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二十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43

卿月远远地就听到了禾羽的鬼哭狼嚎,脑子里绷着的那根弦完全放松下去。禾羽手里的铃铛还在晃,看见房间里面的卿月才稍稍好一点儿,哭唧唧的就讲诉自己的凄惨遭遇。“月崽,他们太过份了,林溪和林渠前面进来都没人吓吓他们,我一进来就有人吓我,肯定是看我好欺负!禾羽手里的铃铛还在晃,看到房间里面的卿月才稍微好一点,哭唧唧的开始讲述自己的悲惨遭遇。。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二十章》精选:

卿月老远就听见了禾羽的鬼哭狼嚎,脑子里绷着的那根弦放松下来。

禾羽手里的铃铛还在晃,看到房间里面的卿月才稍微好一点,哭唧唧的开始讲述自己的悲惨遭遇。

“月崽,他们太过分了,林溪和林渠前面进去都没人吓唬他们,我一进去就有人吓我,一定是看我好欺负!太可怕了!”

卿月现在彻底不害怕了,走过去摸了摸禾羽的头,安慰了她一下。

禾羽回到原点还一直在跟老人NPC控诉,把NPC都整无语了,估计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怂又贼能叨叨的玩家,赶紧开始cue下一环节的流程。

“吴老爷待会儿会出现,请各位随我先行躲避。”

NPC把他们带到卿月所在的房间,房间里只有烛光,衬着气氛十分紧张。

他指了指床板说:

“这下面有一处通道,你们顺着通道往下走,完成最后的任务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林渠先踏上去,掀开床单和被子,有一个手环状突起,伸手拉了一下,果然有一个通道。

林溪拿着灯走先下去了。

下面一截是麻绳做的台阶,还好林溪身高够,不然刚刚就踏空了,等踩到地上又仰头提醒了一下。

“下面是绳梯,你们下来的时候小心一点,别踩空了,我在下面接你们。”

禾羽第二个下去,林溪努力把灯往上举着,给她视野,等她安全落地了,林渠示意卿月下去。

卿月翻上床的时候蹭到了膝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刚撞得那一下不轻,闷哼一声接着行动。

林渠不是很放心,牢牢拉住绳梯的一截,尽量让它不晃,卿月下去之后他才跟着下去,反手把盖子拉来盖住。

他们现在在一个通道里,林溪掀开布帘子,刺眼的闪光灯亮起来。

通道很窄,可能只有一米的高度,林溪只能半蹲着前进,禾羽和卿月猫着腰跟在后面,林渠就更憋屈了,完全蹲下来走。

等走到中间的位置,两边的门突然打开,弹出假人道具,还带着怪叫,禾羽下意识往后倒了一下,卿月离她很近,也跟着往后倒。

林渠伸手托住她,用了点力把她扶着,林溪也在前面拉禾羽,卿月这才有空间站好。

到了房间,那个NPC又提着灯笼出现了。

“吴老爷已经把王大人制服了,现在只需要让王大人永世不得超生,吴家这些冤魂也能离开了。”

“怎么镇压?”林溪紧接着问了一下。

“这个房间是吴老爷生前的书房,每个角落里面都有一把椅子,你们只需要分别坐在椅子上,念一段咒语,就可以了。”

禾羽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不会又有人突然冒出来吓人吧?”

“这个我也不清楚,你们时间不多了,如果没有再规定时间里完成,王大人会破门而入,到时候一个都走不掉。”

留下这句话他就准备提着灯笼走了,走了一半突然想起来什么,又转头说了一句:

“对了,忘记提醒你们,不管发生什么,咒语不能中断,一旦中断了就没有效果了。”

房间重新归于黑暗,只剩下林溪手里的小夜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我跟林渠去门边的角落,剩下的你们俩自己挑,待会儿我数321就开始念。”

“小溪,俺害怕。”

林溪摸了摸禾羽的头。

“没事的,小羽,马上就结束了,你闭上眼睛什么都别管就行了。”

“好,月崽,走吧,我们一起过去,你想去哪个位置?”

卿月选择了靠通道的位置,把最安全的位置留给了禾羽。

四个人坐好之后,林溪开始倒数,他们念起咒语,喇叭里传来女人的哭声,男人的暴怒声,天花板上和四周还有出风口在往房间里吹风。

除了林渠,她们三个都闭上了眼。

不一会儿,几个NPC从不同的地方窜出来,走到她们面前开始进行新一轮“恐吓”。

禾羽先是感觉有人抓了抓她的脚,下意识反踹回去,又有人用头发在她脸上挠痒痒,整个人害怕的往后缩。

卿月对于这个倒是不怎么害怕,她是属于越玩越胆大的选手,中途一度睁开眼看了一下NPC,想看看他们的装扮。

睁开眼的时候还看见坐她对角的林渠翘着腿在跟NPC互动,忍不出笑了笑。

突然喇叭没声了,一个啪嗒声响起来。

门自动打开了。

“恭喜你们,顺利通关。”是门外工作人员的声音。

禾羽一溜烟跑出去,如获新生,非常夸张的向天伸了伸手,感叹一句:

“我再也不来了!”

他们仨紧随其后走出来,突然这么亮还有点不适应,卿月伸手挡了挡光。

“你膝盖怎么了?”林渠有点着急的问道。

卿月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膝盖,一片青紫,还有点破皮。

“刚刚在房间撞椅子上了,没事,不痛。”

“天呐,月崽,你刚刚怎么都不说,这还不痛,看起来都痛。”

林溪也凑近看了下,觉得挺严重的。

“真的没事吗?”

“真的,可能是皮肤原因,看着吓人了点,但真的不痛,我还可以蹦呢。”

说完还真的蹦了两下,结果疼的差点没站稳。

林渠一把扶住她,语气带着点不悦。

“这还叫不痛,痛就说出来,不要强忍着,没人会说你。”

卿月有点尴尬,她真的觉得不严重,没想到刚刚那一下这么痛。

“上来,我背你。”

林渠走到她身前背对着她蹲下。

“啊?我可以走的,真不用……”

“哎呀,月崽,听话,你这看起来真的挺严重的,还不知道有没有撞到骨头,你就让他背着吧。”

林溪附和的点点头。

没办法,卿月只能慢慢爬上林渠的背,虚虚环住他的脖子。

林渠一边起身一边说了句“抓紧。”

她才稍微收紧了点。

林渠一直都知道她痩,没想到会这么瘦,背在背上都没什么感觉。

“你是对饭过敏吗?”

“没有……”

“以后给我多吃点,刮风都能把你吹跑了。”

“你怎么跟小羽说的话一样。”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卿月同学。”

卿月没再接话,林渠背着她走在前面,林溪她们也没听到他们的对话。

中途林渠又说了一句:

“以后痛可以哭可以抱怨可以不开心,但不要像这次一样强忍着,知道吗?傻不傻。”

卿月鼻子猛地一酸,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以前受了伤受了委屈,她只能默默消化,如果因为自己的情绪影响到了别人卿月还会觉得愧疚,小姨也只会告诉她不要哭,要坚强。

看着林渠的侧脸,卿月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委屈过,第一次有了想依赖一个人的感觉。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