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被皇帝退婚后我搅翻朝堂

第七章齐家

发表时间:2022-07-24 16:11:56

《大周外史》记:大周开国两百年,明君贤相频现。自太/祖开国,经太宗、建元,三代帝王皆励精图治,发奋图强。将在,除西北偶或有回鹘之忧,辽东偶有戎狄犯境外,堪称河清海晏、国泰民安。建宣帝膝下子嗣不丰,唯三子一女。三子皆为贤妃邵氏所出。长子秦令楚自太/祖开国,经太宗、建元,三代帝王皆励精图治,发奋图强。届时,除西北间或有回鹘之忧,辽东偶有戎狄犯境外,可谓河清海晏、国泰民安。。


推荐指数:★★★★★
>>《被皇帝退婚后我搅翻朝堂》在线阅读>>

《第七章齐家》精选:

《大齐外史》记:

大齐立国三百年,明君贤相频出。

自太/祖开国,经太宗、建元,三代帝王皆励精图治,发奋图强。届时,除西北间或有回鹘之忧,辽东偶有戎狄犯境外,可谓河清海晏、国泰民安。

建元帝膝下子嗣不丰,唯二子一女。二子皆为贤妃邵氏所出。长子秦令楚于襁褓之中便被抱养于皇后齐氏膝下,与帝后唯一嫡出公主自幼同吃同住,姐弟二人感情甚笃。令楚亦只认齐氏为母,与邵氏多有疏远。

建元十年,齐皇后薨,谥号孝贤。令楚与公主日夜哀恸,伤心欲绝,其孝感天下,帝赞之纯孝。

帝之次子令韩,自幼才思敏捷,文采飞扬,甚得帝宠,帝称其早慧。

帝之嫡长女令楠,不同于众闺阁女儿,虽有绝色之资,桃花之艳,却自幼尚武,喜刀剑,厌红妆。且聪慧异常,擅兵法,有过目不忘之能。帝甚爱之,幼时常带于左右,以致上朝、批阅亦皆随侍身侧。

建元九年,公主于京郊打猎,偶遇随辽东大将军回京述职的骠骑将军凌云,一见钟情,遂请帝赐婚。

凌云本为孤儿,骁勇异常,更生得面如冠玉,长身玉立,英姿飒飒,气宇不凡。自幼被辽东将军收养于膝下,禀性纯良,为人刚正。帝喜,遂赐婚。

建元十四年,公主诞下一女,帝大喜,亲去公主府看望母女二人,并赐此女名灼华,封太安郡主,正三品,双俸双禄。

建元十五年,帝崩于南巡途中。嫡长公主令楠一面调兵稳定京中局势,一面率众南迎帝归。后用雷霆手段压制贤妃一党,保令楚继承大统。年号雍和。

雍和帝继位,依规守制,并未以私心封其生母邵氏为圣母皇太后,而尊为贤太妃。

封令楠为超品镇国长公主,封地系辽鲁产盐之地,赐龙吟宝剑一柄,监察百官,有先斩后奏之权。

封令韩为靖王,封地西北,命其携贤太妃不日起程。

贤太妃体弱,薨于西去途中。雍和帝大恸,于乾坤宫阶前叩拜,掩面恸哭数日。

彼时,辽东将军乞骸骨,帝遂封驸马凌云为辽东大将军,合并鲁地军兵统管麾下。

雍和三年,辽东戎狄犯境,镇国公主请命随夫出征。帝不忍其受军旅之苦,拒。公主三请,其意甚笃。帝无奈准奏。遂接时年五岁的太安郡主入宫,教养于帝之祖母,建元先帝生母,睿懿太皇太后膝下。太子秦昊元时年八岁,亦同伴于太皇太后膝下承欢。

帝每每见此双小儿女,不禁感怀幼时与镇国公主承欢齐皇后膝下之景,感叹良久。竟生出搓合二人之心,遂写信问询公主驸马。

公主回信应允,但顾虑二人年龄尚幼,亦或可做两小无猜之情,请帝只下圣旨,暂不召告天下。帝准。遂下旨封太安郡主凌氏灼华为太子妃,昊元正妃嫡妻。此旨颁后未见天下,但朝臣上下,内外命妇皆知此旨。

