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八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38

早上下了一场雨,雨势得多忽然,树上的桂花撒了一地,热气也随着褪尽,空气中是雨水溅到地上卷出来的灰尘味。没办法去操场饭后散步,卿月放下自己手里的练习题,从前门走回去站在外面走廊上望着雨呆呆。她还挺不喜欢雨天的,淅淅沥沥的雨声掩盖住住人声、噪音,只余下树叶没办法去操场散步,卿月放下手里的练习题,从前门走出去站在外面走廊上看着雨发呆。。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八章》精选:

晚上下了一场雨,雨势来得突然,树上的桂花撒了一地,热气也随之褪去,空气中是雨水溅到地上卷起来的灰尘味。

没办法去操场散步,卿月放下手里的练习题,从前门走出去站在外面走廊上看着雨发呆。

她还挺喜欢雨天的,淅淅沥沥的雨声掩盖住人声、噪音,只剩下树叶和雨滴的合奏,整个人都跟着平静下来,思维也开始停滞,这种天气真适合缩在被窝里美美睡上一觉。

卿月很少会有思念的情绪,平时很少给家里打电话,他们家好像一直都是这样,每个人都很独立,有自己的生活,除非有事,不然不会联系彼此。

天被乌云笼罩着,像一块被墨晕开的白布,卿月抬头看了看,天空被教学楼隔成了一块小小的方形,她突然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存在。

这种时不时就会涌入脑海的渺小感让她很低落,感觉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更不知道自己坚持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

她不想为了证明自己而活,可偏偏她一直都处于这个桎梏中,无法脱身。

林渠斜坐在座位上,左手托着下巴,看向外面的卿月。

此时此刻她在想什么呢?他不得而知,可是他好像能感觉到她的落寞。

教室里有人在为了难题而烦恼,有人在为了明天早起而忧愁,有人在为了没带伞要淋雨而悲伤。

似乎所有人的情绪都随着这场雨,不断发酵,最后都化成水汽升腾,消散在空气中。

放学前十分钟,有人轻声说了一句,语气里带着欣喜:

“雨停了。”

不少人都听到了,顺着声音抬头看了看窗外,雨后的空气都十分清新,月亮也比往常明亮,刚刚那些发散出来的多愁善感也戛然而止。

卿月盖上笔帽,仰着头活动了一下脖子,赶在下课前完成了今天的所有学习计划,明天又要开始重复循环前一周的生活。

窗边的柜子上落了一片树叶,兴许是被风挂进来的,卿月拾起来看了看,心血来潮在树叶上写上日期,以及“一个雨夜被迫脱离组织的叶子:)”这句话,随手夹进了一个笔记本里。

她总是会有一些突然冒出来的,稀奇古怪又可爱的想法。

比如家里有一些她从路上捡来的奇形怪状的石头,上面被她画上了不同的图案,可能是一个独眼外星人,也可能是一朵凭空想象出来的花。

这是她独自面对世界时,心里保留的秘密花园,里面开满了充满生机的花,种满了郁郁葱葱的树,只不过从不对外开放。

但只要留意观察,其实也能窥探一二。

课程任务越来越重,作业也越来越多,六班是理科实验班,各科老师都很看重他们,所以他们的任务比其他班还要多。

充实又枯燥的日子总是会让人忘记时间的刻度,一转眼就临近月考了。

卿月这段时间忙得飞起,体育课都抱着整理的笔记坐在树荫下啃。

第一次月考对她很重要,只有考出让自己满意的成绩,她才能有更多信心去面对后面更繁重的挑战,也能更有底气去面对李芝兰。

禾羽也被她感染,跟着卿月一起学习,感觉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连超市都很少去,人都瘦了两斤。

这天下课,卿月还在看一道题的答案,整理思路,禾羽突然激动的抱住她。

“感谢老天爷,让我拥有你这个同桌!”

卿月转过身看了她两眼,眼睛里写满了疑惑。

禾羽直起身,转而把住她的肩膀,眼睛里闪着莫名的光芒。

“刚刚我陪林溪去了趟医务室,顺便上了个秤,我瘦了!整整两斤!”

