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33章:第一次就赌在她身上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50

赵顺掏了掏耳朵,一脸子很好奇。江梓秉着严肃认真的表情,连音调也沉了那么几分:“过程不叙述,我大约说啊……”赵顺认真点点头。“那真是是——”江梓仰起头,钩起嘴角笑了笑,“英雄救美,屌炸天,我踩着七彩祥云飘到小野猫身边,接着霸气十足的吼了声……呔,妖怪,你爷江梓秉着严肃的表情,连音调也沉了那么几分:“过程不描述,我大概说啊……”。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33章:第一次就赌在她身上》精选:

赵顺掏了掏耳朵,一脸子好奇。

江梓秉着严肃的表情,连音调也沉了那么几分:“过程不描述,我大概说啊……”

赵顺认真点头。

“那简直是——”江梓仰头,勾起唇角笑了笑,“英雄救美,屌炸天,我踏着七彩祥云飘到小野猫身边,然后霸气的吼了声……呔,妖怪,你爷爷的人也敢动……”

赵顺:“……”

盛思卿闷头忍笑。

“咋十分不想跟你说话呢?”赵顺翻了个大白眼。

“诶,兄弟。”江梓撞了他的肩膀一下,朝正前方扬了扬下巴,“快看,美女。”

“哪儿呢哪儿呢?”

“就你正前方大约一百米处,不信你问问你盛哥。”江梓当即给盛思卿使了个眼色,盛思卿心领神会,一本正经的点了两下头。

“玩儿我呢?”赵顺冷笑,“就盛哥那双近视眼,能看清美女?”

盛思卿:“……”

“不信拉倒,大长腿小蛮腰,我看了都心动。”江梓刚说完,就对上沈雁书的眼睛,他被吓了一跳问,“你怎么还没回教室?”

沈雁书从书包带下抽出一只手,在里面翻找出一叠钞票塞到她怀里:“先还你一千。”

“诶,大庭广众之下不好吧。”江梓快速勾住她的书包,把现金放了回去,还贴心的给她把拉链拉上,另一边逗她说,“而且我一晚上也不止这个价。”

沈雁书:“……”

“你真他妈……”赵顺毫不给他留面子,和盛思卿交换了一下眼神说,“油腻。”

说完,他还小声嘲了句:“老大,你是该反省一下,年纪轻轻怎么就油腻了呢?”

江梓抬起拳头:“但凡你站过来一点儿,你脑袋就被我揍来贴在墙上了。”

“我先走了,那边好像真有美女。”赵顺屁颠屁颠的抱着书包跑过去了。

江梓拍拍沈雁书瘪瘪的书包,眼底藏着浅显的笑意,他威胁道:“说了与你无关,再把这东西拿我跟前,我也把你抡墙上贴起来,扣也扣不下来。”

见沈雁书踌躇不定,江梓又说:“回教室啊,还愣着干嘛?”

说完,扔下沈雁书就跟盛思卿一并走了。

原本可以就近走楼道的,可江梓偏偏拉着盛思卿去花坛绕了一圈。

盛思卿看懂了江梓想支开赵顺的心,不禁问:“下午不带顺子了?”

江梓思索片刻后说:“也没打算带你。”

盛思卿:“?”

“你去干嘛?买一送一啊?”江梓说完,忽然觉得语气不太对,换了个安慰的语气继续说,“我就去送钱,放心吧。”

盛思卿停下脚步,冷眼看着他:“你一个人去不行。”

江梓:“怎么就不行了?”

“就不行。”盛思卿皱起眉头,往身后看了眼说,“还有,你现在身上还有一分钱吗?”

江梓掏了掏口袋,拿出几块散钱,故意曲解他的意思说:“我还有十七块五。”

“江梓,你可以像朋友一样帮助她,可你别把你自己的一切都掏给她,你也说她生性凉薄,我们看不出她心里的想法,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利用你。”盛思卿按下他拿着散钱的手,面色严肃,目光直视他,“万一你赌到最后,你一无所有了……也不对,虽然你还有我们兄弟几个,可你不觉得你这样愚蠢吗?”

江梓坐在花坛边缘上,双手撑了上去,抬头看着盛思卿:“你觉得我蠢?”

盛思卿别开眼神,望着前面这栋教学楼:“不是我,是我们。乾哥让我好好跟你说说。”

“对啊,你也说我不是一无所有,我还有你们几个,还有炜哥,她骗了我又怎样?”江梓笑了笑,“她要是有胆子,她可以肆无忌惮的骗我,我没意见,骗完我之后能躲得了我一辈子算她狠。”

盛思卿动了动唇,想说话却再说不出一句。

江梓说:“我知道你们为我好,可她也挺可怜的。”他低下头,喃喃重复说,“她确实挺可怜的。”

如果江梓没有遇到盛思卿他们这一群朋友,或许归途和沈雁书差不多。

在沈雁书还没完全沉下去的时候,他看见了必然会拉她一把。

“随你。”盛思卿往前迈步。

江梓起身跟了上去:“喂,思卿,怎么还把自己说急眼了呢?”

盛思卿没理他。

“盛思卿,这些我都知道,你看我连牌都不敢打的人……”

盛思卿:“对啊,你连牌都不敢打,第一次便要赌在她身上?”

“又没成定局。”江梓撇嘴,“嗨呀,你告诉程乾他们几个,我人又不傻,让他们别琢磨我了,你们有机会给炜哥介绍介绍对象。”

“……”盛思卿加快了步伐。

江梓跳过去勾上他的脖子:“诶兄弟,你别这样。”

“真不理我了?”江梓弯着眉眼,讨好一笑,摊出手掌,“昨晚可说好了,我借的那两万五什么时候给?”

盛思卿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卡:“我只有这一张卡,你取了给他现金。”

“行的盛哥。”江梓两下把卡揣好,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好好读书,我就先走了。”

盛思卿逮住他:“去哪儿?”

“逃课啊,还能去哪儿?”江梓扬扬眉毛就要走。

“拿人手短,回去上课。”

没办法,江梓拗不过,最终还是去上了几乎一天的课,最后一节没通知盛思卿他们就给逃了。

到了约定的地点,龙标身边就两个小弟,还有两个陪他打台球的人,江梓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看着球台。

等了大概有十来分钟,这一局才结束,龙标收杆看了过来:“来了?”

江梓把手上的黑色小袋子放在桌上:“标哥点一下。”

“嗯。”龙标低声长应,捡起袋子直接扔给身后的人,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我想你已经猜到今天叫你来,不只是单单拿钱吧。”

江梓假笑了一下,装傻问:“不是吗?”

“你也别跟我装傻。”龙标弹了弹烟灰,醉泱泱的拿起,狠狠吸了一口,忽然间面前烟雾缭绕,之下是他那张凶狠不带情面的脸庞。

两人僵持不下,都没出声。

几分钟后,龙标开口:“也没别的意思,就中环路那边有个夜场,缺个管事儿的人。”

“标哥想让我去?”江梓直直站立在原地,眉心微拧,光透过他的整张脸,严肃而清冷。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