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十一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39

林渠实际上没什么事,杨逸心情好,拉着他上网吧,看在他连续受到打击的份上没表示拒绝,家长会快就了这俩才赶回去。林父了坐他位置上了,林渠走过去的打了声打招呼。“爸。”林父循声抬头,白了他几眼,语气不太好。“去哪儿了?才来。”林渠顺口一答:“没去哪儿,您林父已经坐他位置上了,林渠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精选:

林渠其实没什么事,杨逸心情不好,拉着他上网,看在他接连受挫的份上没拒绝,家长会快开始了这俩才赶回来。

林父已经坐他位置上了,林渠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爸。”

林父闻声抬起头,白了他一眼,语气不太好。

“去哪儿了?才来。”

林渠随口一答:

“没去哪儿,您儿子废寝忘食准备考试,昨天没睡好,宿舍补觉呢。”

“我信你才怪,我还不知道你,你还废寝忘食准备考试?真当你爸我白活这么多年?”

林渠懒得解释,实话实说只能火上浇油,自觉的退到后面,贴墙站着,远离林父。

老陈夹着一个黑色的笔记本,提溜着他的小水杯,从前门进来。

家长会他们也要跟着旁听,家长坐座位上,学生站后面,家长没到场的就自己坐座位上。

这次家长会到的比较齐,他们班加上卿月就四个人的家长没来。

林渠看卿月坐在座位上有点意外,他没想到她家长会不来,毕竟第一次家长会,都会比较注重,没特殊情况不会不来的。

王情看家长会都开始了,卿月家长都没来,轻声问她:

“卿月,你家里人没来吗?”

卿月轻声答道:

“嗯,他们都在外地,赶不回来,我不是江城人,这边没亲戚,所以没人来。”

“那谁照顾你啊?”

“我小时候是奶奶带大的,后来从初中开始就一直一个人在外面读书啦,挺大个人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

王情有点心疼卿月,尤其是听到卿月用这么平淡的语气回答,做母亲的都很敏感,能感知到孩子的情绪和想法。

虽然他们平时很忙,偶尔也顾不上禾羽,但至少禾羽是在他们身边长大的,从来没离开过他们。

卿月却早早地就一个人在外地念书,也不知道半大点的孩子怎么学会照顾自己的。

带着些怜爱摸了摸卿月的头。

“以后多来阿姨家玩儿,禾羽这丫头就应该多跟你学习学习,她成天没个正形。”

卿月笑了笑。

“阿姨,禾羽挺好的,还有就是其实这次月假可能就要去叨扰您了,她还没来得及跟您说吧……”

“那敢情好,正好今天阿姨我有时间,给你露一手。”

“好~”

一开始想到要去禾羽家,卿月是有些拘谨的,她不太善于交际,害怕自己不会说话,但看到王情之后感觉很亲切,一下子就释然了。

虽然禾羽妈妈的发型确实有点狂野,但是她真的很温柔,卿月不太喜欢别人问自己一些隐私的问题,但她不反感禾羽妈妈的问题,而且有被温暖到。

有点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快从心里接受禾羽这个朋友了,禾羽性格和王情简直一模一样,不愧是母女。

卿月在心里由衷地感叹到“在爱里长大的孩子,真好。”

讲台上老陈摊开笔记本,调整好投影仪,开始说话了。

“各位家长好,我是六班的班主任,陈书理,这是分班之后第一次召开家长会,正式开始之前,希望各位家长能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

首先非常感谢各位家长配合我们的工作,抽出时间来参加。本次家长会呢,主要就之后的一些教学规划和工作安排,以及规章制度,给各位家长做一个简单的介绍,也是为了加强一下家校联系,促进同学们的发展。下面先说一下……”

整个家长会都是老陈一个人在说,内容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些老生常谈的东西,有些家长都被念困了。

