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十一章 又来一个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29

祈郎中挠了地挠。相对于文士,他看上来更像是个市井小民,但是一个脾气甚大的小民。“你也可以叫我斗士。与天斗其乐无穷。”段怡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看向了祈郎中的脚,他自然而然是也没说实话。“哦。”祈郎中见她阴阳怪气的“哦”了一声,不仅不恼,反而是激动出来比起文士,他看上去更像是个市井小民,还是一个脾气甚大的小民。。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又来一个》精选:

祈郎中挠了挠头。

比起文士,他看上去更像是个市井小民,还是一个脾气甚大的小民。

“你可以叫我斗士。与天斗其乐无穷。”

段怡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看向了祈郎中的脚,他自然是没有说实话。

“哦。”

祈郎中见她阴阳怪气的“哦”了一声,不但不恼,反倒是兴奋起来,“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没有这个调调的,入不得我门。晏镜那老狗,不讲究的捡了崔子更那个木头。”

“老夫可绝对不会同他一般,自甘堕落,定是要找个能够继承我阴阳怪气衣钵的传人!”

他说着,眼眸一动,“当然了,你若是不喜欢叫我斗士,也可以叫我种瓜人士。”

段怡有些无语,她哪里阴阳怪气了,她明明就是五好青年。

“郎中原来同晏先生师出同门。良禽择木而栖,郎中应该去寻一颗参天大树,而段怡不过是个闺阁女子,顶破了天,算是根带刺的荆条罢了,怕是会耽误了郎中的大好前程。”

祈郎中眼神复杂地摇了摇头。

他说观星相面,并非是看那天上星辰,断那人间相貌,而是观天下大势。

天下大道诸多,士者有三道,门阀举荐是短道,科举取士是上道,而旁门相术是小道。

像段怡的祖父段相公,便既靠门阀又能科举,如今已经贵为太师,人人尊称一句相公;像神棍楚光邑,便是走小道的佼佼者,便是陛下见了他,也要唤上一句大师。

他科举屡试不第,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师父。

他们一门三子,大师兄便是那老神棍楚光邑,二师兄是大军师晏镜,他入门最晚。

如今帝星晦暗,新生为二,全在二南。一曰江南,二曰剑南。他在剑南多时,一直等候时机,现在他想知晓,眼前的孩子,究竟是不是他的机缘。

祈郎中想着,嘿嘿一笑,捡了一个又大又香的瓜,像是抛铅球似的,猛地朝着段怡的面门扔去。

段怡皱了皱眉头,两只手一抬,将那香瓜抱住了,险些砸了鼻子。

“你这老郎中,作甚欺负我家姑娘!瞧你都被逼到上吊了,还当你是个好的,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欺负我家姑娘,我就在锦城最结实的房梁上,吊根绳子,看吊不吊得死你!”

知路正挑着瓜儿,一见这情形,哪里还有半点心情,她将那香瓜一扔,噔噔噔地朝着段怡跑了过去,“姑娘,你没事吧?这年头,竟是有硬是要当人家夫子的!”

祈郎中闻言从腰后掏出蒲扇,扇了扇。耽搁这会儿功夫,日头已经渐渐升起,天热了起来。

“这样吧。今日你外祖父若是来寻你,且教你真正的顾家枪法,你便请我做你的夫子如何?”

祈郎中饶有兴致地说道。

段怡点了点头,“未尝不可。”

祈郎中见她应了,嘿嘿一笑,用脚胡乱的踢了踢两个箩筐,“瓜给你吃了,算是夫子给学生的见面礼了。甜得很,吃完把籽儿吐在这山上,指不定还能长出藤儿来。”

他说着,摇着那大蒲扇子,迈着步儿下山去了,没走个几步,却是脚下一滑,吧唧一下,摔了个屁墩儿。

他也不恼,用扇子拍了拍屁股,一瘸一拐的继续走了起来。

知路瞧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姑娘,老郎中这回输定了!谁不知道,顾家枪法有两套,这第一套剑南军所有人都能学,所以老百姓都管剑南军叫顾家军。”

“另外一套,只有顾家人能学!明睿公子尚在病榻,使公哪里有心情,跑到段家的坟地上来,教姑娘枪法。”

段怡点了点头,对着怀里的瓜就是一拳,将瓜劈成了两半,递了一半给知路,“瓜很甜。老郎中旁的不行,种瓜倒是第一名。”

一直到天黑了,用了晚食,山上都没有来任何一个人。

知路有经验,早早的熏了艾,又放了驱虫蛇的药在周围,挑亮了灯笼。

夜里的那些墓碑,越发的变得可怖起来。

段怡提着竹篮,挨个的给老祖宗们上了香,烧了纸,又摆了贡品,“我家老祖宗,也是按月领例钱的人呐。活人一个月只领一份,你们倒是好,一个月领两回。”

“要不怎么有个俗语叫做生不如死呢!对吧!”

段怡一边烧着,便一边嘀嘀咕咕的,“明明钱是我烧的,酒是我供的,嗑是我陪着唠的,就差没有坟头蹦了,你们倒是好,净整些虚的,万古长青有什么好的,到时候住的人多了,挤得要命,搞不好要叠起来。”

“倒不如来个实在的,保佑我乱世求生如何?”

一旁挑着灯笼的知路,听着这大逆不道的话,恨不得自己个的耳朵立马聋了,她有些艰难地别开了视线,却是目光一瞟,瞧见一个白发老人站在一旁的草丛里,顿时吓得大叫起来。

段怡一愣,瞧着她目光所及之处看了过去,更是心中颇为惊讶。

在那黑暗中站着的人,不是她那外祖父顾从戎又是谁?

“外祖父来了,表兄可好些了?”

顾从戎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对着段怡点了点头,“毒也解了,外伤倒是无大碍。至于旁的,你舅母打算带他回娘家静养一段时日,来日方长,只能徐徐图之。”

段怡没有接话,她并不知道舅母姓什么,家又住在何处。

顾从戎说完,突然一个箭步,朝着段怡攻来,段怡一惊,电光火石之间,撑着一块墓碑便蹿了过去,险险避开。

“外祖父这是作何?”

顾从戎收了攻势,叹了口气,“明睿时常同我说,说于武道一途,你的天赋远胜他良多。我以为他想要替你博得关注,便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看来,果真如此。明睿十分聪慧,是个儒将,胆量布局都不差,但练武始终是差了几分火候。唉……”

顾从戎说着,朝着段怡的小茅屋行去,“我听说你想寻个武师习武。祖父不想顾家枪法后继无人,想要将它传授于你。只有一条,他日明睿若是有了后嗣,而我已经作古。”

“你需要将毕生所学,全部对于他的子孙后代倾囊相授,可否?”

段怡点了点头。

在整个剑南道,她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比顾从戎更厉害的师父了,虽然使顾家枪法的人,已经一死一伤了……

顾从戎并不意外,“你还想学文,我身边的黄先生……”

段怡又摇了摇头,“祈先生已经赖上我了,送了我两箩筐瓜当贿赂。”

顾从戎半晌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方才说道,“三年前,祈先生初来锦城,我领着明睿登门拜师,被他拒绝了。”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