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十三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40

路上云溪发来了禾羽的微信。“小溪,下课后了没,待会来我家吃饭时!可多非常好吃的!”“好~”“林渠跟你一起的吧,顺道跟他说一下。”“行。”云溪还不明白卿月也在禾羽家,顺口说起事儿儿。“待会去王姨家吃饭时。”“啊?”“你这什么反应?”云溪惊疑的问着。“小溪,下课了没,待会儿来我家吃饭!可多好吃的!”。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十三章》精选:

路上林溪收到了禾羽的微信。

“小溪,下课了没,待会儿来我家吃饭!可多好吃的!”

“好~”

“林渠跟你一起的吧,顺便跟他说一下。”

“行。”

林溪还不知道卿月也在禾羽家,随口提起这事儿。

“待会儿去王姨家吃饭。”

“啊?”

“你这什么反应?”林溪狐疑的问道。

林渠不自在的摸摸鼻子,小声的说了一句没有。

林溪的直觉告诉她什么肯定有什么猫腻,到了禾羽家,终于知道原因了。

“小羽,我来了~”

禾羽听见林溪的声音往门口看了一下,左手拿着剥了一半的蒜瓣挥了挥手,卿月也笑着打了个招呼。

林溪愣了一下,脚步一顿,然后又给卿月打了个招呼。

“卿月原来你也在啊,我都不知道~我说呢……”

话说了一半,林渠从后面走上来捂住她的嘴,林溪被迫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直接用手肘捅了一下林渠的腰,林渠痛的直接松手捂住腰。

林溪眼神都没给他一下,径直走过去坐下。

禾羽笑得可带劲儿,卿月也忍不住轻笑一下,很快掩盖掉笑意,又低头继续剥手里的蒜。

林渠弯着腰偷偷瞄了一下卿月,发现她没在看松了一口气。

用眼神警告了一下林溪,让她别乱说话,林溪根本不理他,冷笑一下,又转过头加入剥蒜的队伍中。

林渠走过去坐在侧边的小沙发上,她们三个并排坐着,卿月坐在最里侧,离林渠最远。

“诶,卿月,你月假怎么没回家?”林溪的声音响起来。

禾羽抢在卿月前面替她回答了。

“月崽不是江城人,家里这两天刚好没人,就被我拽回来了~”

“噢~原来如此,那卿月是哪儿人啊?”

卿月依旧专注的在跟手里的蒜较劲,她指甲很短,抠的很费劲,听到林溪问她才抬头看了看。

“我是柳城的。”

“那离得不远,今天某人……”

“咳咳”

林渠表面上在低头玩手机,实际在偷听他们讲话,听到林溪的话不太对劲,赶紧出声打断。

“嗓子不舒服就喝点水。”禾羽毫不留情的戳穿他的小把戏,故意拿话噎他。

林溪更直接,压根不受林渠干扰,接着把话说完了。

“今天某人急着要回家,一直给我发消息问我什么时候下课,还骗我说约好车了,结果我走到网吧门口他才说没约车~”

禾羽立刻就抓住了重点,捧哏似的接着说:

“哟,网吧?林渠,你今天不是说跟他们约好去打球吗?”

“打完球不能去网吧?”某人理不直气不壮的反驳。

奈何从小到大,在吵架这方面,他就没有赢过禾羽和林溪,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卿月。

卿月依旧低着头,明眼人都知道这话题的中心人物是谁,她不知道要怎么接话,只能假装低头接着剥蒜。

禾羽不依不饶,揪着这点不放,接着跟林溪聊。

“小溪,我们今天能坐林叔车回来,多亏了林大帅哥临时说要去打球,才有位置,怎么平时没见他这么体贴呢?你说是吧?”

林溪假装叹了口气,耸耸肩说:

“是啊,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见他这样对我呀,我这个妹妹也太失败了,唉,你说是吧,卿月。”

突然被cue的卿月手上的动作一顿,发出疑问:

“啊?”

林溪没想为难卿月,单纯想让林渠下不了台,她知道卿月不好回答,马上又转移了话题。

“诶,卿月,你家就你一个孩子吗?不会也有一个跟我一样欠打的哥哥吧?”

