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十五章 初见至亲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0

那马车夫被她唤得一颤,手忙脚乱地撩起了车帘子。段怡定眼仔细一看,抬头一看一个油光呈亮的光头老汉探也才来,在他的额头周遭,捆了一根发带,上头绣着十二时辰花字儿。段怡心中一惊,那第二句祖父含在了嘴中。她只据说祖父段文昌以头撞柱死谏,也没据说他脑壳同柱子段怡定睛一看,只见一个油光呈亮的光头老汉探出头来,在他的额头周遭,捆了一根发带,上头绣着十二时辰花字儿。。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 初见至亲》精选:

那马车夫被她唤得一颤,手忙脚乱地撩起了车帘子。

段怡定睛一看,只见一个油光呈亮的光头老汉探出头来,在他的额头周遭,捆了一根发带,上头绣着十二时辰花字儿。

段怡心中一惊,那第二句祖父含在了嘴中。

她只听说祖父段文昌以头撞柱死谏,没有听说他脑壳同柱子摩擦,把头发都磨没了啊!更没有听说,他心灰意冷,出家当了老和尚!

段怡正想着,就瞧见那光头颤颤巍巍的站在了一旁,抖了抖胳膊,抖了抖腿,“段公快些下来,要不人说蜀道难,当真是难于上青天!这双脚落了地,老夫都觉得,像是在天上飘一般。”

他说着,伸出手去,扶住了车里头一个穿着青衫,面有菜色的老者。

段怡眼眸一动,又深情地唤了一声,“祖父,祖母!大师!”

那老秃子头上没有戒疤,也没有穿法袍,头上戴着的那发带,却是看上去神叨叨的,显然是知桥口中所言的意外仇人楚大师了。

而另外一个,便是她多年未见的亲祖父段文昌。

段文昌上下打量了一番段怡,对着她点了点头,“怡儿长大了。”

段怡正欲要接话,便被一个严厉的声音给打断了,“亲长归乡,你姗姗来迟不说,怎地穿得如此的素净?不知道的,还当我……”

这话一出,后头马车里下来的人,这才注意到了段怡的穿着。

她穿着一身素服,未施粉黛不说,那裙角还沾着一张刺目的黄色纸钱。

谁看了不说一句晦气!

那马车里头,先是跳下来了一个收拾得十分利索的婆子,然后方才伸出了一只手,手指修长又白皙,最令人瞩目的是,来人手腕之上,戴着一只大大的绿色玉镯子。

紧接着,一只绣花鞋踏在了小凳上,那鞋子上头用金线绣了松鹤延年的花纹,最令人惊叹的是,那仙鹤的白色羽毛,竟是真正的毛。风一吹过,绒毛动了动,那仙鹤仿佛要展翅飞起来了一般。

段怡小脸一红,眼中瞬间蓄满了泪水,这一看是羞愧,仔细一看却是激动!

那一脸的怀念,仿佛多年无处宣泄的孺慕之情,顷刻倾泻而出,犹如黄河决堤!

着实诡异!

刚被快马颠得想吐的知路,将脸别的一边去,姑娘!你演得太过了!

当奴没有瞧见,你刚刚差点儿就抱着那个光头老神棍大呼祖父了!

段怡吸了吸鼻子,掏出帕子擦了擦眼泪。

“怡多年没有听到祖母训斥,乍然一听,十分的感动。这么多年未见,祖母还是这般中气十足,可喜可贺。看来是菩萨听到了怡的祈求,要让我家祖父祖母,长命百岁啊!善哉善哉!”

她说着,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圆月,笑道,“每逢初一十五,怡都奉命住在段家祖坟之上。接到家人传信,说祖父祖母今日要归家,怡心中万喜。”

“这不等到子时一过,到了十六,便立马从那坟头上,飞奔了过来,还好赶上了。”

她说着,娇羞一笑,低下了头去,像是刚刚发现粘在裙角上的黄纸一般,惊喜的弯腰将那纸钱拿了起来,“哎呀,怎么沾着这个了,想来是老祖宗们知晓祖父祖母回来了,欢喜的跟来瞧上一瞧。”

卢氏看着那烧了一半的纸钱,再看看段怡一脸灿烂的笑容,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她轻哼了一声,扶住了那婆子的手。

“夜深了大家都舟车劳顿,不必铺张,见那些虚礼,都早早的沐浴歇了罢。”

她说着,上前一步,同段文昌还有那楚光邑一道儿,进了段家老宅。

段怡瞧着,挑了挑眉。

虽然她连人都认不得了,但是今日一见,对这二人,心中却是有了几分盘算。

她想着,眯了眯眼睛,朝着队伍后头看去。

段文昌同老夫人一走,先前还凝重的气氛,好似一下子就变得缓和了起来。

一个穿着玫红色襦裙,披着雪白披风的妇人,红着眼睛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身量比她还要高出一截儿的段怡,哭了起来。

“我儿,我的怡儿,阿娘可算见着你了。你离开的时候,还是那么一点儿,现如今,都比阿娘生得还高了!”

在那妇人的身后,笑吟吟地站着三个人。

最前头那个,正是她的父亲段思贤!

饶是段怡见多了美男子,也不得不感叹一句,这段思贤不说话,当真是气质如谪仙,美貌赛潘安,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不是痕迹,那都是故事。

这是一个好看到不在心中念上几遍清心咒,都搞不清自己姓张还是姓王的美男子。

还好她同段思贤没有半分相似,说是从垃圾堆里刨出来的孩子,也是半点不违和的。

段怡想着,松了一口气。

乱世之中,美人都是不长命的,而她想要长命百岁!

在那段思贤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林黛玉,呸呸,左边站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穿着鹅黄色的小衫,笑盈盈的;右边站着一个小郎君,捂着嘴,像是要忍住咳嗽。

他们两个倒是同段思贤像了四五分,就是弱柳扶风的,让人忍不住担心自己个打个喷嚏,就能把他们吹回京都去。

段思贤靠脸吃饭,先是尚了惠安公主。公主先生长子段锥,段锥早早的考取了功名,成亲之后便外放江南,此番并没有跟着回剑南;后又接连生了两个女儿,长女段娴,次女段淑。

顾杏进门之后,很快便得了段怡,随后又生了龙凤双胎段好同段铭。

眼前这两只弱猫儿,想来就是她嫡亲的弟弟同妹妹了。

“阿娘快莫要哭了,父亲,五娘同二郎都累了,莫要在风口站着了,来日方长。”

顾杏闻言,松开了段怡,拿帕子擦了擦眼睛,快步的走了过去,用手背先探了探段铭的额头,又摸了摸段好的手,方才点了点头。

“怡儿说得是……”她叹了口气,又道,“赶明儿你领着阿娘,去祭拜你舅父,明睿他……”

段怡点了点头,冲着她笑了笑。

顾杏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段思贤对着段怡点了点头,领着一双儿女,朝着大门走去。

经过段怡身边时,那段好一把握住了段怡的手,笑吟吟地说道,“我给姐姐带了好些礼物,明日再同姐姐说体己话。”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