帝日夜思念公主。无奈,辽东战事不断,公主驸马决意戍守辽东。

雍和五年元月,帝病重。恰辽东战事又起,甚为艰苦激烈。

雍和五年二月二十七,帝崩。太子昊元继位,时年十岁。其生母王皇后晋为太后,垂帘听政。年号顺平。

雍和五年六月初七,辽东大败,公主驸马战死。

七月十八,睿懿太皇太后薨于坤和宫。

同月十九,太安郡主奏请王太后,欲移居京郊栖霞山伏云庵,为太皇太后及公主驸马祈福超度。王太后不舍,郡主三请,太后准奏。

同年九月初九,凌驸马之副将柳龙啸率凌家军大败戎狄,一鼓作气,直捣王庭,迫使戎狄萧氏北撤数百里,弃城池无数。

十月,戎狄请降,献城池十座,绢银五十万匹两,并允诺称臣纳贡,岁银十万。

王太后与朝臣共议,准降。

雍和五年十二月初三,副将柳龙啸护送镇国公主、凌驸马骨灰入京。自平城起,每过府县皆有父老率子弟设香案跪迎,一路哀悼悲戚之声不绝于耳。至京城,更有数万百姓出城十里跪迎,哀恸遍野,悲声震天。

太安郡主哀哭数日不绝,悲痛泣血,众人闻之无不落泪。天子、太后同来吊唁,见此情景心中不忍,亦皆落泪。

天子当场破旧例加封太安为一品郡主,原镇国公主之封地食邑、侍卫亲兵皆赐于太安。额外又赐宫女内侍数十名以照顾郡主起居。旨意一出,世人无不称颂天子贤德,太后慈爱。

顺平元年,柳龙啸受命任辽东大将军,于元月元日回辽东戍守。

……

大齐末年,太史公修史,多用春秋笔法,却一字寓褒贬,更或者明褒暗贬,字字杀机。

……

齐府书房内,当朝次辅齐正清,目送着大儿子亲送耿御史出去后,便看向坐在一旁的二儿子。

“耿良忠所说之事,你如何看?”

齐中釆虽面色沉稳,眼中却有些犹疑不定:“儿子虽听耿御史如此说,却不知真假。不若等大哥回来一起商议一下。”

齐正清垂目不语,端起茶碗喝了一口。不一会儿,齐中文送客回来。齐正清抬眼看他,问道:“送走耿御史了?”

“是,儿子亲送耿大人上轿。”齐中文垂首答道。

“你对刚刚耿御史所说之事如何看?”

“儿子……”齐中文想了片刻道,“如若真像耿御史所述,那王相之子真可谓胆大包天。但,太安郡主虽与我们齐家有亲,怎奈王首辅现今正是如日中天烈火烹油之势。父亲虽为次辅,可终究……”

齐中文住了口,因为他看到父亲已经不耐烦地放下茶碗,伸手冲他兄弟二人挥了挥,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你二人回去休息吧。少枫留下。”

齐正清开口赶人,只留下嫡长孙齐少枫。二人不敢怠慢,忙行礼告退。

看着兄弟二人的背影,齐次辅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齐家百年大族,曾人才辈出,更出过两位皇后,数位阁老。

怎奈,到了他儿子这一辈,竟皆资质平庸。次子貌似沉稳谨慎,却实为缺乏主见,凡事皆听父兄。以其才能,也只能在户部混个不入流的小官。饶是如此,他竟还多有抱怨,自认为被大材小用了。

长子倒稍好一些,可惜到底眼界狭窄人云亦云,且没有担当。现做到吏部正五品郎中便已然到头了。不过他倒是个识趣的,自知才能有限,倒不敢随便胡乱掺和。

至于他的嫡长孙齐少枫,齐正清转头看去,见他正眼观鼻,鼻观心,立于身旁,长身玉立,气定神闲。不禁暗暗点头,就冲他小小年纪竟有这份沉稳,未来大有可期。

少枫自幼便有神童之名。历乡试、府试,一路过关斩将。不过弱冠之年,便已于去年殿试被取中一甲探花郎,成为天子门生。现任翰林院编修,天子近臣,常被顺平帝召见讲解经籍,前途不可限量。齐家百年基业当真要靠他去撑了。

书房门外,齐中采走了十数步之余后方才敢开口冷笑道:“兄长养的好儿子,弟弟我自愧不如。”

齐中文似是未听出话中的讽刺之意,面上一片泰然,笑着应道:“贤弟过奖了,过奖了。”

仿佛一拳打到了棉花上,齐中采只得面上愤然,转身拂袖而去。

齐中文面上依然一派平和,目送着中釆走远后,方才回头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然后转身回自己的东跨院去了。

他当然明白弟弟的不甘与嫉妒,也知道刚刚那话中的挑拔之意。可现如今齐家全靠父亲支撑。他与弟弟才能平平,万不可能支撑起这百年大族。父亲已年逾花甲,心身俱不如从前,下任掌舵之人唯有少枫担当。自己虽是少枫的父亲,却不能拖他的后腿,更不能拖整个齐家的后腿。

……

书房内,齐正清指了指自己下首的一把椅子。

“坐吧。”

少枫施礼,端坐。

“你怎么看?”

