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九章 靠山山倒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27

江妈妈一脸惊疑不定,段怡所言,她又又何不知道?只但是这后宅之中,也不是你拿捏得当我,就是我拿捏得当你。的是太傅府的嫡小姐,既有那过得趾高气昂的,也有那做小伏低的。看碟下菜,看碟下菜!端看对方是道什么菜呢!现在这段三娘子是个柿子,望着硬实,可搁上一搁,究竟看碟下菜,看碟下菜!端看对方是道什么菜呢!。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九章 靠山山倒》精选:

江妈妈一脸惊疑,段怡所言,她又何尝不知?

只不过这后宅之中,不是你拿捏我,便是我拿捏你。同样是太师府的嫡小姐,既有那过得趾高气昂的,也有那伏低做小的。

看碟下菜,看碟下菜!端看对方是道什么菜呢!

以前这段三娘子是个柿子,看着硬挺,可搁上一搁,到底会软的。

可这番回来,这软柿子变了朝天椒,呛人了!

江妈妈眼珠子转了又转,心中早已经盘算开来。

今儿个她去顾家,可全都瞧明白了,段怡给顾明睿捡回了一条命来,这顾家再也不会对她不管不顾了。可是先前,她待段怡……

江妈妈想着,脸色又变了变,有些复杂的抬眼,偷偷地打量段怡。

却瞧见她拿着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正专心致志的削着指甲。路上的马车颠簸,她瞧得心惊胆战的,万一一个不好,段三娘子那嫩如葱白的手指,便要被削断了!

这是个狠人!

马车里静悄悄地,段怡没有开口,江妈妈不知道怎么开口。

待马车一停,她像是活过来了似的,抢先一步跳下了车,又打起了帘子,搬来了凳子在那马车跟前,朝着段怡伸出了手,“这乌漆嘛黑的,三娘子小心脚下,让老奴搀着你。”

段怡将小匕首一挽,放回了腰间,吹了吹指甲上的灰,搭着那江妈妈的手,不紧不慢地下了车。

段家的老宅子,在锦城西南的一条小巷里,占了半巷之地。

北地四方而宽广,而剑南地险多山。这巷子在一处斜坡上,往上延去是一座高山,仿佛在言:势,平地而起,直步青云。是谓青云巷。

坐在门前的门房,瞧见马车来了,打着灯笼迎了上来,隔得远远地,便闻到一股子酒气。

段怡皱了皱眉头,“百年清誉?”

江妈妈脸上像是开了染坊,她狠狠地瞪了那醉醺醺的门房一眼,冷冷地道,“请他回去,一桶凉水泼醒了。若再有下次,叫人牙子来,发卖出去。”

那门房一个激灵,顿时酒醒了,“江妈妈饶命!”

他的声音大了几分,江妈妈偷偷地看了一眼段怡,见她蹙眉,立马道,“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别惊扰了三姑娘。你去厨上吩咐,给三娘子炖一盅参来。”

“要冰糖不要白糖,三娘子不喜欢吃甜的。”

门房一愣,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看了看天,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段怡并未言语,随着江妈妈回了自己个的小院子。

她的宅院,在段府的最深处,屋前屋后,都种满了翠竹。在围墙的一角,种了些芙蓉,不过现如今不是开花的季节,是以各处那是一片绿。

“三娘子累了,老奴便不打扰三娘子,只不过明儿一早……”

江妈妈躬着身子站在小院门口,并未进来,她话到一般,停了停,复又说道,“明儿个十五了。”

段怡点了点头,“明日备好马车去坟地,你与我同去。另外,放出风声去,就说我要寻夫子。一个武夫子,一个文夫子。”

她说着,目光炯炯的看向了江妈妈,“日后这段府,还是你的天下。初一十五我按卯打点,绝不误事,去京城之事,我也不会再提半个字。”

江妈妈松了一口气,有些谄媚的笑了笑,她短时间表情太过丰富,让脸上的厚粉变得斑驳了起来。

这会子一笑,像个女鬼一样狰狞。

“三娘子吩咐的事情,老奴一定给办妥当了。”

她说着,用帕子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子,扭着大屁股疾步而出。

待她一走,知路忙跑到了院子里门口,伸着脖子瞧了瞧,见她并未出什么幺蛾子,瞬间惊喜的转过头来。

“姑娘,姑娘……你说打听打听谁是爹,江妈妈怎么就真把你当爹了?”

知路先是惊喜,随即脸又一垮,“咱们救了明睿公子,有了顾家当靠山,先前这婆子那么欺负姑娘,姑娘怎么不索性把她换掉?”

段怡看了看面前的小院,幽静得很,屋子里没有亮灯。

显然身为相府千金,她只有知路这么一个丫鬟,委实寒酸。

知路注意到她的目光,忙提着灯笼跑进去燃了灯,“还有姑娘要学武么?之前虽然跟着明睿公子学了一招半式的,但那都是强身健体的,算不得什么功夫。”

“姑娘是大家闺秀,又是嫡出的,日后定是要嫁去京城公侯之家做掌家娘子的。京城里的那些公子哥儿,怕不是不喜欢五大三粗的姑娘……”

段怡越过小院,仰头看向了背后的高山,摇了摇头,然后进了屋子。

“若是太平盛世,那我天天躺着做咸鱼,自是无碍。可这天下要乱了。”

知路正挑着灯芯,想要屋子里亮堂些,陡然听到段怡这话,却是一惊,灯油蹭到了手上,吓得她惊呼出声。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姑……姑娘……你在说什么呢?咱们剑南好着呢,昨儿个你不在,没有瞧见,河边还有人放花灯,那怡红楼的行首娘子,还唱了富贵春。”

段怡摇了摇头。

诸侯割据,有人拿了顾旭昭祭旗,不是天家担心功高震主,想要收回皇权;便是有诸侯狼子野心,想要多占地广积粮遂称王!

今日一见,顾从戎绝非莽夫,如今他白发人送黑发人,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明显,因为顾旭昭的事情,顾从戎已经改变了之前的一个决定,他匆匆离去,让人追回了一道命令。

她都瞧在了眼里,剑南之军奉顾氏为主;那酒肆里的奔丧军,崔子更奔丧众人戴孝……

虽未封王,但已是王。

乱世之下,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那简直就是脸上写着悲惨二字!

不管是对付那些有功夫在身的杀手也好,还是对付府中拜高踩低的老嬷嬷也罢,都让段怡明白了一个硬道理,靠山山倒,靠水水断,靠什么都不如靠自己!

她若是有功夫在身,一拳一个镇关西,一脚一个过岗虎……雄霸天下她没有想过,但是在乱世中活下去,她觉得还能一争。

她能带着顾明睿逃回剑南道,可见天赋不低。

段怡想着,回道,“你手可烫着了?用点药。不必担心,我放了风声出去,外祖父若是想教我,自会教我,若是不想,另寻名师未尝不可。”

“对了,我有多少银钱可用?”

知路被转移了注意力,立马忘记了先前的天下大乱之事。

她吹了吹手指,“一点小伤,我听姑娘说话的时候,它都好了。京城那边,倒是没有短姑娘银钱,逢年过节的时候,比京城里的小娘子们,得得都多些了呢。”

“除了这个翠竹院外,姑娘在祖坟里,还有茅屋一间。”

茅屋?!啥玩意?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