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十二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40

江城一中在郊区,位置很偏远,司机开车回禾羽家大约十分钟的车程,幸好他们都是善谈的人,卿月并不会觉得尬尴,反倒会觉得温馨浪漫特别是禾羽妈妈,一路上话没停过。“卿月,你有什么不喜欢吃的啊?阿姨待会去买。”“阿姨,我不不挑食,您随便做什么都也可以。”王情听完“卿月,你有什么喜欢吃的啊?阿姨待会儿去买。”。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十二章》精选:

江城一中在郊区,位置比较偏僻,开车回禾羽家大概二十分钟的车程,好在他们都是健谈的人,卿月并不觉得尴尬,反而觉得温馨

尤其是禾羽妈妈,一路上话没停过。

“卿月,你有什么喜欢吃的啊?阿姨待会儿去买。”

“阿姨,我不挑食,您随便做什么都可以。”

王情听完推了推禾羽。

“你看看人卿月,哪像你,成天这不吃那不吃,挑剔的要死。”

禾羽有点不服气,这母女俩非得争个胜负。

“卿月不挑食,但是她吃得太少了,你看看都瘦成什么样了,我还是您亲女儿吗?”

说完往卿月那边挪了挪位置,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卿月身上,顺带着做了个鬼脸。

“嘿,你这孩子真是歪理一大堆。”

副驾驶的张荟看他们吵吵闹闹的,眼里都是笑意,通过后视镜又看了一下卿月这个小姑娘。

一件白色的短袖,浅色牛仔短裤,锁骨明显的凸起,明明是偏修身的版型,愣是被她穿得松松垮垮。

也跟着附和一句:

“是太瘦了,比我们家林溪还瘦,在学校要吃饱,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是吧张姨,我天天都让她多吃点,但就是不长肉,急死我了。”

卿月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低头笑笑,又解释了一下。

“我吃得挺多了,可能体质原因吧,不怎么长肉。”

王情露出一个心疼的表情,脑补了一出爹不疼娘不爱,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形,大手一挥,十分豪气的说:

“今天晚上阿姨多做几个菜,卿月不吃两碗不准下桌。”

说完又伸手拍拍张荟。

“荟姐,今晚你们家也别做饭了,都来我们家吃,叫上林渠林溪,正好今天老禾也有时间回来吃晚饭,大家一起聚聚。”

“行,我给你打下手。”

禾羽很久没有跟爸妈一起在家吃过饭,由内而外的开心,笑得很灿烂。

“月崽,我今天真是太开心了,你真是我的小福星。”

“你才是我的小福星呀。”

卿月笑得时候眼睛像一只猫一样,加上她的小虎牙,可爱极了。

林渠家和禾羽家是小洋房,还挨着,串门都不用走几步的那种。

王情和张荟刚下车就去了附近的菜市场,采购今晚的食材。

林清海把车停好就先回家处理一些工作的事情,禾羽拉着卿月直奔她房间。

她的房间非常符合她的性格,十分少女,墙壁是淡粉色,白色的欧式公主床,浅灰色的纱幔窗帘。

床头放着一张小时候的艺术照,书柜里面没几本正经的书,百分之八十都是漫画和杂志,电脑桌的墙上还贴着几张明星的海报。

把包放好,又拉着卿月参观了一下她家。

整体都是欧式风格,家具大部分都是白色的,阳台上养了很多绿植,开了挺多花。

客厅的墙上挂了一张全家福,大概是禾羽四岁的时候,穿着一件白色的蓬蓬裙,眉心还贴了一颗美人痣。

禾羽看卿月一直盯着那个全家福照片,还带着笑意,连忙遮住卿月的眼睛。

“照片不是本人,是我妈挂的,我叫她换一张好看的挂上去,她偏不,每次看见这照片我都来气。”

卿月笑着拿开她的手,又看了一眼照片。

“这不是挺好看的吗?”

