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28章:我要你要看清楚我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47

在他明白自己与当警察一轮游的时候,他了想好自己的后路。这些年来,他早以养成每走一步,就看几眼退路,再想一想自己的后路,他深怕自己仅一步就朝深渊跨去,他也没罪,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走的这么小心翼翼。沈雁书突然间趣来:“那么就表明这个想法很不错,这些年来,他早已习惯每走一步,就看一眼退路,再想想自己的后路,他生怕自己仅一步就朝深渊跨去,他没有罪,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走的这么小心翼翼。。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28章:我要你要看清楚我》精选:

在他知道自己与当警察无缘的时候,他已经想好自己的后路。

这些年来,他早已习惯每走一步,就看一眼退路,再想想自己的后路,他生怕自己仅一步就朝深渊跨去,他没有罪,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走的这么小心翼翼。

沈雁书忽然起兴:“那么就说明这个想法不错,不然也不会被打压。”

“说的倒简单。”江梓短促的哼笑了声,拍拍屁股起身,“不早了,走吧。”

现在是晚上六点多,十一月份的天色收的很早,还没说两句话,暮色就已经升起了,眼前都是一片模糊的灰色。

沈雁书收起眼镜,搭上书包跨上他的自行车后座,手指死死抓住他的衣尾,此时她的确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感觉到少年一只脚垫地把自行车板正的动作。

少年微微侧头,优越的下颚线给暮色里的他增添了一丝柔情,额前的短发丝随着风向上翻了翻,余光里的沈雁书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

他知道沈雁书是看不见他脸上的微表情。

“坐好了。”江梓启唇,淡淡的提醒到,听到沈雁书轻轻嗯了声后,他才踩上踏板,往夜色中驰去。

“小白眼儿狼。”

沈雁书被这突然而来的儿化音震住了,她疑惑发问:“怎么了?”

“没事儿。”江梓认真的蹬着单车,不经意间又回头瞄了她一眼。

沈雁书笑问:“老回头干嘛?”

江梓低声笑了,仰着脖子看向前面的路:“等我赚钱了,一定带你去看眼睛。”

“一定要看吗?”

“一定。”江梓勾唇,微笑唇赋予了他足量的少年感,“如果你能看清楚了,一定不会觉得我很甜。”

“为什么?”

江梓一本正经的说:“因为我是硬汉啊,硬汉一般很讨厌别人说自己很甜。”

沈雁书没应,江梓又说:“我要你看清楚我,不戴眼镜的那种看清楚。”

良久良久,沈雁书从嘴里呼出一口气,答应了:“好。”

如果她的眼睛能看清了,应该会好好看看他的眉眼,或许不再是初见时那般印象。

……

这次沈醉回家没两天,就准备走了,走之前他加了江梓的微信,和他谈了半天,沈雁书坐在候车厅守着行李,并不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

沈醉订的是晚上五点的火车票,直到沈醉上了车,江梓才揉了一把她的头:“知道你哥哥跟我说了什么吗?”

少年一米八,揉她就跟随手揉一只小动物一样。

沈雁书能猜到,无非就是让江梓多关照关照自己,她笑了笑,没没用话语搭理江梓,自顾自的往车站出口走去。

“你哥说,让你听我的。”

“……凭什么。”沈雁书自言自语的反驳。

“因为是我这一带的老大啊。”

沈雁书顿了顿,余光里的少年傲慢极了,轻轻上佻的嘴角,他笑起来带着孩子气。

也对,十五岁的年纪也不算大。

“走,思卿刚发消息,说他们几个钓了好多小龙虾,现在去还能吃上热乎的。”少年揣着手走在前头,语调散漫。

看了他背影两秒,沈雁书快步跟了上去,坐上他自行车后座。

……

铁皮小屋外挺热闹的,三三五五几个人把十一月份的冷意逐走了一半,江梓把车停在路边等沈雁书下来后,再把车子推了上来。

“还支上了烧烤架?不错啊哥儿几个。”江梓弯着眼睛笑了笑,开玩笑的像几人介绍说,“这位我新收的小弟,小白眼狼。”

“知道知道。”

“就你天天念,说的就像谁不知道似的。”

一见都是男生,沈雁书忽然感觉有些尴尬,特别是被江梓这么一介绍后,站在这里不是,走也不是,虽然她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可心头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

好在某人挺有眼力见的,从屋里拿出一个小凳子,给她安排了一个位置,他顺势坐在旁边的地上,帮忙串烧烤食物。

“诶,老大你别动。”有个男生按住他的手,“你洗手了没?”

江梓摊开双手看了两眼,无辜道:“这干净的。”

盛思卿把刚做好的小龙虾端了过来,声音冷幽幽传到江梓耳朵里:“不洗手没门啊。”

“我这手又没去掏过粪坑下水道。”江梓狡辩道,“一群人臭讲究。”

赵顺忽然想到说:“哦对,刚去玻璃厂接了一桶水洗菜,用完了。”

“看吧。”江梓摊摊手,更无辜了,“连老天爷都不让我洗手,一群大老爷们儿洗不洗也没事儿。”

盛思卿往铁皮小屋后面的玻璃厂看了眼:“去吧,顺便叫一下刘叔下来吃饭。”

眼看不洗手是说不通,江梓拍拍屁股才带着沈雁书去了玻璃厂洗手,这个点儿正是工人下班的时候,应该是盛思卿给刘炜打过招呼,去的时候刘炜刚出门卫室。

江梓帮沈雁书拧开门卫室门口的水龙头对刘炜说:“他们几个做好了。”

刘炜脱掉厂服放在门卫室,走了过来:“行,早上思卿就给我发了消息。”

等沈雁书洗完后,江梓才凑到水龙头旁边搓着手心。

刘炜坐在台阶上,掏出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烟雾瞬间袭遍带着冷意的空气,他看着洗完手的两人,扬扬手里的烟说:“你们先去,这支烟抽完就来。”

“行。”江梓扭头与沈雁书对视一眼,总感觉她有什么话想对自己说,他杵在原地审视着她,“怎么了?”

沈雁书笑着毫不掩饰的感叹道:“有点儿羡慕你。”

江梓展眼望着她,半晌问:“羡慕什么?”

“说不出来。”沈雁书往前迈着步子,江梓跟在她后头。

“你是说他们?”他抬了一下下巴,望向坡下那个铁皮小屋,见沈雁书默认了,他揣着手笑了笑,“我最好的兄弟,都争着当我爹。”

沈雁书啊了声。

“就打个比方。”江梓弯唇笑了笑,漫不经心的说,“意思是说他们对我特别好。”

沈雁书默默的哦了声。

江梓扬扬左眉说:“想知道他们对我多好吗?”

“有多好?”沈雁书顺着他的话问。

“形容不了,但……”江梓伸手擦了一下鼻尖,轻咳了一声说,“往大了说,他们能为了所谓的兄弟情义去拼命。”

沈雁书问:“那他们都是附中的学生?”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