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他的微笑唇很甜

第40章:带你玩点不一样的

发表时间:2022-06-24 08:00:53

“老子提着你谈只脚的恋爱。”刚骂完,江梓又细细地想了想忽尔笑了声,“怎么,大哥对外声称小白眼狼是我女朋友,那严禁可以享受可以享受我女朋友的服务?”说着,他还弯着眼睛给沈雁书一个眼神。沈雁书装作没看见了,漫不经心的往旁边的电视上看去。“小白眼狼。”江梓轻说完,他还弯着眼睛给沈雁书一个眼神。。


推荐指数:★★★★★
>>《他的微笑唇很甜》在线阅读>>

《第40章:带你玩点不一样的》精选:

“老子背着你谈只脚的恋爱。”刚骂完,江梓又细细想了想忽而笑了声,“怎么,大哥对外宣称小白眼狼是我女朋友,那不得享受享受我女朋友的服务?”

说完,他还弯着眼睛给沈雁书一个眼神。

沈雁书假装没看见,漫不经心的往旁边的电视上看去。

“小白眼狼。”江梓轻轻的哼出声来,抱着小龙虾盒子站起来,“走了,我在隔壁KTV订了包厢。”

李洋顺手拿了桌上的一支烟问:“今晚这里不守了?”

“就在隔壁,放心,他们搞不出多大阵仗。”江梓往地上看了眼,按住他的手,“这包烟我离开过,别抽。”

李洋愣了愣:“怎么了?”

江梓顺手把桌上的烟扒进垃圾桶:“出去再说。”

今天元旦节,隔壁KTV很热闹,江梓订了一间不大不小,水果拼盘啤酒饮料要啥有啥,还让外卖小哥把烧烤送到包间来。

回到刚才那个话题,江梓才慢慢解释道:“我怀疑那个地方有货。本来都没怎么怀疑,今天龙标突然来告诉我小心点儿,最近查的严,我突然觉得不简单。”

“卧槽,那老大你……”

“龙标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但我未成年,那地方也挂不了我名,我想这几天查查看。”江梓瞄了沈雁书一眼,嘱咐了一句,“你们最近也少去那里了。”

赵顺摸着下巴说:“那不行啊,让你一个人在那里多危险,咱们老大肤白貌美的遭人觊觎。”

“嗯……”盛思卿严肃的点头认同,思索两秒后说,“我们去问问那里需不需要服务员,先混进去。”

程乾停下开啤酒盖的手,抬起头开玩笑似的讥讽道:“你们几个未成年还想搞这些七七八八的?要我说直接报警算了。”

李洋靠在沙发上跟着笑了笑:“听见没,你们这群未成年。”

“乾哥你关键时候怎么没带脑子呢。”赵顺说,“万一报警,警察来什么也没搜到,那老大就危险了,龙标那智商也不是盖的。”

江梓刚夹了一个龙虾尾放嘴里,嚼了两下含糊道:“我猜龙标是知道的,但他不想管。”

“也不行。”程乾嗒嗒两下打燃打火机对准嘴边的烟,“那李二强也不是什么善茬,既然没挂你的名,那就别管,惹火上身不好全身而退。”

“乾哥说的挺对的,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龙标会让你守这个夜场?”盛思卿抬起眼睛,朝黯淡的灯光下的江梓看过去。

江梓无辜的抬起眼睛:“这我哪儿知道?”

此话一出,几人纷纷把目光聚集到江梓脸上,江梓尴尬的咳了声:“别看我,我真不知道,可能是觉得我有这方面的天赋?”

李洋没忍住笑了出来:“是是是,咱老大小可爱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

“得了吧。”赵顺笑了笑,“龙标那个老狐狸,会这么简单?”

江梓吊儿郎当的抬起脚顺势搭在另一条腿上,挺直的脊背往沙发上一靠,抽出烟盒里的烟叼在嘴巴里懒洋洋的扯着调子:“不说这些了,我叫你们来是过元旦的,都往龙标和那李二狗方面谈,这元旦还过不过了?”

程乾灌了一口白酒:“咋不过,人生苦短,得过且过。”

“过过过,当然要过了,咱们先不谈别的事儿了,来来来。”李洋摸出茶几盒子上装着的扑克牌,三两下拆封,看向坐着的各位,“来不来?”

赵顺往中间靠拢,转头看向另外几个:“你们几个呢?”

江梓淡淡的摇了摇头:“你们玩儿吧。”

“猜也是,小可爱积极向上好少年啊。”李洋洗了两回牌,挨个挨个发,“思卿别想溜啊,今天我不想玩一晚上的斗地主。”

盛思卿嗯了声,弓着身子捡起茶几上的牌。

“小白眼狼,今天带你晚点儿不一样的。”江梓目光定在旁边的沈雁书脸上,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敢不敢来?”

此话一出,摸牌的几人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江梓低眸,唇角微微向上翘起,放在沙发边缘的手指没有节奏的抬起又敲了下去。

沈雁书脸上还是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有捏在腿上的手心微微松了一下又捏的死死。

李洋把手里的牌收拢好奇的睁大瞳孔:“玩儿什么?”

赵顺八卦的魂一下子燃烧了起来,把牌翻过去扣在桌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江梓:“老大,你用词准确一点儿,不然——”

程乾:“???”

盛思卿:“……”

“没跟你们讲,你们继续。”江梓柳叶般的双眸惊起一瞬水波,转头看向沈雁书,“在和她说话。”

“玩儿呢吧,话都说了,你给我听这个?”赵顺叹气,重新捡起桌上的牌,问另外三个,“黑桃四先是吧?”

李洋不怀好意的跟着赵顺的话,面不改色的把原句搬了出来:“他妈的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沈雁书皱了两秒的眉,很快舒展开来,她故作镇定的推了下镜框:“我有事儿,先走了。”

“这就认怂了?”江梓拉住她的衣角,“给老子坐下,我还没说玩什么。”

沈雁书欲言又止,最后只能舔了舔唇边坐下,经过两秒心头不安的揣测后,她才问:“玩儿什么?”

“打手背。”

“……”还能这么幼稚?

玩牌的几个人想笑又不敢笑,只好忍住继续走牌。

赵顺用藏着嘲笑的声音喊了句:“三个八带三和五。”

“……”沈雁书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怀疑的看了眼江梓脸上的表情。

少年好像很得意,又有点儿不羁,他咬着烟看着沈雁书低语:“怎么了?不想玩儿啊?”

“……不是。”

“上次老子看你坐在最后面看了你们班的同学玩了好久。”

当时她觉得有趣就看了好久,但没人愿意带她玩儿,而他也站在窗边看了好久。

江梓继续低语:“没事儿,别人不带你,哥带你玩儿。”

沈雁书纠结了会儿说:“我反应不够,怕你把我手背打肿。”毕竟她明天还要去小龙虾店帮忙。

“那要是你把我手背打肿怎么办?”江梓动了动细长的手指,一下又一下敲着沙发边缘,灼灼柳叶眼似火,没过多久便侵袭到沈雁书周身,她只觉这股热流一直窜到脖子,再到双颊。

他的微笑唇很甜
他的微笑唇很甜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