那当然不是。如果我去的话,难免会有质疑,刘炜有朋友是这个领域的,成了的话,我七他三。赚的也不多,只算得上一个点子,剩下的还是要看他们怎样开发和运营。”

她是听懂了,江梓人聪明,这样即使不被采用,也不会有多大损失,如果被采用了,即使亏损也和他没多大关系。

“那迄今为止,有没有一个你最满意的呢?”

“你是说方案还是他们做出来的APP?”

“方案。”

江梓不带思索的点头说:“有。”他抿唇安静了一会儿说,“近几年来手机APP多了,有些甚至要打开摄像头和麦克风权限才能用,我曾经做过一个关于加固手机隐私安全的软件方案,被采用了,软件也上架过,但是妨碍了其他软件在市场上的营销,被他们联合起来打压,没过一个月就下架了。”

那确实,此类APP就是根据摄像头和麦克风来窥探机主需要,然后推送,虽然也没什么坏处,但总觉得自己没什么隐私。

在顺向思维里,逆向思维固然没错,可一旦触及到别人的利益,就会毫不留情的被打压,想在这个领域站稳脚,实属不易。

这个软件一出,受到打压是必然的,江梓不是没想过,但他就是觉得如果这个APP在市场站稳脚跟,那么前景是不可估量的。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