“那真是恭喜你啦~”

“全靠这段时间被你感染了,废寝忘食的学习,才有了今天的我!感谢组织!以后……”

还没等她说完,身后冷不丁传来一句:

“我怎么没看出来你瘦了?这不跟以前没差吗?脸上的肉还是那么多。”

都不用转身,禾羽就听出来是谁的声音。

左手抄起桌上的本子,卷成圆柱状,猛地一转身拍在杨逸的侧腰上,打得他措手不及。

“怎么还急了,实话都不让人说?”

卿月往后挪了下椅子,双手抱在身前,叹了口气又摇了下头,轻睨了他一眼,心里狂吐槽怎么会有这么会精准踩雷的人。

杨逸一边躲禾羽的疯狂攻击,一边逃向教室后面,最后把刚从外面进来的林渠一把拽在身前。

“林渠,你给我让开,今天我不收拾他我跟他姓。”

“水哥,救命,她疯了。”

林渠一脸无辜的抬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想帮杨逸。

“有本事你别躲啊,不是实话吗?怕什么?”

杨逸死死拽住林渠的衣服,卿月在座位上看得津津有味,林渠向她投去一个救命的眼神,卿月没理,只是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帮不了,微微一笑接着看戏。

最后还是禾羽累了,这场闹剧才得以收住。

等禾羽回座位了,林渠才问杨逸又怎么招惹她了。

“我冤枉,就是说了句实话而已,她刚刚说她瘦了两斤,我就说了一句没看出来。”

“就这样?”

杨逸十分肯定的点点头,坚定的说:

“对啊,就这样。”

“你确定?”

杨逸挠挠头,带着点犹豫补充道:

“好像还说了一句她脸上肉多……”

林渠听完拍了拍他的肩,一脸看白痴的表情。

“该打。”

然后拿起水杯去接水了,留下懵逼的杨逸。

“这也能惹到她?脸上肉多怎么了,脸上肉多……不是挺可爱的吗……”

禾羽其实没想生气,但是她真的很在乎自己的体重,好不容易掉了两斤这狗东西还要扫兴,再加上杨逸真的很喜欢泼她冷水,她越想越气。

卿月轻轻拍拍她的背。

“别气了,不值得。”

“我委屈,为什么他每次都这样,明明知道……算了,就这样吧,懒得理他。”

卿月不太喜欢探听别人的隐私,其实她看出来一点苗头,但禾羽现在不想说,她也不打算问,只是安慰道:

“好啦,我都看出来你瘦了,男人嘛,是这样,都是傻缺,不生气了嗷~”

禾羽不太想说话,扯出一个笑容回应了一下,又低着头拿着笔在草稿本上乱画。

卿月叹了口气,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倾身抱了抱她,又摸了摸她的头。

林渠都喝完水准备掏出下节课的书看看了,杨逸还在发呆。

“水哥,你说我要不要哄哄她啊,好像她真的挺生气的。”

林渠继续翻开书,顿了一下才回答他:

“逗她可以,但是次数多了,也会伤人,没有人会一直愿意在原地等你。”

听完这话杨逸更抑郁了。

他和林渠初中是一个班的,都喜欢打篮球,一来二去就熟起来了,偶尔林渠也会带上林溪和禾羽跟他们一起吃饭,大家就这么认识了。

杨逸个头跟林渠差不多,人也比较自来熟,初中他们球队拿了冠军,晚上组了个局一起庆祝,林溪禾羽也在,禾羽也是个自来熟的,俩人简直就是对方的翻版,一碰即和。

后面吃完饭又转场去了KTV,都玩得很疯,禾羽中途去厕所的时候被一个醉汉缠住了,也没带手机出来,整个人怕得不行,缩在厕所外面的墙角。

正准备大喊救命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杨逸一拳就把那个醉汉揍倒了,然后伸手把她拉起来,问她有没有事,把她护在里侧带她回了包房。

他们俩都没有跟大家提起刚刚发生的事,不想破坏气氛,杨逸很照顾她的情绪,递了杯温水给她,禾羽才慢慢缓过来。

晚上回家,禾羽躺在床上,回想起发生的一切,黑暗嘈杂又令人窒息的瞬间,少年的身影永远留在了她的心里。

少女从此有了心事,不曾向人说起。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