卿月坐在座位上也没听,随手抽了本书来看,余光瞟到禾羽妈妈无聊到开始涂涂画画,画的一些很简单的小动物,有些可爱。

越发觉得禾羽像她妈妈了,连小动作都是一模一样的。

王情不像林渠爸妈是大学生,她学历不高,读到高中就辍学了,以前也不是什么爱听课的好学生,冷不丁往这儿一坐,曾经那种被学习支配的感觉让她觉得烦躁。

再加上老陈讲的东西真的很无聊,她觉得也没什么好听的,就抽了根笔,开始在禾羽本子上随手乱画,打发时间。

看见卿月盯着她的“画作”,还有点不好意思,停了笔。

卿月轻笑一声,用气声说道:

“阿姨,您画的挺好的,很可爱~”

王情打了个哈欠,更难为情了,凑近卿月耳边说了一句:

“你们这班主任从高一到现在,一点变化都没有,每次都能把我说困,太无聊了。”

卿月看了看钟,已经四点半了。

“应该快结束了,老陈教语文的,是啰嗦了点,哈哈。”

四点五十,家长会终于结束了,老陈刚说完结束语,王情就忍不住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腰,一边揉一边叨叨:

“可算是说完了,我这老腰都要坐断了。”

卿月捂嘴笑了笑,禾羽妈妈真的太可爱了~

王情揽着卿月肩膀,亲切的说:

“走吧,回去给你们做大餐~”

禾羽从后面走过来,看到她妈妈揽着卿月还觉得有点神奇。

“妈妈,卿月月假……”

王情冲她摆摆手,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

“知道了知道了,卿月刚刚跟我说了,走吧,今天你老妈给你们露一手~”

禾羽更震惊了,她妈妈已经很久没在家开过火了,今天怎么这么好兴致要下厨了?

“您不是很久没下厨了吗?做的饭还能吃吗?”

王情一巴掌拍在她背上,没好气的说:

“你这丫头怎么回事?能不能从你嘴里听我点好了?”

禾羽调皮的做了个鬼脸,然后挽着卿月往外走去。

“你看吧,我就说我妈一定很喜欢你~”

“我也挺喜欢你妈妈的,你们俩好像,都很可爱。”

“我反对,我明明比我妈更可爱。”

“行行行,你最可爱。”

刚出教室就看见林渠插着个口袋,站在林父旁边,禾羽笑着上前打招呼。

“林叔,在这儿等张姨吗?”

林清海笑着回应:

“是啊,你跟你妈妈也等一下呗,反正待会儿一起回去。”

禾羽故意看了一眼林渠。

“林叔,好像有点坐不下,卿月要跟我一起回去~待会儿我们打车回去吧。”

“那……”

林渠身形一顿,看向卿月,卿月没说话,他急忙抢过话头。

“那啥,爸,我待会儿约好了跟杨逸他们打球,晚点自己回去,你们先回吧。”

林父懒得理他,刚刚本来就想说让他打车回去,这样正好。

“行啊,那你晚点去接你妹妹一起回家。”

林渠点头说了声好。

禾羽又看他一眼,眼神带着点调侃。

“那真是谢谢林大帅哥了,我就带着月崽坐车回去了~”

林渠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自在的挠了挠头,眼神飘忽不定。

卿月也觉得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不知道作何反应。

林清海自然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笑着让卿月他们稍微等一会儿,然后又看了一眼林渠。

“不是要打球,怎么还不走?”

“哦,这就走。”

然后真的扭头走了,卿月这才抬起头看了看他的背影。

他没穿校服,身上是一件黑色的T,灰色的休闲裤,同样黑色的休闲鞋,每次林渠不穿校服的时候,都有一种不同的气质,球服鲜活,现在慵懒。

禾羽悄悄捅了捅卿月,得意的说:

“嘻嘻,我就知道,我们能坐车回去~”

卿月没接话,也不知道怎么接。

林渠出校门之后有点迷茫,他压根儿就没和他们约打球,谁他妈放假不回家在学校打球,现在又只能等着林溪下课之后再回去。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准备随便找个网吧上网打发时间。

不过心里又有点莫名的期待,卿月跟着禾羽回去,意味着这两天他也能看见她,真好。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