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十六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41

林渠而已翻来覆去睡不着,总会觉得要说点什么心里才过的去,从班级群翻到卿月的QQ,点了可以添加,没想起这么快就进行了。“怎么还没睡?”卿月回了一句:“你也不是?”“是也不是不养成,经常失眠了?”躺的太久脖子有点儿不太很舒服,调整后了一下枕头的位置,换了一个更舒“怎么还没睡?”。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精选:

林渠只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要说点什么心里才过得去,从班级群翻到卿月的QQ,点了添加,没想到这么快就通过了。

“怎么还没睡?”

卿月回了一句:

“你不也是?”

“是不是不习惯,失眠了?”

躺的太久脖子有点不太舒服,调整了一下枕头的位置,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才接着回他消息。

“没有失眠,在和小羽她们聊天。”

“你们还在聊……女生之间有这么多话题可以聊吗?”

林溪看卿月半天没说话,群里问了一句卿月是不是睡着了,禾羽这才转头看了下卿月,发现她不仅没睡,还在打字。

猛地一凑近,半个身子都扑在卿月身上,下巴枕在她肩上。

“大半夜跟谁聊天呢,群消息都不看了。”

卿月被吓得不轻,她胆子不小,但是对于这种没有心理准备的突袭,每次都会被吓得心跳加速。

手机都不看了,赶紧捂了捂胸口。

“背着我们做什么亏心了,被吓成这样~”

卿月舒了口气。

“哪有,是林渠。”

她不想藏着掖着,不然本来没什么都要变成有什么了。

禾羽一听这个都不困了,精神一下就来了。

“林渠?大半夜找你说什么?从实招来。”

“真的没什么,就问我怎么还没睡,好奇我们为什么有这么多话可以聊。”

“嘁,管的还挺宽。”

看她这坦坦荡荡的样子,禾羽没有再多问,转头开始在群里跟林溪汇报情况。

卿月拿起手机看了下消息,林渠youq发了好几条。

“那个……照片你看了?”

“不许发表任何评价。”

“唉,算了,你要笑就笑吧……”

“我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算了,你们明天有安排吗?”

“怎么不说话?睡着了?”

“跟她们聊天就不困,跟我聊天就困了?”

“没良心……”

林渠看她半天没回,真的以为她睡了,也准备关掉手机睡觉了,刚要关灯,手机屏幕又亮起来。

“看了。”

“确实蛮好笑。”

“没睡,被禾羽抓包了,审问我在跟谁聊天。”

“明天应该会出去玩吧。”

“对对对,谁都没你有良心。”

消息连着弹出来,一句一句的回复他刚刚的话。

林渠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收回关灯的手,又开始回消息。

“明天去哪儿玩?”

“还不知道,林溪说明天早上再商量。”

“好吧,很晚了,你该睡觉了,卿月同学,不然明天会变成大熊猫。”

这么幼稚的叫人睡觉方式,卿月三岁之后都没听过了,忍不住笑了笑。

“嗯,是该睡了,晚安。”

“晚安。”

林溪也在群里张罗着要睡觉了,禾羽也困了,关掉床头的小夜灯,就缩回被子里,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

“月崽,晚安。”

卿月把枕头放平,回了句晚安,这个夜晚终于彻底平静下来。

空调吹着令人舒适的凉风,没有舍友的呼吸声和翻动的声音,卿月很快就睡着了。

不过在学校养成的生物钟还是让她早早的就醒了。

禾羽翻了个身继续睡,卿月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也才早上七点多,确实很早,但她醒了就很难再有睡意,思考了一下还是蹑手蹑脚的起床了。

不想吵醒禾羽,她尽量放轻了脚步,悄悄出了房间。

王情已经在厨房忙活了,围着围裙哼着小曲在做早饭。

卿月看到王情就觉得心情很好,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早啊,阿姨~”

王情正在煎蛋,听见卿月的声音,拿着木质锅铲就转过身,有点小惊讶。

“你怎么起这么早啊,不多睡会儿?”

卿月摇摇头,笑着说:

“在学校习惯了,睡不着了。”

“是不是睡得不习惯啊?禾羽晚上睡觉不规矩是不是吵到你了?”

