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十七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42

王情正好把早饭做完,正往外端盘子和碗,卿月赶快过去的帮着,眼圈还有点儿泛红,王情看见了了,问她怎么了。卿月缄默的摇了下头,露着一个很高兴的笑容说:“没事儿儿,刚阳台有个虫子进眼睛了,我揉了揉。”王情惊疑的又看了她几眼,但也也没意外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卿月沉默的摇了下头,露出一个很开心的笑容说:。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十七章》精选:

王情刚好把早饭做完,正往外端盘子和碗,卿月赶紧过去帮忙,眼圈还有点泛红,王情看见了,问她怎么了。

卿月沉默的摇了下头,露出一个很开心的笑容说:

“没事儿,刚刚阳台有个虫子进眼睛了,我揉了揉。”

王情狐疑的又看了她一眼,但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没有过多纠结。

摆好之后俩人又分头去房间把禾羽和禾荣叫起来吃早饭。

王情和禾荣吃完早饭就出门了,今天也有事情要忙,嘱咐禾羽带着卿月好好玩就离开了。

禾羽坐在椅子上发饭呆,人还没有彻底清醒,感觉很久没有吃过如此丰盛的早餐了,手满足的揉着肚子。

卿月心不在焉的看着手机,也在发呆。

等禾羽彻底清醒了,她又恢复了活力,兴致勃勃的问卿月今天想去哪儿玩,又给林溪发了个消息,问她起床了吗。

结果半天没有得到回复,估计是没起。

卿月满脑子都在想别的事情,但又不想扫兴,应和了一句。

“都行,我对江城不熟,你们看着办吧,我都可以的。”

禾羽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活动了一下脖子。

“行,但是林溪应该还没起床,我们先收拾一下再叫她。”

卿月点点头。

两人回房间换了衣服,卿月穿了一条背带短裤,一件纯淡粉色的T,禾羽想跟她穿差不多的,从柜子里也翻出来一条背带裤穿上。

她们俩头发都不算长,也不用怎么打理,但难得有这种一起出门的机会,禾羽撑着腰打量了一下卿月。

从自己的抽屉里翻出一个黑色的蝴蝶结发夹,夹在卿月一侧的头发上,露出精致的下颌线。

甚是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禾羽满意的点点头。

“月崽,你留长发一定很好看。”

卿月借着桌上的小镜子打量了一下自己,这样确实好看很多,她的耳朵没有厚重的耳垂,形状有点尖尖的,露出来更像一只猫了。

其实她留过长发的,小学六年一直是长发。

以前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奶奶会早早地起来给她扎辫子,辫的可好看了,当时很多朋友都羡慕卿月有一个手巧的奶奶。

后面初中去了隔壁市,卿月开始住校,头发老是绑不好,扎的松松垮垮。

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连头发都扎不好,开学没几天她就直接把及腰的头发剪掉了。

在家里奶奶都不让她和卿阳做家务,刚开始卿月连衣服都不会洗,还是一点点看别人怎么洗才慢慢学会的,她不想让奶奶担心从不说起这些事。

放假回家老太太看她把头发剪了还问她来着,卿月只说想节约一点洗头发的时间。

卿月心里是很喜欢自己的长发的,但初中三年她习惯了短发,也再没留长,没有人知道她留短发的原因,她也不想说。

禾羽突然提起这个,卿月都有些失神,习惯真是可怕,她都快忘记自己以前也是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了。

“长发太麻烦了,你觉得学校留半小时给我们洗漱,有时间去打理那么长的头发吗?”

禾羽赞同的点点头,想起学校的种种行径又觉得生气。

“狗学校!不过月崽,你长发短发都好看~”

“你这小嘴真甜。”

“嘿嘿。”

等她们收拾好了,林溪还没有回消息,眼看着都要十点了,禾羽坐不住了,拉着卿月就准备往林溪家冲。

卿月看了看手机,担心小姨要给她打电话,找了个借口让禾羽自己去了。

果不其然,禾羽前脚刚走,小姨的视频电话就弹过来。

镜头里是卿眉略带疲惫的脸。

“月儿,你奶奶醒啦,看看。”

说完就把镜头对准了胡慧中,高血压只要缓过来,控制住血压就没什么事儿,胡慧中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撑坐着起身给卿月打了声招呼。

“月儿,奶奶没事,别担心。”

卿月看见病床上的胡慧中心里有发酸,眼睛又泛起了泪花。

“奶奶,你以后记得按时吃药,一个人不要出门,要出门也得让卿阳陪着您,知道吗?”

胡慧中是一个长得很慈祥的老人,年龄也不算太大,今年才满62,头发白的不多,平日里是一个精神很好的老太太。

看卿月一脸担心,连忙回答:

“奶奶知道,你一个人在江城也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儿记得跟奶奶说,你这孩子就是喜欢把事儿都憋在心里。”

卿月忍住想哭的冲动,笑着转移了话题。

“知道啦,卿阳要是惹事了,记得告诉我,我收拾他。”

老太太自然了解自家孙女,外人都说她这孙女冷漠,跟家里人不亲,但只有一手把卿月带大的胡慧中知道卿月有多孝顺,只不过嘴上从来不说罢了。

和老太太聊了一会儿,确认了她的状态没什么问题,卿月让卿眉把手机离远了些。

卿眉已经猜到她要问什么了,有些头疼。

“小姨,奶奶平时身体挺好的,那天是不是卿华章给她打电话了。”

卿眉果然猜得没错,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

卿月看她的反应就知道答案了,带着些火气说:

“他一天天到底想干什么,四十几岁的人了,整天没个人样,就知道让家里人操心。”

卿眉跟卿华章的关系不太好,她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嫁了一个没脾气的老公,婆家人一直不太喜欢她。

再加上平时又要处理公司的事情,又要抽时间照顾胡慧中和卿阳,婆家人都说她胳膊肘只会往娘家拐,意见很大。

她从来没有在卿华章面前抱怨过,但卿华章却丝毫不领情。

仗着自己在外面做了点小生意,手里有钱,也能负担起家里的一切花销,觉得自己很厉害,和李芝兰离婚之后成天在外花天酒地,沾惹有夫之妇。

有时候卿华章的那些个莺莺燕燕直接把电话打到家里来,控诉卿华章的种种行为。

刚开始胡慧中都不让卿月知晓这些,还是卿月看她有时候在房间里唉声叹气,自己偷偷听她打电话才知道这些。

本来卿月和卿华章的关系就不好,李芝兰又很喜欢在卿月面前诉苦,说卿华章怎么对不起她,毁了她的人生,加上各种各样的烂事,卿月对卿华章只剩下了厌恶,连爸爸不愿意叫。

尤其是知道胡慧中高血压跟他又有关系的时候,卿月快气炸了,马上就准备挂电话去质问卿华章。

卿眉出声制止了她。

“月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有什么用呢,他改不了,你别管这些事,小姨会处理的,你就好好读书,以后自己有能力了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一切,知道吗?”

卿月看着卿眉蹙起的眉头,一个月不见小姨又比上次沧桑了许多,黑眼圈更重了,不想给她再添麻烦,应了声好。

她知道小姨夹在中间有多难,也知道小姨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自己偷偷在厕所抽烟,但她却从不对他们说起自己的烦恼和痛苦,每天不停奔波,像个不停转的陀螺。

小时候卿月还会因为卿华章一些重男轻女的行为而伤心的时候,卿眉就告诉她,不要哭,要自己爬到山顶的位置,总会被认可被看见。

不可否认,卿眉对卿月的影响很深,依稀能从卿月身上看到几分她的影子。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