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说爱意

第二十二章

发表时间:2022-07-24 17:22:44

差不多中午的时候,江城下起了小雨,空气中也带着些凉意。吃完饭短暂休息了一会儿禾羽就去冲澡了,卿月在房间里抽了本杂志可以看出,淅淅沥沥的雨声让人分外波澜不惊。手机提示音响了,卿月拿起可以看出了看。“来门口。”是林渠发来的,但是有些不解但但是回去了,心里想很近也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禾羽就去洗澡了,卿月在房间里抽了本杂志来看,淅淅沥沥的雨声让人格外平静。。


推荐指数:★★★★★
>>《不说爱意》在线阅读>>

《第二十二章》精选:

差不多傍晚的时候,江城下起了小雨,空气中都带着些凉意。

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禾羽就去洗澡了,卿月在房间里抽了本杂志来看,淅淅沥沥的雨声让人格外平静。

手机提示音响起,卿月拿起来看了看。

“来门口。”

是林渠发来的,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出去了,想着很近也没拿伞。

远远地看见林渠撑着伞站在院子的门外,穿着一个帽衫外套,帽子扣在头上,高高的影子映在地上,黑乎乎一片。

“什么事?”

林渠把伞挪过去了些,罩住卿月,又递给她一个小袋子,上面有一只小熊,跟他的气质格格不入。

“嗯?”

“给你的。”

卿月懵懵的接过来,打开看了看,里面是各种各样的糖。

“给我买糖干什么?”

“给受伤的小孩买糖吃,想让她开心一点。”

卿月一愣,不知道说什么。

林渠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很快又放开。

“卿月,我喜欢你。”

“林渠……”

“你不用回答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本来不想这么快说的,但我不是很能憋话的人。”

卿月直直的盯着林渠,有很多想说但又不想说出口。

“虽说我长得帅吧,你也不能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吧,我还是会害羞的。”

眼看着要凝结的气氛就这样被林渠化解了,卿月低头笑笑。

“你怎么这么自恋。”

“好啦,你穿这么少,快回去吧。”

林渠把手里的伞递给她。

“就这么点距离,哪需要打伞。”

林渠还是把伞塞在她手里。

“你太弱鸡了,淋点雨我都觉得你要生病。”

“我又不是纸糊的。”

嘴上这么说着,卿月还是乖乖接过伞,又仰头看着他。

“好啦,我回去啦,你也回去吧。”

林渠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往家走去。

禾羽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看见卿月从门口进来,还提着一小袋东西,有些好奇。

“月崽,你出门啦?”

“嗯。”

“手上提的什么?”

“糖,吃吗?”

“糖?你出去买糖了?买糖干什么?”

卿月看了看手里的袋子又笑了笑。

“没什么,就是书上说糖可以促进多巴胺的分泌,心情会变好。”

禾羽听得云里雾里,没有继续追问。

“快去洗澡吧,待会儿我们在窝在床上看电影!”

“好~”

禾羽选了部很文艺的电影,王家卫的重庆森林。

就着窗外的小雨,她们俩舒服的半躺在床上看着关于爱情的经典之作,卿月一度有些走神,满脑子都是刚刚林渠跟她说话的画面。

看完之后时间也还早,禾羽把灯关掉,打开床头的小夜灯,好像全世界的都跟着黯淡下来,只剩下床头这盏灯照亮一小片世界。

“小羽,你说真正美好的爱情是什么样的啊?”

禾羽望着天花板想了想,缓缓开口。

“大概就是像我爸妈那样吧,我爸爸有时候很晚才回家,但我妈总是会给他留一盏灯,我妈妈脾气不太好,很容易生气,我爸处处让着她,哄她开心。”

“真好。”

“你觉得呢?月崽。”

“说实话,我不知道,但之前有看到一句话,你是我绝望世界里的最后一丝光亮,也是我荒芜内心永远不败的花,大概是这样吧。”

“听上去好像很浪漫的样子。”

“浪漫吗?也许吧,其实挺病态的,会给另一个人很大的负担。”

禾羽翻过身单手撑着脸,看向卿月。

“月崽,你是不是在想林渠的事情?”

卿月沉默一下,点了下头。

“那我问你,你有那么一丢丢喜欢他吗?”

卿月想了想,如实回答:

“有,可能比一丢丢还要多一点。”

“那不就是了,喜欢就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我是一个很容易想很多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去处理这些感情,其实也是不相信真的会有人喜欢这样的我。”

“比如呢?你会想什么?”

“我会不敢告诉家里人他的存在,不想他也陷入跟我一样的漩涡,其实我在家里和在你们面前是两个样子,在朋友面前,我温和没脾气,在家里我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一点就着的那种。”

禾羽不解的看着她,思考了一下措辞。

“月崽,其实我不是很明白,我觉得感情这东西很简单也很纯粹,喜欢就是喜欢。”

卿月听完微微叹了一口气,双手捂了下脸。

“这就是我致命的地方,控制不住的想很多。”

禾羽揉了揉她的头,不知道说点什么来开导她。

“算了,你看我喜欢杨逸那个狗东西,也是一样的矫情,我们彼此彼此。”

聊着聊着话题逐渐跑偏,从什么是爱情直接聊到了为什么需要爱情,最后达成了共识——去他妈的爱情。

林渠回了房间之后发了会儿呆,然后又翻了翻卿月的空间和留言。

她的动态很少,几乎隔好几个月才会发一条动态,不过每年跨年的那一天,卿月都会发一条。

林渠从最开始的那一条一直翻到了去年的那一条。

“希望今年柳城的冬天可以暖和一点。”

“不知不觉一年又过去了,希望明年可以睡很多很多好觉。”

“要毕业了,真不喜欢离别,希望大家都有更好的未来,我也是。”

“给奶奶打了个电话,奶奶说门前那颗很老的树前段时间被砍掉了,有点难过,下次回家都不能再看着它发呆了,好想放烟花,明年应该会比今年好一点吧。”

没花多久时间就看完了,除了这些之外,有一条动态挺特别的。

“那是一种无法感同身受的绝望和孤独。”

是初三放假的时候发的,也是卿月第一次一个评论也没有回复的动态。

翻下来总共也没几张照片,门前的古树,书桌的一角,某晚的月亮。

难得有一张她的照片,应该是别人给她拍的,一张拿着仙女棒烟花笑的很开心的卿月,还戴着一条姜黄色的围巾,明媚极了。

林渠盯着这张照片看了蛮久,好像能透过照片感受到当时她的情绪,然后点了保存,放进了收藏栏里。

把能翻的都翻完,好像也没有发现太多特别的东西,卿月实在是一个不怎么喜欢分享心情和动态的人,跟他见过的女孩子都不太一样。

林溪和禾羽巴不得每天发好几条动态,而卿月的空间好像写着几个大字。

“休想偷窥我的生活。”

林渠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切出去点开卿月的聊天框。

“晚安,睡个好觉。”

“晚安,你也是。”

不说爱意
不说爱意
林渠,你是长在太阳下的人,生而向阳,敢爱敢恨,而我没见过爱情最歇斯底底里、最崩毁的模样,虽然我但是我相信这世间肯定有美好的的爱情,可从来没有痴心妄考虑过会降临到到我身上。卿月,你总说我们(两个相同的世界,你还说你的前路遍及荆棘,我的前路饱含黑暗,我没必要性也切记沾染你,可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那就冒险的一次,让我赌一次总有人为我而来,我很值得被可以选择被宠爱。走廊上教室里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声,此时的江城一中颇有一种早间菜市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