林渠拿她们没辙,说也说不过,只能认栽。

“没,我还有一个弟弟,比我小三岁,在柳城上学。”

“噢~那挺好,有弟弟挺好的。”

卿月下意识接了一句:

“也没有,其实一样讨打。”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多奇怪,但已经说出口了……

一旁的禾羽噗的一声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月崽果然不会让我失望,一样讨打,哈哈哈哈哈。”

卿月想说点什么来找补一下,一时间又没想到要说什么,偷偷瞄了一眼林渠,林渠刚好也在看她,俩人莫名对视一眼,又慌乱的错开视线。

“我的意思是……”

“禾羽你笑屁啊。”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秒,林溪和禾羽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笑了起来。

氛围逐渐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

卿月没再说话,感觉越说越不对劲。

林渠也别开脑袋,不自然的看向窗外。

“死丫头,把蒜给我拿进来!”王情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禾羽笑着起身,把桌上的蒜瓣捧在手里,跨过卿月朝厨房走去。

王情看着她手里堆成小山一样的蒜瓣,有些莫名其妙。

“你们怎么剥了这么多?”

“别问,问就是我们爱吃蒜。”

把蒜往菜板一放,转身出了厨房。

林渠没有在客厅,只有卿月和林溪在聊天。

禾羽四处张望一下,小声问到:

“林渠呢?不会跑路了吧?这么怂?”

林溪笑了一下,用眼神指了一下。

“没,厕所呢,谁知道是不是害怕了呀~”

她还特意强调了一下后半句话,厕所里的林渠听得清清楚楚……

他根本不是来上厕所的,只是来清醒一下。

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回想刚刚今天发生的一切,感觉像在做梦一样,他也不像他自己,有些懊恼又有些莫名的想笑。

心里不断的问自己,怎么一遇到卿月,说话做事都不受控制了……再加上那俩祖宗,他话都不会说了……

打开水龙头洗了下脸,又抓了抓头发,做了一个深呼吸才出去。

好在林溪和禾羽没有接着打趣他,只是正常的和卿月聊些家常。

林溪和禾羽都是很会找话题的人,卿月虽然不爱社交,但也不是特别怯场的人,三人一拍即合,聊得很开心。

林渠就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手里的手机成了掩护他的道具,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不过听她们聊天,还是知道了挺多东西。

比如为什么卿月家长会没有人来,她喜欢看什么书和电影,平时没事的时候喜欢做什么,林渠默默记在了心里。

偶尔卿月聊到感兴趣的东西,会下意识的有一些可爱的小动作和小表情,像一只猫。

林渠余光能看到,抿着嘴偷笑。

差不多七点,王情招呼他们去帮忙收收桌子端端菜。

禾羽去拿碗筷,林溪收拾桌子,她只能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靠门的位置摆了碗水煮肉片,卿月顺手就想去端,结果被碗边烫了一下,甩了甩手,王情和张荟在忙活没注意到。

“没事吧,快用冷水冲一下,这些放着我来端。”

身后传来林渠急切的声音,卿月回头看了一下,和林渠对视一眼。

林渠拿起她的手看了一下,确认没起泡,带着她走到水龙头前,给她冲了一下手,然后把菜都端了出去。

其实她的手没事,而且她也不是那么娇弱的人,只不过可能因为皮肤白了点,看上去红的有点严重,但不是很痛。

林渠出去找禾羽问了一下有没有什么药可以抹一下,禾羽不知道他是给卿月问的,反问了一下:

“你一个大老爷们,还需要抹药?”

林渠心梗了一下,耐着性子说:

“不是我,卿月手被烫了。”

禾羽立刻站起来,撂下一句“你不早说”,就冲回房间拿药了。

林渠看着她这截然不同的反应,有被无语到,他这地位确实卑微到尘埃里了。

卿月一直说自己没事,不用抹药,禾羽还是坚持要给她抹药,卿月拗不过,只能乖乖坐下。

用棉签沾着药膏,一边抹一边温柔的呼气,语气嗔怪的说:

“你是不知道哟,林渠刚刚那个急切的语气,我不给你抹药他可能转头就把我咔嚓了。”

说完还搞怪的做了一个手抹脖子的动作。

卿月被她逗笑了,又看了看在厨房帮忙的林渠,温柔的笑了笑,心里很温暖,他们真的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呐。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