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十章 不请自来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28

翌日清晨一大清早上了坟山的段怡,真是殷殷明白了了知路不打诳语。这确实是一座茅屋,风一吹,那茅草一摆一摆的,感觉随时随刻都要化羽升仙去。段家的祖坟在锦城外南面离处的一个小山坡子上。说是山,还不够巍峨,说是坡,又未免太太过险峻。连着有好些座差不多高矮的这种小这的确是一座茅屋,风一吹,那茅草一摆一摆的,感觉随时都要羽化升天去。。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十章 不请自来》精选:

翌日一大早上了坟山的段怡,真真切切明白了知路不打诳语。

这的确是一座茅屋,风一吹,那茅草一摆一摆的,感觉随时都要羽化升天去。

段家的祖坟在锦城外南面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子上。

说是山,不够巍峨,说是坡,又未免太过陡峭。一连有好些座差不多高矮的这种小山坡子,连在一起,像是一个个巨大的坟堆。

段家祖祖辈辈都是锦城人,段文昌发达之后,圈了这块地,又将老祖宗的坟全都修了一遍。

茅草屋前头林立的墓碑,整整齐齐的,像是方块形的古怪兵佣列了阵型。

段怡面无表情的看着,抬起手来,指了指屋顶,“怎么不戳个洞呢,躺着也能观星。”

知路手脚勤快,这坟山她们半月来一次,积了不少灰,一来她便在里头烧水打扫了。

“哈哈,姑娘你说啥呢?这要戳个洞,夏天老落雨,岂不是要接一口水!”

知路打着哈哈笑,像是段怡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倒是一旁的江妈妈,眼皮子跳了跳,她已经想明白了,段怡这个人,说话十分阴阳怪气!你若是听表面功夫,那是要遭罪的!

“姑娘说得极是。这茅草屋子有些老旧,一会儿我便叫人重新修葺一二。”

江妈妈试探着询问道。

段怡摇了摇头。

江妈妈恨不得给自己个大耳刮子,眼前这是母狮子,就是要大开口的。她倒是好,马屁拍在马腿上了。

“姑娘住着茅草屋子委屈了,等过了今日,明日老奴我便叫人来这里,给姑娘修一间屋子。”

段怡又摇了摇头。

“今夜我给画了图纸,你拿了之后,去寻利索的工匠来。妈妈不是掐指一算,我祖父要活到一百一十八岁,给段氏百年清誉么?那我在段氏坟头,要住的可不是一年半载。”

她说着,又朝着上山的路看了过去,“府里清闲得很,门房都光明正大的喝酒,白拿月例。妈妈叫他们来修路,省得祖父回乡祭祖,踩了一脚泥水,怪妈妈办事不力。”

江妈妈看着段怡嘴巴一张一合的,有点迷瞪。

明明知道她在阴阳怪气,但莫名的觉得很体贴,很有道理是怎么回事?

“三娘子的话,自是在理。就算家丁修路不用钱财,可这盖屋子……”江妈妈说着,搓了搓手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段怡了然的看了她一眼,“你不是去信去京城告状了么?祖父祖母收到信,以为我去了京城,这个月十五,祖坟无人守着了,岂不是忧心。”

“便再去信一封,就说我回来的头天夜里,便做了一个梦。梦见老祖宗同我说,他此番庇佑我大难不死,耗费了许多仙力。需要修个宅院,方便静养。”

江妈妈嘴角扯了扯,顿时结巴了起来,这不是太扯淡了吗?

死人要宅子,烧个纸糊的给他不就得了,哪里用得着建阳宅?

京都相府的人,又不是傻子,能被这么扯的事情给糊弄住了,掏出银钱来给这小祖宗修豪宅?

“你自照我说的去做,便是了。”

老神棍一句话,就让一个五岁的小姑娘住上了坟头,还有比这更扯的么?

更何况,她隐约已经知晓,段相公让她独自待在剑南道,是有旁的目的的。

江妈妈点了点头,段怡说话神叨叨,她有些发憷。

她想着,命人将东西从马车上搬了下来,便匆匆地离去了。

待她一走,知路便匆匆的从屋子里走了出去,“姑娘姑娘,去这样的信,万一得罪了相爷还有老夫人,到时候不给咱们说一门好亲事怎么办?”

“唉,虽然相府嫡女尊贵无比,可咱们家有四个嫡出的姑娘。大娘子同二娘子,都是惠安公主生的,自幼长在老夫人身边。老夫人疼她们像疼眼珠子一样,时常出入宫廷。”

“那么好的一串珠子,宫里头出来的,大娘子便随便放在了年礼里,可见这东西,她多得是。”

“再说五娘子,是姑娘嫡亲的妹妹。可人家是龙凤双胎里的凤儿,吉利得很。又一直同夫人待在一块儿……到时候说人家,还不先紧着她们……”

“可怜我们姑娘,没有人给谋划。本来就不上心,若是再给得罪了,日后……”

段怡听得有些心不在焉的,她目光炯炯的看着这座坟山,心和手都蠢蠢欲动。

上辈子她画了多少图,这个不行,那个要改的,到最后全都面目全非。便是不改,那也得按照甲方爹爹的来画。可现如今……

这么大一座坟山!全是她的!

她要在茅草屋那里盖一个宅子,修出一条青石板儿台阶路,要在老祖宗的坟头上,种满芙蓉花!要在那里挖一条沟,排走看到不孝子孙后,先人落下的泪……

“修坟山有什么意思?这大好河山,哪里不能修呢?你若是让你家家丁,把蜀道给平了,那才叫厉害了!”

段怡一个激灵,扭头一看,只见一众墓碑旁边的草丛里,不知道何时坐了一个人。

他的身上挑着担子,草帽压得低低的,看不清楚长相,担子两旁的箩筐里,放着满满当当的香瓜。

“祈郎中?”段怡疑惑道。

祈郎中将那草帽一抬,将口中的草根儿一吐,朝天对着自己凌乱的碎发吹了口气。

“听说你要寻夫子,祈某文不成武不就,治病也是半吊子,特来看看,你到底配不配做我的学生。前头看一八零七个,你是一百零八个。”

知路先是欢快地朝着那两筐子香瓜冲了过去,可听到祈郎中这话,又恼火起来,“不行不行,你连进士都考不中,婆娘也留不住,上吊都吊不死……这怎么能教我家姑娘?”

祈郎中拿起筐子里的香瓜,在衣服上擦了擦,抬手一拳,将那瓜给砸破了,啃了一口,“你想找个能教你姑娘吊死的?”

知路心头一梗……

段怡饶有兴趣看向了祈郎中,这香瓜真的很香,隔得老远,都能够闻到。

“郎中是靠什么来选中这一百零八人的呢?”

祈郎中抬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段怡的脸,“当然是观星相面!”

段怡无语,这个世界杀手遍地走,神棍多如狗!

她摇了摇头,“不,郎中来寻我,是因为晏镜叫我来寻你。晏镜是谋士,郎中是什么?”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