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十八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42

明白胡慧中身体没什么大碍,卿月悬着的心终于等到放下去,跟卿眉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电话了。禾羽发消息让她过去的,卿月拾掇一下心情就去林溪家了。刚进屋就看见了林渠坐姿跟二大爷似的,一只手拿着面包在那儿啃,一只手拿着手机不明白在看什么。卿月走进去,他调整后了一下禾羽发消息让她过去,卿月收拾一下心情就去林溪家了。。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精选:

知道胡慧中身体没什么大碍,卿月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跟卿眉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了。

禾羽发消息让她过去,卿月收拾一下心情就去林溪家了。

刚进门就看见林渠坐姿跟二大爷似的,一只手拿着面包在那儿啃,一只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卿月走进来,他调整了一下坐姿,眼睛盯着卿月的头发,心情很不错的样子,笑着说了声早,卿月也回了一个早,然后去了林溪房间。

林溪衣服已经换好了,白色小吊带加牛仔短裙,露出一双大长腿,此刻正坐在梳妆台前盘头发。

“卿月,你胆子大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问这个,但她想了想还是点了下头。

“还行吧,怎么啦?”

禾羽拿着手机一脸兴奋的走过来,给她看了看手机里面的内容,卿月照着念出来。

“巡演鬼屋,限时开放。”

“怎么样,我们今天去玩这个吧,林溪可以托人抢票。”

“可以,我没问题。”

“你们确定噢,听说很吓人,里面还有真人NPC,小羽那个胆子我是知道的,指望不上,卿月你OK吗?我一拖二可能费劲儿。”

禾羽想说点什么来反驳,林溪看她一眼,还是识趣的闭上了嘴,林溪第一次去密室就是禾羽拉着她去的,还非得选一个恐怖主题。

进场前信誓旦旦的说她一点都不怕,进去之后全程抱着林溪的手,除了尖叫一点忙没帮上,林溪算是领会了什么叫做又菜又爱玩。

卿月虽然没玩过,但是她很喜欢看恐怖片,想来应该不会太害怕,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应该还好。”

“行,那我让他们帮我抢票。”

“要不要叫上林渠啊?有个男的应该好一点。”禾羽试探的问了问,说完又看了一眼卿月。

“都行,我不知道他胆子大不大,如果他害怕那就别叫了。”

林溪歪了下头,表示自己也不是很了解林渠害不害怕。

“这还不简单,叫来问问就知道了。”

说完就扯着嗓子叫了一声:

“林渠!”

“干嘛?”

“过来一下,有事儿问你。”

林渠把手里剩下的半块面包一口塞嘴里,擦了擦手走过去,倚在门框。

“什么事?”

“我们下午去鬼屋,要一起吗?”

“你们确定不会被吓哭?”

禾羽硬气的回怼他:

“去不去直说,你如果害怕我们也不会难为你。”

“去。”

“行,待会儿出发叫你,忙去吧。”

林渠回房间换了身衣服,连着换了好几套都觉得不满意,最后把自己都给整笑了,不知道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在扭捏什么。

最后还是决定穿浅灰色短裤和一条黑色卷边牛仔裤,看了看又觉得太单调。

翻箱倒柜找出了很久没戴的项链,很巧的是这条项链是一个金属的月亮形状,满意的对着镜子点了点头。

下午两点的场次,他们在家里磨蹭了一会儿,饭点在外面吃了个饭,然后才打车过去。

可能是这个点天气热的缘故,人不是特别多,他们还提前了十分钟进场。

进去之前工作人员还拿了一个免责的单子给他们签字,上面写的贼吓人,禾羽已经开始怂了,紧紧贴在卿月和林溪中间。

“待会儿你们一定要保护好我,我的小命就交给你们俩了。”

林渠看她怂成这样,忍不住嘲笑她。

“就这点胆子,还敢来玩鬼屋,人菜瘾还大。”

“要你管,待会儿你可不要害怕的往卿月身后躲!”

林渠更不屑了,飞快的签好字递给工作人员,又看了一眼卿月。

“放心,怕了就往我身后躲。”

卿月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也签好字递给工作人员。

林溪站第一个,禾羽紧随其后,卿月第三,林渠垫后,工作人员给他们戴上了眼罩。

“各位玩家请把手搭在前一个人肩上,现在带你们入场。”

林渠虚搭在卿月身上,因为身高差整个手臂都是倾斜的,卿月听见他小声嘀咕了一句:

“一定是小时候不好好吃饭才长不高。”

卿月默默翻了一个白眼,毫不客气的回怼:

“放屁。”

下一秒卿月的头就被某人的左手rua了一下,头顶又传来一句:

“脾气还挺大。”

禾羽害怕的不行,一直在碎碎念。

“怎么还没到?”

“什么时候到啊?”

“不会有人突然吓我吧。”

林溪一直比较淡定,工作人员拉着她一直往前走,突然停下,手上一松。

没过多久对讲机里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

“好了,各位玩家,现在可以摘下眼罩了。”

四人乖乖摘下眼罩,他们现在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根本看不清周围的东西,禾羽吓得直接紧紧抱住林溪。

“你们是带着任务来的,必须要找到每个门的通关密码,才能顺利走出鬼屋,线索就在你们身边,请留心观察,总共有三次求助机会,务必珍惜。”

对讲机的声音停了,屋子里的喇叭传来诡异的音乐,阴森氛围感直接拉满。

林溪适应了一下黑暗的环境,冷静开口:

“应该会有个指路的灯在附近,找一找。”

卿月第一次玩,还不太适应,而且这里面温度有点低,她搓了搓手臂,才开始找东西。

禾羽已经成了林溪的挂件,时不时发出几句尖叫,鬼屋最强气氛组非她莫属。

沿着墙壁一直摸,卿月踢到一个东西,仔细辨认了一下好像是一个缸,她慢慢蹲下来,往里面伸手找了找,果然摸到了东西。

拿起来研究了一下,找到一个开关,手里的东西亮了,是一个圆柱形的小夜灯,光线不强,但也能勉强照亮一点。

“月崽你在哪儿找到的?”禾羽围过来问了问。

“就这个缸里,我摸了一下就摸到了。”

禾羽冲她竖了一个大拇指,表示由衷的佩服。

卿月把灯递给林溪,毕竟她比较有经验,又是打头的人。

林溪拿着灯转了转,找到了上锁的门,凑近了点看了看锁。

“四位数的,线索应该就在附近。”

林渠看了一下门两边的对联,又拿起门右边的一个小摆件,好像想到了什么。

“这上面有字。”

林溪闻声走过去,卿月也围过去。

摆件下面是一个罗盘,外圈是文字,内圈是数字。

林渠又看了一眼对联,报出四个数字。

“3165,试一下。”

林溪走到门锁的位置,把灯交给了禾羽,两只手把锁转到对应的数字,锁开了。

禾羽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布满惊讶。

“我去,林渠,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密码了。”

林渠单手撑着腰,漫不经心的说:

“我以为多难呢,结果这么小儿科。”

“你怎么猜出来的?”

“就不告诉你。”

把禾羽气的不行,转头去问卿月。

“门上的对联,风火雷电刚好对应为了罗盘上的四个字,那四个字对应的数字就是密码。”

禾羽没想到卿月也知道,大快人心,十分狗腿的拍马屁。

“我们月崽就是聪明,不像有些人噢,臭屁的要死。”

林渠没有回怼,反倒十分愉悦,大有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

“卿月当然比你聪明。”

禾羽简直受不了林渠,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我yue了。”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