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十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39

期中考十一点半就结束了了,家长会定在上午两点,但是了有好些家长都了到校门口候着了。禾羽的父母但是就在江城本地工作,平常都很忙,上午的家长会是她妈妈来,但也仅有下午晚上下班之后才能回来,下午她们俩但是在食堂吃的。回寝室卿月就去阳台上给奶奶打了个电话禾羽的父母虽然就在江城本地工作,平时都很忙,下午的家长会是她妈妈来,但也只有中午下班之后才能过来,中午她们俩还是在食堂吃的。。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十章》精选:

月考十一点就结束了,家长会定在下午三点,不过已经有好些家长都已经在校门口候着了。

禾羽的父母虽然就在江城本地工作,平时都很忙,下午的家长会是她妈妈来,但也只有中午下班之后才能过来,中午她们俩还是在食堂吃的。

回寝室卿月就去阳台上给奶奶打了个电话,没人接,只能拨通了小姨的电话,问问什么情况。

“喂,小姨,你知道奶奶在干啥吗?我刚刚给她打电话没人接。”

“没事儿,可能没听见,我带她出门玩了。”

“啊?怎么没人跟我说一声?”

“害,这不你高叔叔昨天才说手上有两张峡谷的门票,但是临时有事去不了了,就让我带着你奶去玩儿一趟。”

“哦,好吧,那卿阳在家吗?我还说月假回家呢。”

“卿阳我让她去你张姨那儿待两天,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家估计得饿死,家里没人你就待在江城吧,顺便出去玩玩,待会儿我给你转点钱,和同学去吃点好吃的,买点衣服。”

“没事儿,我钱够用了,那我下个月再回家吧,你们好好玩儿,不用担心我。”

“好,下个月放假我有时间就开车来接你,先这样吧,小姨在开车。”

“好,注意安全,玩得开心,挂啦。”

禾羽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看卿月打完电话进来了,连忙问:

“怎么样,月崽?回家吗?”

卿月摇摇头。

“不回了,我小姨带我奶奶出去玩了,家里没人。”

禾羽开心的蹦起来,过去抱住卿月。

“好耶,那你可以跟我回家了!开心!”

卿月有点不好意思,她长这么大很少在别人家住,有些犹豫。

“会不会不太好,你之前有跟叔叔阿姨说过吗?”

“哎哟,你放心,我家平时都没人在,他们俩忙死了,我都很少见到他们,而且我爸妈肯定贼喜欢你!”

“那我待会儿去买点水果吧,感觉空着手怪怪的,要不要……”

禾羽连忙举起右手,打断了她要说的话。

“打住,姐妹,真不用,你能跟我回家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好吧。”

离家长会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她们已经默认放假了。

禾羽开始葛优瘫玩手机了,准备等他妈妈到了再接她去教室,不过她估计以她妈妈的尿性,得踩着点来。

卿月对手机没有什么依赖,除了联系一下朋友家人,好像也没有什么需要用到手机的地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看之前那本因为考试搁置的书。

差不多两点半,禾羽还没有收到她妈妈的任何消息,怕她忘记了,立刻打了个电话。

“喂,妈妈,你到哪儿了?”

“放心,我没忘,我和你张姨林叔在一起的,应该快了。”

“啊?你没开车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妈的开车技术,你爸也不放心我一个人开车来啊。”

“那我怎么回家啊?”

“哎呀,你张姨说林溪待会儿要去钢琴班,晚点你林叔才开车去接她,你和林渠刚好可以坐下。”

“不是,我还有……算了,待会儿再说吧,先这样,挂了。”

卿月看她挂了电话,垂头丧气的瘫着,关切问道:

“咋啦?看你一脸烦躁?”

禾羽甩了甩手。

“没事,就是我妈没开车来,跟林渠他爸妈一起来的,车坐不下。”

“那……”

“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小事儿,待会儿我们打车回去。”

“噢。”

禾羽突然想到什么,整个人又恢复了精神,蹭得一下坐直。

“不对,我们就坐林叔的车~”

“啊?”

“没事,走吧,我们先去校门口,带你先见见我妈妈,差不多该到了。”

“行,走吧。”

林溪早早的就候在校门口,准备迎接他们家皇后娘娘,没多久就看见熟悉的车停在了不远处,赶紧走过去。

林母还准备给她打个电话,就有人敲了敲车窗。

“妈妈,我已经等你好一会儿了~”

林母赶紧下车,抱了抱宝贝女儿,又摸了摸林溪的脸,一脸心疼。

“你是不是又瘦了,学习虽然重要但也要把身体搞好啊。”

林溪无奈的笑笑,每次她妈妈见到她都要说她瘦了,明明最近她还重了一斤,不想再听这些话,赶紧转移了话题。

“诶,王姨,您也一起坐车来的啊,我还以为是禾叔来给小羽开家长会呢。”

“是啊,你禾叔抽不出时间,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开车,就只能蹭车来啦。”

“噢,小羽可能还没出来,我待会儿先带您一起过去。”

“还是小溪懂事,我都跟禾羽这丫头说了要到了,也不知道出来接一下她老妈。”

林溪走过去挽上王情的胳膊,又蹭了蹭。

“哎呀,这不是小羽跟我提前发消息了,说她可能要晚点,让我来接您嘛~”

林溪除了在林渠面前是个暴脾气之外,很懂得怎么讨长辈开心,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林渠为何会一败涂地的原因之一。

林父停好车之后也走过来,摸摸林溪的头。

“乖女儿是不是瘦了,这……”

林溪又跳到林父身边,止住话题。

“好了爸爸,我知道在你们心中我永远是最瘦的,刚刚妈妈已经说过了,我发誓我有好好吃饭。”

“那就好,林渠呢?怎么没见他人?”

“不知道,他就给我发了个消息说他有事,让我带你去他们班。”

“他能有什么事儿,也不知道出来接一下。”

“哎哟,这不是有我吗,走吧,三位家长,下面由我,林导,带你们入场~”

他们刚走到教学楼下面,禾羽也拉着卿月到了,禾羽远远地就看见了自家妈妈那狂野的卷发,扶了扶额。

林溪看见她们,连忙指了指。

“王姨,小羽来了。”

禾羽上来就是一句吐槽:

“我亲爱的母亲大人,您今天的发型怎么回事,是不是过于狂野了?您看看张姨,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王情听完就想抬手给她一巴掌,这丫头真是做啥啥不行,怼她老妈第一名,为了家长会她可是特意花心思打扮了一番。

“就知道拿你妈开涮,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一旁的卿月看着他们,有些羡慕这种对她来说陌生却美好的亲情。

禾羽把卿月往她身边拉了拉。

“妈妈,张姨林叔,这是卿月,我同桌,这次月考如果考得好全靠她,她可厉害,可能比林渠成绩还好~。”

卿月连忙问了个好:

“叔叔阿姨好,我是卿月。”

禾羽又给卿月指了指林溪。

“卿月,这是林溪,林渠她妹,也是我好朋友,之前就想带你们认识认识了。”

林溪挑了下眉,一直想找机会认识一下的人终于见到本尊了,说来也是奇怪,她这段时间找了好几次禾羽,每次都刚好和她错开。

“你好啊,卿月。”

“你好,林溪。”

他们的爸妈都是很热情的人,听完禾羽的介绍,看了眼卿月,这姑娘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皮肤白白的,挺招人喜欢。

善意冲她笑了笑,又寒暄了几句,一行人一起往教学楼走去。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