卿月连忙摆了摆手,赶紧解释:

“不是不是,阿姨,禾羽没吵我,我睡得挺好的。”

怕王情不信,她又补充一句。

“真的,睡得挺好的。”

锅里传来滋啦的声音,王情才想起来自己在煎蛋,赶紧转回去翻了个面。

“瞧我这脑子,卿月你去坐着,这俩懒鬼估计还有一会儿才会醒,阿姨先把早饭做了,你乖乖等着吃。”

“好~”

坐在沙发上也没什么事儿做,她又不怎么喜欢玩手机,看到阳台上的花花草草,卿月来了兴趣,昨天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一下。

王情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这些植物长得也很好,一看就知道平时有悉心照料。

卿月以前也养过植物,一盆多肉,但她老是忘记浇水,成活率极高的多肉也成功被她养死了,后来还养过一些别的,没有一个逃过枯萎的命运。

这方面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从此再也不祸害那些本该绽放的小生命。

王情种的比较杂,大大小小的盆摆满了半个阳台,叶子上和花瓣上还挂着水珠,应该已经浇过了。

她对植物的研究不多,也就认得出几种常见的,大部分她都叫不上名字。

靠近角落有一盆已经开了花的,淡粉色的花瓣,有几朵探出头,垂在阳台外面。

可能是女生天生对粉色的东西没有抵抗力,卿月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了动态,配文是——心情不错:)。

这个点基本上都还在睡觉,没有几个人在线,稀稀拉拉有一两个人点了赞,还是卿月在柳城的朋友,想来也很久没有和他们聊天了。

看见姜琦点了赞,卿月戳开她的聊天窗口。

“琦琦,怎么起这么早~”

那边回的很快。

“别提了,好不容易放个假,楼上新搬来一户人,大清早就在搞装修,那个电钻好像在我太阳穴上钻一样,就醒了。”

“噗,这也太惨了。”

“你没回柳城啊?看你发的照片不像在家的样子。”

“嗯,我奶奶和卿阳都不在家,来同学家玩两天~”

“啊?我妈妈昨天还说看见你奶奶了。”

“嗯?在哪儿?”

“我爷爷前段时间摔了一跤,在住院,我妈妈昨天去送饭,好像在医院看见你小姨在照顾你奶奶。”

卿月连消息都没回了,直接给小姨打了个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才接起来。

“小姨,你们在哪儿?”

卿眉前前后后忙了两三天,一边要处理公司的事儿,一边要照顾卿月奶奶,趴在病床上刚睡没多久就接到卿月的电话,被问蒙了。

有些支支吾吾的说:

“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在外面玩儿,你高叔给的票,怎么了?”

“小姨,奶奶是不是生病了。”

卿眉掩饰的话还没说出口,卿月又说:

“不要骗我,你知道我最讨厌被人骗。”

卿眉揉了揉眉头,害怕吵到老太太和病房里的人,起身走出病院,到走廊才回答卿月。

“月儿,没什么大事,没告诉你只是怕你太担心了,你也知道你奶奶不想让你们操心这些。”

听到肯定的回答,卿月声音都开始变得颤抖,奶奶是她最在乎的亲人。

“小姨,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说着说着眼泪不受控制的滑出眼眶,卿月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但只要遇到家里的事儿,她就不受控制。

卿眉也慌了,她知道卿月每次听到这些都会难过,连忙出声安慰:

“真的没事,就是那天我去看她,想着带她去外面吃饭,结果突然人就晕过去了,当时我也吓得不行,马上就送医院了,后面医生说是因为年纪大了,有一点高血压,之后只要按时吃药就没什么事儿。”

卿月还是忍不住哭,又不想哭出声,手臂一直擦眼泪,死死咬住下嘴唇。

“真的没事吗?”

“真的,待会儿你奶奶行了我给你打视频,可以吧,别哭,月儿,你一哭小姨心里也难受。”

“好,先这样吧,待会儿再说。”

挂断电话之后卿月在原地缓了好久才稳住自己的情绪,她不希望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其他人。

确定自己已经控制住了,才重新回到客厅。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