还是刚刚问父亲和二叔的问题,少枫自知这是祖父的考较。

“孙儿认为这是个机会。”

“哦?怎么说?”齐正清垂眼撇着茶碗里的水沫,看不出情绪。

“王致为建元十三年的进士,未至不惑。祖父却是建元元年的状元,已逾花甲。为何祖父仍屈居次辅?”

“放肆。”齐正清拖着长音斥了一句,又缓缓喝了口茶。

少枫也没有多少害怕的样子,嘴角微扬,拱了拱手,语气中带着三分耍赖:“孙儿无状,请祖父恕罪。”

“继续。”

“是。”少枫继续道,“王氏太后垂帘听政把持朝政多年,与其兄王致德能俱为平庸,却刚愎自用独断专行。更兼扶植王氏子弟,广植党羽,无才宵小之徒,趋炎附势之辈竟满布朝堂。

“当今陛下贤明仁厚,礼遇众臣,实有成为一代明君之德。

“我齐氏一脉自大齐开国起便有从龙之功,世代忠君爱国,竭智尽忠。更出了孝贤皇后,以及祖父这样……”

“说重点!”齐正清瞪了少枫一眼,打断了他后面的马屁。

少枫低头摸了摸鼻子,又道:“重点就是,祖父的心愿,无非八个字,‘遏制王氏,还政于帝’。当今已年满十八,眼看着又要大婚,可太后仍未有还政之意……”

齐次辅轻哼了一声,放下茶碗。

“这和今日之事有何干系?难不成凭此事就想推倒王氏?笑话!”

“干系嘛,倒是不大。借此推倒王氏更无可能。不过,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王氏一族最近恐是得意忘形了,破绽百出。我们也不妨帮他加上一把火。多行不义,到时候自是神仙也救不得他了,毕竟这民意不可违呀。”

“就这些?”齐次辅牵了牵嘴角,不甚满意地问道。

“这些都是为公。”

“那为私呢?”

“祖父就不想当一当这首辅?”

“混帐!”齐次辅虽然斥骂,却犹带着一丝笑意。

“祖父息怒。”少枫嘻笑道,“这些年来祖父带领齐氏一族韬光养晦,处处避让,不就是为等陛下长大成人嘛。王太后本在两年前陛下十六时就应还政,可非要等王家女长成,陛下大婚,硬生生拖到了十八。饶是已定了婚期,太后亦没有还政之意。祖父您这是着急了。虽说当首辅的话是句玩笑,可您却是不能看着王太后这样一天天地拖着陛下,更不想看着一个尸位素餐之徒觍占首辅之位,颐指气使。”

“一派胡言。”

“孙儿思忖着,祖父是重情重义之人。我那姑祖母孝贤皇后早薨,表姑母镇国大长公主为国战死,这世上唯留下太安郡主这一点血脉。凌驸马本就是孤儿,族中无人。今夜王致之子行径着实过分,祖父这是也有怜惜郡主孤苦,有想为郡主出气的意思。”

“在你看来,我竟是如此心软之人?”

“祖父自是慈爱。”

“哈哈哈哈哈……”齐次辅边摇头边笑,“真真是个痴儿。不过说得也不是太差,要比你那父亲、二叔好太多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慢慢踱步。齐少枫忙起身侍立。

“这些年王氏得意太过,我处处避其锋芒。又以三朝元老、孝贤皇后之兄的身份勉强牵制。为何?正如你所说,一是待陛下成人。这二嘛,便是待太安郡主长大。”

“太安郡主?”

