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十四章 段家回乡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0

大周端瑞十八年,陛下陈宏封宦官曹桑为内枢密使,权媲内相。太傅段文昌大殿之上,以头撞柱死谏无果,自请告老还乡,领着全族离开了京都赶回祖籍剑南道,欲劈山立院,自此当教师立德树人,已不再不过问朝事。此事一出,天下震动。段家车马所到之处,皆有人相伴而来,待得剑太师段文昌大殿之上,以头撞柱死谏未果,自请告老还乡,领着全族离开京都返回祖籍剑南道,欲开山立院,从此教书育人,不再过问朝事。。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段家回乡》精选:

大周端瑞十九年,陛下陈宏封宦官曹桑为内枢密使,权媲内相。

太师段文昌大殿之上,以头撞柱死谏未果,自请告老还乡,领着全族离开京都返回祖籍剑南道,欲开山立院,从此教书育人,不再过问朝事。

此事一出,天下震动。

段家车马所到之处,皆有人相随而来,待到剑南境内,那车队竟是延绵数里,一眼望不到尽头。

那锦城外的段家祖坟之上,段怡静静地站着。

火把组成的游龙,穿过城门,照亮了整个锦官城。

“过了六年,先生的嘴,终于开了光。我那老祖父舍得京城里的荣华富贵,回来了。”

段怡轻轻地说道,又是一个月的十五,是她守祖坟的日子。

恰逢霜降,坟头草落了白,两侧的芙蓉花,开得正是妖艳。

比起六年前,段怡身量高了许多,她穿着一身素白色的襦裙,若非胸前用那金丝银线绣着大朵的花儿,简直像是穿了素服,为死人守孝。

“姑娘,咱们真的不去青云巷迎接相爷同老夫人们吗?现在骑马赶过去还来得及。本就多年未见,若是还……怕是免不了吃挂落。”

知路踮起脚尖,一脸的忧心忡忡。

当年姑娘离京之时,年纪太小,怕是已经忘记了,段家那一大家子人,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尤其是那段相爷同老夫人,都是讲规矩的。

段怡收回了视线,朝着坟前的小院走去。

山上冷,屋子里烧了炭盆子,一旁的棋盘之上,还放着尚未下完的棋子,墙角的小炉子上,汩汩地煮着菊花酒,满屋子都是香气。

她一撩裙摆,从棋盒里拿出了一颗白子,落在了棋盘上。

“统共一个段怡,那也不能够劈成两截儿,一个在这儿给段家镇运势,一个去青云巷给老头子当牛马。去是要去的,不过不是现在去。”

她说着,又拿了黑子,落了一颗。

知路听着,对手哈了一口气,快步的跟了进去,掩好了小院子的门,她拿起火钳,拨了拨炉子上的炭火,又倒了一盏小酒来,搁在了段怡身边。

“姑娘暖暖身子。”

祈先生不在,棋无对手,段怡早就习惯了,自己的同自己对弈。

她一手白子,一手黑子,正欲落定,便感觉手感不对,她低头一看,惊呼出声,“哎呀!知路不好了,我爷爷的爷爷裂开了!”

知路无语,眼皮子跳了跳,今夜不不光是你爷爷的爷爷裂开了,你刚到家门口看到空无一人的亲爷爷一会儿也要裂开了。

她提了提裙角,朝着一旁的小木柜子跑了过去。

段怡将那颗开裂的白子对着光照了照,说道,“我爷爷的爷爷,埋在东北角左数第三格。真的是,牛鬼蛇神过境,把他老人家都气裂了。”

知路没有回话,掀开箱笼,直奔段怡说的方位寻去,从那盒子里,重新拿出了一枚白子,仔细的看了看,那棋子上头,赫然刻着段正平三个字。

段正平,是段怡爷爷的爷爷的名字。

她家异于常人的姑娘,玩寻常的棋子都玩腻味了,便把整个坟山上的老祖宗都刻在了棋子上。儿子遇到老子,那是要被打跪的。孙子围了祖宗,那是要放祖宗突围的。

唯独这段正平,是个忤逆子,见神杀神,见佛杀佛,是段怡最喜欢的棋子,这不都使裂了。

段怡换上了新棋,开心的落了子,“要是添上了祖父,父亲同我的名字,这棋才叫活了。”

知路心中一紧,佯装没有听到她的感叹,忙转移话题道,“姑娘,相爷到底有多有学问啊?他已经告老还乡,段家人都成了白身了,怎么还有那么多人,追随他来剑南?”

“我听说,连三皇子陈铭,五皇子陈鹤清,都从京都一路跟过来了。”

段怡闻言,挑了挑眉,满不在乎的又拿起了一颗黑子,嘴角多少带了几分嘲讽,“他们在乎的不是我祖父肚子里有几个大字,在乎的是我外祖父他没有嗣子。”

段怡说完,一下子神采飞扬起来,“我押中韵脚了没有?”

知路别过头去,这不是我家姑娘,这是坟头上被鬼附身的了傻姑娘。

这是祈先生最近留给她的功课,说话不像作诗,又像作诗一般,句句连续押中韵脚,这样一来,若是同人说话之时,便犹如排山倒海一般,震得人神魂颠倒。

她家姑娘聪慧无比,样样一学就会,偏生这一点……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俗话说人菜瘾就大,知路唏嘘的揉了揉耳朵,她现在也很神魂颠倒,感觉自己也要随着老祖宗裂开。

段怡有了新的棋子,专心致志地下起棋来。

知路不敢打扰,取下了一把银色的长枪,专心致志的擦拭起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门前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女声,“姑娘,子时已到。人快进府了。来了两个意料之外的人,一个是江南崔子更,一个是神棍楚光邑。”

段怡微微一怔,注意力从棋盘上挪开了。

崔子更?楚光邑?

一个是她的恩人,一个是她的仇人,都是老熟人。

她想着,站起身来,斯条慢理的走到一旁的祭品篮子前,弯腰拿起了一张边缘被烫得有些发黄的纸钱,揣进了自己的袖袋里。

然后朝着门口走去。

“走罢,知桥你上前开路。守祖坟十一载,谁人比我更孝顺,即是孝顺孙女,那便没有道理,不去迎接牛鬼蛇神。不是,不去迎接我祖父不是。”

门口那个被唤作知桥的姑娘,腰间悬挂着一把短剑,面若寒霜。

她轻轻地嗯了一声,手放在嘴边一吹,三匹马儿快速地跑了过来。

屋子里的知路忙不迭的锁了门,随着二人一道儿,翻身上了马,快速的朝着城中奔去。

当年祈先生的话,犹在耳边,这剑南道当真是要乱了么?

马跑得飞快,知桥对城中十分熟悉,三匹马儿走了近道,待段怡到青云巷段家门前之时,那段家打头的马车,刚刚才停了下来。

段怡眼珠子一转,将袖袋里揣着的那张没烧完的纸钱,往裙角上一拍,翻身下了马。

她眼眶一红,带了颤音,朝着那马车深情呼唤道,“祖父!”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