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十四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40

忙乎老半天终于等到搞完了,满满地当当网一桌子菜,禾羽拉着卿月过去的,紧挨坐定。长方形的餐桌,白色大理石材质,暖黄色的灯光从头顶洒下去,大家围座一圈,饭菜散发出着热气,画面都朦朦胧胧出来。云溪坐在禾羽的另边,林渠走过去的想坐在最外面的位置,被张荟赶跑了。“那个长方形的餐桌,白色大理石材质,暖黄色的灯光从头顶洒下来,大家围坐一圈,饭菜散发着热气,画面都朦胧起来。。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精选:

忙活半天终于搞完了,满满当当一桌子菜,禾羽拉着卿月过去,挨着坐下。

长方形的餐桌,白色大理石材质,暖黄色的灯光从头顶洒下来,大家围坐一圈,饭菜散发着热气,画面都朦胧起来。

林溪坐在禾羽的另一边,林渠走过去想坐在最外面的位置,被张荟赶走了。

“那个位置留给你禾叔,待会儿方便一点,你上里边坐去。”

林渠一愣,只好乖乖挪到最里面的位置,和卿月的座位相邻,不过是拐角的那种。

要说他平时也不是这么容易害羞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一靠近卿月就怂了。

坐下之后俩人也没说话,卿月帮忙分碗筷,递给林渠的时候他还在低着头看手机,没有第一时间接。

卿月刚想直接放在他面前,张荟看见了,带着些责备说:

“林渠你怎么回事,跟你说多少次吃饭不要玩手机,人卿月都递你面前了也不知道接,难道要亲自递到你手里吗?”

林父也开始帮腔:

“多大的人了,还让你妈操心。”

林溪和禾羽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连忙附和道:

“就是就是。”

林渠别提多憋屈了,刚刚本来只是想看手机掩饰一下尴尬,结果正好有人给他发消息,打字的时候没注意卿月的动作,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卿月没好意思说什么,迅速把碗筷放他面前,就坐下了,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好像林渠是因为他才被说的……

等这茬过去了,卿月还是轻声说了一句:

“不好意思,害你挨骂了……”

他们两家都不是规矩很多的家庭,吃饭也会聊聊天,热络的很。

林渠正扒饭呢,各种与他无关的话题中,耳边突然传来一句气声,跟蚊子叫一样,他还以为自己幻听了,反应了一下才知道卿月在说什么。

卿月说完就若无其事的继续吃饭,也没看他,林渠倒是看了她一眼,然后夹了一块肉放在卿月碗里,回了一句:

“没事儿,我都习惯了,不怪你。”

王情他们正在聊禾羽和林溪报兴趣班的事儿,没人注意到他们俩在角落里的小动作,再加上他们的声音也放的很低,一旁的禾羽忙着和她妈据理力争,也没听到他们的悄悄话。

这俩当事人各怀心思,沉默的低头吃饭。

林渠其实一直在观察卿月,看她夹了好几次辣椒炒肉,可能不太好意思继续夹了,就帮她夹了放在碗里。

卿月本就是一个很会察言观色,注重细节的人,自然是知道林渠在想什么。

心情有点复杂,越接近林渠,就越容易被他吸引,可是他们之间隔了太多东西。

饭吃了一半,禾羽她爸才回来,还没见到人,就先听到了门口传来一句响亮的:

“我回来了,父老乡亲们!”

“禾叔回来了。”林溪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

卿月有些不解的看看门口,有点好奇这声音的主人长什么样子。

下一秒一个光头,有点小肚子的中年男人提着一个公文包走进来,还十分滑稽的摸了摸他的头,笑起来很像弥勒佛。

禾羽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她爸每次的出场方式都是如此的非同一般,然后转头跟卿月说了一句。

“介绍一下,我爸,我们家的喜剧人。”

卿月乐得不行,禾羽的爸爸妈妈都可爱到超乎她的想象。

“这老头真是一天比一天不像话,瞅瞅这德行。”

张荟笑着打趣:

“我看老禾这性格挺好的,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王情笑着没反驳,他们两口子是过过苦日子的,一起奋斗才有了现在的生活,那个时候没什么文化,走了很多弯路,失败了很多次,但还好他们俩都乐观,日子虽苦但也算开心,一直到现在感情都很好。

“你不是说今天公司没什么事儿吗?怎么又回来的这么晚,都等你半天了。”

禾荣走过来把公文包放椅子上,捏了捏王情的肩,开始自我检讨。

“哎呀,这不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吗?我这刚处理完事情就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了,他们还想叫我去吃饭,我宁死不屈!”