“对。”齐清正虽已花甲,却精神矍铄,步履稳健,双目如电看向少枫。

“你所言不错,我确实有心看顾孝贤皇后的唯一血脉。可你又有所不知,先帝当年曾下过一道圣旨,将太安郡主赐婚给当时还是太子的当今圣上,封其为太子正妃嫡妻。”

“怎么会?”少枫大惊。

“既有圣旨,为何京中无人提及?”齐少枫深觉此事不可思议。

“当年镇国公主顾虑太安郡主与当今陛下年龄尚小,只请先帝先下圣旨,却未诏告天下。后来嘛……”

齐正清冷笑一声,“谁又敢提及?当年之事太过久远,你那时也不过十岁。再者如今王氏当政,打压异己,更兼对此事有意隐瞒,知情的老臣为自保,也都不敢提及。”

“祖父的意思是揭出此事,扶太安郡主夺后?毕竟,太安郡主只有我们这一门至亲。”

“说你是痴儿你还不信。”齐正清摇头,“多年来这赐婚圣旨之事从未被人揭出,王太后圈养郡主多年,此时又大张旗鼓地纳王氏女为后,种种迹象皆表明王氏对此有恃无恐。可见这道圣旨大概是难见天日了。”

“您是说先帝的赐婚圣旨已被太后所毁?”

“这我倒是不知。不过,太安郡主在王太后的监视下长大,她那儿的一针一线恐都已被调查仔细了。这道圣旨凶多吉少。”

“既无圣旨,祖父为何又说等太安郡主长大。”

“虽无圣旨,可这京里稍有些年岁的人物都知晓此事,尤其是那些宗室长辈。即使不能将太安郡主推上后位,却也足可以搅起京城的风云。这对王氏还政于帝有莫大的帮助。

“况且,今日太安郡主的表现着实让我惊喜。不管她是被逼迫致极奋起反抗也好,还是早有谋划借此发声也罢。总之,太安这么多年竟能护住了龙吟宝剑,又有一队侍卫效忠,这对一个十五岁的少女来说已是十分不易。

“即使赐婚圣旨已无,但她对我们也是大大地有用。只是……”齐次辅转而声音渐低,似是沉思自语道,“如若真是借此发声,她又所图为何?难道真是为了后位?那圣旨……”

沉吟片刻,齐正清又看向少枫道:“你妹妹少棠是个好的,嘱咐一下她留心郡主的动向。”

“是。不过太安郡主多年深居简出,从未在京中露面,少棠恐也有心无力。”

“无妨。如若真如我所猜测,郡主是借此事发声,那她后续必然会有所动作。如果只是逼不得已不平而鸣,那结交不上也不怪少棠。”

……

齐少枫回到自己的正听斋时已是丑时。碧云忙接过他的披风,又回身吩咐小丫鬟去倒热茶,自己则亲手拧了热帕子服侍着少枫擦脸。

少枫随手将用过的帕子扔进了手盆,冲碧云挥了挥手道:“今夜不必值夜,下去吧。”

碧云福身称诺,临走时又仔细检查了烛火、门窗。一回头正见少枫靠在床上发呆,烛光下公子面如美玉眉眼如画,看得她不禁双颊一红,忙捂着乱跳的心口转身出去带上房门。

少枫已弱冠之年,因学业为重尚未娶亲。但正值血气方刚,对男女之事又怎会不知,只是并不十分贪好罢了。

碧云知道,少枫是看中自己沉稳妥贴方才抬举自己为通房,且其身边这两年也只有她一个,她便愈发要自尊稳重才是。

齐少枫靠在床上出了会儿神,仔细想了想幼年时见太安郡主的情景。脑海里不过浮出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模样并无其他记忆。

那时太安郡主养于宫中睿懿太皇太后膝下。虽是亲戚,却不能常见。

今夜之事究竟是太安郡主有意发声,还是因为逼迫不平而鸣呢?齐少枫伸手敲了敲床板。如若真是有意发声,那太安郡主下一步又意欲何为?

被皇帝退婚后我搅翻朝堂
被皇帝退婚后我搅翻朝堂
戎马一生的镇国长公主与驸马,遭太后设计陷害殒命于戎狄之手。其遗孤太安郡主自小年起便步步为营设下一盘复仇棋局。两道先帝遗诏,一把尚方宝剑,众人皆可为棋子,亦在内执子之人……户部尚书贪墨,引发出当初通敌通敌一案,诛九族。兵部尚书自尽府内。擅权首辅被毒死狱中。当朝太后怒急呕血,命不久矣……以做为饵,以己为棋,一切好像尽在完全掌握。靖王府嫡次子秦昊轩,身份高贵的,却于襁褓中不得已骨肉漂泊江湖。我以为助人为乐废了窥觑太安郡主的草包,却不想反坏了人家的棋局。“倒不如我以做为子助你赢下此局如何?”心中想的却如何让她分不开自己这枚小大伙计钱嬷嬷的腰此刻几乎快要弯到地上,双手亲捧着托盘恭恭敬敬将三块云锦样子呈给了对面的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