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35章:太帅也是一种负担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51

少年狠狠地敲了两下桌子,又恶狠狠地的看向周遭围在的人:“现在的这地盘姓江,识趣点儿该干嘛干嘛,别给老子围在了,望着烦燥。”李二强提着灯光,笑了笑后退两步说:“行,哥哥昨天就给你个面子,人我放过我行了吧。”“大可不必啊。”江梓把棒球棍扛在自己肩上,笑李二强背着灯光,笑了笑退后两步说:“行,哥哥今天就给你个面子,人我放过行了吧。”。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35章:太帅也是一种负担》精选:

少年狠狠敲了两下桌子,又恶狠狠的看向周遭围着的人:“现在这地盘姓江,识相点儿该干嘛干嘛,别给老子围着了,看着烦躁。”

李二强背着灯光,笑了笑退后两步说:“行,哥哥今天就给你个面子,人我放过行了吧。”

“大可不必啊。”江梓把棒球棍扛在自己肩上,笑着看向他,“我这里不兴刷面子。也别给老子哥哥哥哥的称了,你他妈这么大把年纪,都能当我爷爷了。”

江梓周围的几个小弟没忍住笑出声来,李二强面子挂不住,灰溜溜的招呼人走了。

沈立州跌跌撞撞从湿冷的地下爬起来想走,不料被江梓一把抓住领子:“我说过你可以走了吗?”

“放开我,小杂种。”

“再给老子骂一句小杂种试试?”江梓反手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拍了拍手蹲下看着他,“还钱。”

沈立州无赖的躺在地上:“什么钱?老子不欠你钱。”

江梓冷笑:“别给我装傻,我的钱不做慈善,该多少是多少。”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沈立州蛮横的张开手,往地上躺的干干脆脆。

“老梁。”江梓站起来招呼旁边的人一声,扬扬眉毛,“废了去,看着烦人。”

听他这么一说,沈立州立马慌了,赶紧爬起来抓住江梓的衣服,哀求道:“别……给我两天,给我两天。”

“晚了。”江梓一脚踢开他,“你刚才不是挺嘴硬的吗?”

“两天……不,不,一天,给我一天时间,我把钱凑够给你。”

江梓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又找沈雁书拿?”

“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什么德行。”江梓又说,“钱你是不可能短时间内变出来的,给你半年时间,来路不明的钱老子不要,沈雁书的钱我也不要,听懂了吗?”

沈立州大喜过望,连连点头说好,江梓懒得再看一眼他那肮脏贪婪的嘴脸,拎着棒球棍迈步走了。

不知道程乾从哪儿打听到他在帮忙看夜场,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过来问罪,让江梓猝不及防。

“老大,以前乾哥叫你去纹身你都不去的。”赵顺查看着他的脖子忿忿道。

李洋:“你还瞒着哥儿几个?你说你心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兄弟?”

江梓拿起矿泉水倒在手上,伸手往脖子后抹了两把,无奈的笑道:“没纹身,这是门口文具店几块钱买的纹身贴。”

“……”

见几人愣住了,江梓又说:“那不得装一下,这么大场子,我也怕镇不住。”

赵顺:“你流弊。”

“那可不,也不看看我是谁,噶?”江梓伸手捅了捅盛思卿和程乾,给赵顺李洋使了个眼色,“行了行了,你家盛哥和乾哥不高兴了,安慰一下。”

程乾是这几个人中年龄最大的,他看事情也比较明白通透,总觉得江梓看这个夜场不怎么安全。

他燃了支烟,严肃的说:“我让思卿跟你说过,让你少管别人的事情,今晚我去跟标哥谈一下,她的事情你不管了,这夜场你也不守了。”

“狗屁。”江梓冷下脸来,须臾才笑笑,“这些我知道,哎呀,你们少管,平时来我欢迎,要是来跟我讲道理的,你们就回去。”

盛思卿问:“你还当我们是兄弟吗?”

江梓不假思索:“当啊,怎么不当了,这是我和龙标的交易,不想让你们牵扯进来。”

“你知道这个夜场规则吗?你知道龙标是个啥样的人吗?你更知道那个李二强他妈的对你……”程乾认真严肃的说,“李二强他因为你弯了,你说你还在他跟前晃悠,你想啥呢?”

江梓坐下说:“你以为我想长这样?”

“乾哥你别说了,咱老大因为这长相,都不敢把头发留长一点儿,也不能怪他是不,毕竟这年头,太帅也是负担。”

江梓默默给赵顺竖起一根大拇指:“兄弟,我喜欢你说话,你多说点儿。”

赵顺:“但是吧,我还是觉得乾哥说的对。”

“对?”江梓翘着腿,不爽道,“对个踹踹,行了,哥儿几个都别说了,我知道轻重。”

江梓守了半个多月的夜场,种种场面都已经摸透了,他让沈雁书大晚上别去玻璃厂找她,这几天除了在学校看见过沈雁书,其余时间连面都碰不到。

十二月底,刚出月考成绩,江梓就遇到了江明远。

说实话,这些年他基本没跟江明远有什么交流,平时他也不回家,见一面也难。

江梓成绩中等,不上也不下,看得江明远很着急,这样很难进附中高中部。

本想找江梓谈谈,但一个不注意,就让他给溜了。

江梓哼笑:“假模假式。”

赵顺说:“看不惯他对盛哥的态度。”

“他又找思卿了?”江梓瞅了一眼身旁的盛思卿。

赵顺:“那可不,就拿……害算了算了,盛哥不让我说。”

江梓一手勾一人的脖子说:“顺子,思卿,你们不用顾忌他是我爹或者是怎样,反正我和他没关系。”

赵顺:“我也感觉他对你跟以前不同了,就像是要挽回你一样。”

江梓的出生是蓄谋不是偶然,而江明远和那个女人对他没感情,要不是刘炜捡到他,估计早就没了,后来四五岁的时候,江明远才从刘炜手中把他争回来。刘炜不懂法律,江明远硬要跟他打官司,最后把江梓争了过去。

许是因为那女人的缘故,江明远才决定养他的。

在他看来,江明远就是一个毫无下限的舔狗,因为他是他和那女人唯一的孩子,所以在那女人走后才尽力讨好他挽回他。

这些年江梓和他见面的时间还没有和刘炜盛思卿他们一群人相处时间的三分之一。

江明远这人也奇怪,脑袋不是那么正常,他经常会找盛思卿麻烦。

他和盛思卿爸爸是初中高中大学校友,家又隔得近,两人经常被拿来比较,他次次比,次次比不过,以前看不惯盛思卿父亲,现在看不惯盛思卿。

盛思卿不说,每次被江明远找麻烦总会憋在心里,这样弄得江梓十分不好做人。

江梓勾着两人站在原地:“他说你什么了,我去找他。”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