“好看个鬼,那个时候刚好门牙掉了,笑起来丑死了,我妈非说这张可爱,想不通。”

“我也觉得挺可爱的,我小时候都没怎么拍过照,都不太记得以前自己是什么样子了。”

联想到卿月的成长历程,禾羽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些她的情绪,想确认一下卿月是不是想到什么触景生情了。

赶紧岔开话题:

“害,我们家月崽肯定从小就好看~”

“你这彩虹屁着实让我有点招架不住,我以后飘了怎么办~”

“嘿嘿,说起照片,哈哈哈哈哈,林渠比我更惨。”

“嗯?”

“你别看林渠在学校里那么多人喜欢,在家里地位那是相当的低,林叔张姨从小就重女轻男,有一次他们去拍艺术照,林溪愣是要林渠穿裙子陪她拍,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我现在说起来都觉得好笑。”

卿月倒是没想到林渠还有这种历史,也来了兴趣,笑着问道:

“啊?那他后面拍了吗?”

禾羽笑得直不起腰,憋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始说:

“一开始他宁死不从,后来还是拍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卿月摇摇头。

“那个时候林渠十分沉迷于奥特曼,想买一个奥特曼模型很久了,奈何张姨一直不给他买,那天林溪一直吵着要拍,张姨没办法,跟林渠说拍了就给他买模型,然后林渠屈服了。”

“笑死,他居然也有这种光辉历史。”

“你可以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这件事林渠可忌讳了,那个模型后来也被他残忍的大卸八块了,只不过照片一直在林溪手里,他销毁不掉,有时间带你见识见识穿小裙子的林渠小美女~”

“有画面了。”

俩人有说有笑的聊了很久,等王情她们买完食材回来了还在沙发上聊,老远就能听到她们俩的笑声。

“臭丫头,快来给你妈提一下东西,重死了!”

禾月和卿月赶紧去门口帮忙,看到她们俩手上大包小包的着实被吓到了。

“妈妈,张姨,你们是把菜市场搬空了吗?”

“这不是不知道你们想吃什么,就看着都买了点吗,顺便把后两天的食材也一起买了。”

“阿姨,真是麻烦你们了。”

“害,这有什么麻不麻烦的,多一副碗筷的事儿。”

卿月莫名有些感动,他们家可能连过年都很少会有这么热闹的时候,更多的是在争吵和崩溃。

悄悄吸了吸鼻子,努力压住自己涌上来的情绪,连忙帮忙把东西提进厨房。

“阿姨,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卿月放下袋子乖乖问道。

张荟冲了下手,转过去对卿月笑了笑说:

“没事儿,我跟你王姨俩人就可以了,你跟小羽在客厅玩着等开饭就好了,估计小溪他们也快回来了,你们一起聊聊天啥的。”

卿月过意不去,最后还是执意拿了几颗大蒜出去。

“那我剥蒜。”

说完就扭头出了厨房。

王情跟张荟对视一眼,有些欣慰的说:

“这孩子真懂事啊。”

“是啊。”

林渠在网吧里游戏也玩不进去,打了两把老是走神,索性关掉游戏,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看时间也差不多,给林溪发了个消息。

“下课了没?”

“嗯。”

“学校左手边的网咖等你,我们一起打车回去。”

“?爸爸呢?他不是说来接我吗?还有你怎么没回家跑去网吧?”

“问题怎么这么多,快点过来。”

“你找死?”

林渠没耐心跟林溪兜圈子,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家,立马切换了语气。

“我亲爱的妹妹,车我已经约好了,哥哥在这里等你哦,不见不散~”

没再收到回复,不用想也知道林溪现在有多无语。

关掉电脑,拽上背包就下楼了。

差不多等了十分钟,林溪才慢悠悠的走过来。

“你怎么这么慢?”

“你急什么?”

林渠有些心虚的放大音量反驳:

“我哪里急了,是你太慢了。”

林溪懒得理他,看了看路边,没有发现林渠约的车。

“车呢?”

“鬼知道你什么时候能走过来,我没约,等等呗,拦个出租车。”

林溪有点火大,搞半天这人说她慢,结果连车都没约???压住怒火,咬牙切齿的说:

“林渠!你是不是有毛病?”

林渠早就习惯林溪的咆哮狮吼功了,无所谓的捂了捂耳朵,伸手拦下一辆车,钻进副驾驶,转头对林溪说:

“走吧,这不就有车了?”

林溪白了他一眼才坐进去。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