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十九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42

林溪房门门,第二个房间更怪异了,挂满了红白二色的布条子,不时除了白烟从两边的墙壁喷出。刚才缓回来一点儿的禾羽又不行啊了,把灯扔给林溪,左手拉着卿月,右手环住林溪,林渠走在她们后面。音乐声停了,喇叭里传来一个沧老的声音。“咳咳,两百年了,终刚刚才缓过来一点的禾羽又不行了,把灯扔给林溪,左手拉着卿月,右手环住林溪,林渠走在她们后面。。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十九章》精选:

林溪推开门,第二个房间更诡异了,挂满了红白两色的布条子,时不时还有白烟从两边的墙壁喷出来。

刚刚才缓过来一点的禾羽又不行了,把灯扔给林溪,左手拉着卿月,右手环住林溪,林渠走在她们后面。

音乐声停了,喇叭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咳咳,一百年了,终于有人来了。我吴家上上下下五十口人,死的太冤了,前生惨死的人投不了胎,一直游荡在这世间,就等着好心人替我们讨回公道,让我们能咽了这口气。

那王大人身为父母官,却处处与贼人勾结,干了不少腌臜事儿,还想强娶我家小姐,老爷不答应就被他夺去了性命,还找了个由头屠了吴家满门。

如果你们想离开这宅子,只能找一个人去假扮我家小姐,替她出嫁,借机杀了王大人,才能成功离开,谁愿意去?。”

林溪瞬间就明白了,单线任务开始了。

没等她们商量,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冒出来一个提灯笼的老人,穿着一身长衫,带了一个奇怪的面具,朝他们走过来。

禾羽吓蒙了,一直往她们身后躲,林渠先看了一眼卿月,确认她没什么事才开始打量这个人。

“请代替我家小姐出嫁的人随我前去。”

林溪想打头去的,奈何手臂被禾羽抱得太紧了,卿月上前一步,对着那个老人说:

“我去吧。”

要说心里一点都不怕是假的,卿月已经听见自己心跳声了,但是她想挑战一下。

“好,请这位姑娘随我前去,你们先在此等候。”

林渠一脸担忧,忍不住说了一句:

“害怕就捂住耳朵,闭上眼睛,都是假的。”

“还是我去吧,卿月,你之前没玩过。”林溪也有点担心。

“没事,我想体验一下,放心~”

老人从墙边打开了一个通道,让卿月走进去,里面一片漆黑,卿月犹豫了一下。

“我一个人进去吗?”

“是啊,姑娘,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快进去吧,误了时辰就不好了。”

卿月咬咬牙,弓着腰进去了。

摸黑走过一个小通道之后,有一扇门,里面亮着灯,卿月推门进去,门发出吱呀一声。

一只手推开门,先探头看了看,确定没什么吓人的东西才迈进去。

里面空间不大,只有一个木质柜子,柜子上放了一面镜子,后面有一个床。

刚走到柜子旁边,角落里有一个喇叭开始说话。

“还有一个时辰,王大人就要来接亲了,赶快坐下梳妆打扮,要不然王大人看你还在哭,会生气的,你也知道他生气的下场吧。”

后面跟了一段女人的啜泣声,卿月打了个寒颤。

柜子上摆了一个凤冠和一套喜服,右边放了一个纸卡。

卿月拿起来看了看。

“请在镜子前穿好喜服,戴上凤冠,等着人来接亲。”

卿月有点害怕,但已经来了她一定要完成任务,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背,心里给自己打气,坐在镜子前。

先把喜服套在了身上,又慢慢把那个凤冠戴上,刚戴好房间里的灯光突然灭了,卿月开始心跳加速。

喇叭又开始说话:

“只有床上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卿月听完立刻起身想跑到床上去,慌乱中膝盖撞到了凳子,顾不上疼痛,爬到床上坐好。

喇叭开始持续放诡异阴森的音乐,时不时还伴随着一些惨叫。

不知为何,卿月此时此刻耳边只浮现了林渠那句“害怕就捂住耳朵,闭上眼睛,都是假的。”