王情笑着打了打他的手,语气嗔怪脸上却带着笑。

“去去去,洗手吃饭,噢,对了,还没给你介绍卿月,禾羽的同桌,这两天在我们家住。”

禾荣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看,笑着招了招手,给卿月打了个招呼。

“嗨,你好啊卿月,我是禾羽的daddy。”

卿月被他的语气逗得想笑,忍住笑回复道:

“叔叔好~”

“好好好,叔叔先去洗个手,你们吃你们吃。”

王情怕卿月不习惯,连忙说了句:

“害,卿月你别理他,成天不着调。”

禾羽也在她耳边说了句:

“我爸一直都这么……活泼,嗯,活泼,别见怪别见怪。”

“我觉得叔叔挺可爱的,哈哈。”

饭局有了禾荣的加入,话题就更止不住了。

林渠挺喜欢禾荣,虽然小时候禾荣老喜欢逗他,各种编故事骗他世界上真的有奥特曼,搞得他一开始真的深信不疑,还到处跟人说,幼儿园有一个跟他不对付的小孩儿,天天说他骗人。

后面禾羽看他魔怔了,有一天神神秘秘的告诉他:

“林渠,其实吧,我爸爸说的话你真的别当真,他还告诉我世界上真的有恐龙呢,你信吗?”

林渠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因为相信禾荣,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奥特曼,才会为了买模型答应拍那组照片。

后面好几天他见到禾荣都气鼓鼓的,打招呼也是冷冰冰扔下“禾叔好”,就背着他的小书包走远了。

禾荣还觉得奇怪,后来看林渠确实不对劲儿,问了一下禾羽最近林渠是不是又被批评了,禾羽才告诉他来龙去脉。

听完之后禾荣笑得不行,他没想到还真的有小孩儿会相信他的故事,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第二天买了一堆玩具给林渠,亲自赔礼道歉。

林渠虽然生气,但看在玩具的面子上还是原谅了禾荣,毕竟他心里是很喜欢这个叔叔的。

想到这件事儿,林渠都觉得好笑,刚笑完,禾荣就cue到他。

“诶,林大公子,一个月没见你是不是又长帅了。”

禾羽和林溪对视一眼,不屑的笑了笑。

这一堆人里,可能也就只有禾荣会吹林渠的彩虹屁了。

林渠放下碗筷,连摆了几下手,脸上的笑却是止不住。

“没有没有禾叔,也就跟以前一样帅。”

未曾想,下一秒禾荣话题猛地一转:

“跟以前那个跟在我屁股后面追着我讲故事的小崽子确实不一样了,禾叔从小就看好你,毕竟也只有你会捧禾叔的场。”

林渠脸上的笑突然尬住,禾羽笑得差点喷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确实不一样了,诶,林渠,你现在还相信世界上有奥特曼吗?”

大家都被逗笑了,卿月也没忍住抿着嘴笑了。

只有林渠咽了咽口水,单手撑在桌上挡住眼睛,十分无奈的说:

“禾叔,咱以后能不提这茬了吗?”

只要有损林渠的机会林溪必不会放过,见缝插针的说了一句:

“卿月,待会儿你和禾羽上我那儿去,给你看个东西。”

卿月应了声好。

林渠虎躯一震,立马明白了林溪要给她看什么,咬牙切齿的看着林溪说:

“林…溪…,你敢!”

林溪才不怕他威胁,回了个挑衅的笑容。

本来林渠心情还不错,觉得菜挺好吃的,想多吃点来着,现在一点胃口都没了。

他一直不愿意面对这些黑历史,尤其是在……有好感的女生面前。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