卿月跟着照做,双手紧紧的捂住耳朵,眼睛也闭上了。

过了几秒,门外传来铁链子拖动的声音,有人推门进来了。

铁链子拖在地上发出很沉闷的金属声,这声音越来越近,卿月能感觉到最后这人停在了自己面前,她不敢睁开眼睛,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急促。

好在那个人只是摸了摸她的肩膀和头,然后又出去了,反复确认声音已经走远了,卿月才慢慢睁开眼。

灯依旧是熄灭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柜子上冒出来两根红色的蜡烛,一左一右放在镜子两边,看起来十分可怕。

喇叭的声音又响起来:

“良辰吉时已到,请新娘子把红烛点上,坐在镜子前等待。”

经过刚刚的一系列惊吓,卿月已经懵逼了,心里很害怕,但又要强迫自己去面对,不断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

缓缓挪过去,先点燃蜡烛,然后又坐在镜子前,想了想还是闭上了眼。

外面的林渠他们也在做任务,就在隔壁房间,隐隐约约卿月听到了他们的声音,稍微安心了一点。

那个NPC老人让他们抽签决定顺序,每个人都要拿着铃铛去空房间里转一圈,一边转一边喊吴老爷的名字,最后在出来的时候要在走廊尽头站三秒再返回。

林渠抽到第一个。

他心里知道这些都是假的,并不是很害怕,只不过一直在担心卿月那边的情况,不知道她怎么样。

接过老人手里的铃铛就往房间里走,这个房间灯光也很昏暗,不过也不大,林渠按着指示走得很快,出去之后直接往走廊那头走。

卿月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以为又是NPC要来了,眼皮都紧张地有些颤动。

脚步声停了,林渠的声音从窗口传来。

“卿月,你还好吗?怕的话别睁眼。”

卿月闻声睁开眼,往窗口的位置看了下,像是一下有了依靠,下意识的叫了一下他的名字,声音带着些颤抖。

“林渠。”

林渠知道卿月在害怕,但是又不能进去,只能安抚她:

“别怕,都是假的。”

卿月有些无助的点点头。

NPC的声音传过来,让林渠可以返回了,他只能转头走了,眉宇之间都是担心,嘴巴也抿起来。

回去禾羽就一个劲儿问他:

“林渠,里面不会有人突然跑出来吓人吧?”

林渠摇摇头。

“那里面黑不黑啊?”

“黑,但是里面是空的。”

禾羽害怕的语无伦次,林溪是第二个,已经拿着铃铛出发了。

可能这兄妹俩是遗传,对于这些虚的东西都不是很害怕,之前她还做过更吓人的单线任务,这个对她来说有点小儿科了。

很快就转完房间,走到走廊尽头,发现卿月就在里面,林溪也跟卿月说了说话。

“卿月,感觉怎么样?”

刚刚跟林渠说完话她已经缓过来一些了,冲林溪笑了笑说:

“现在感觉好多了,刚刚确实很害怕。”

“没事儿,应该快结束了。”

“嗯。”

到禾羽去做任务的时候她怂了,一直喊着不去。

“你不去做任务的话,是没办法召唤吴老爷去救新娘子的。”NPC在一旁劝说。

林溪林渠也一直在安慰她,告诉她没事,禾羽还是害怕,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了。

“卿月就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里,你待会儿过去可以和她说说话。”

禾羽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抬头看着林渠。

“真的吗?月崽真的在?”

林溪给了她肯定的回答。

禾羽这才接过铃铛,朝房间走去。

她基本上都是闭着眼睛扶着墙在走,根本不敢看,眼看着快结束了绕圈,突然冲进来一个NPC吓了她一跳。

禾羽绷不住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哭。

“说好的不吓人,怎么还突然冒出来吓我,不知道我胆小吗?”

说着说着还觉得有点气愤,NPC站在她跟前有点懵逼,在考虑是走还是留,想了想还是决定转身离去,临走前禾羽突然起身给了他两拳。

“让你吓我!”

哭完之后好像也没有那么害怕了,禾羽又重新往走廊走去。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