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十六章 风起云涌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1

段怡只会觉得手心一软,低下头一看,都忍感慨出来,瞅瞅人家这大家闺秀的小手儿!香喷喷白又嫩,像是刚入笼的虾仁滑蛋似的……让人都觉得饿了。那段小五见段怡这表情,脸上的梨涡儿轻轻一僵。她总会觉得,这多年未见的姐姐,瞧她像是在瞧大猪蹄子。段好急忙地将那段小五见段怡这表情,脸上的梨涡儿微微一僵。。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 风起云涌》精选:

段怡只觉得手心一软,低头一看,忍不住感叹起来,瞧瞧人家这大家闺秀的小手儿!

香喷喷白嫩嫩,像是刚刚出笼的虾仁滑蛋似的……让人都感觉饿了。

那段小五见段怡这表情,脸上的梨涡儿微微一僵。

她总觉得,这多年未见的姐姐,瞧她像是在瞧大猪蹄子。

段好慌忙地将手抽了出来,提起了裙衫,加快了脚步朝着母亲顾杏冲了过去,一把挽住了她的胳膊,头也没有回了离开了。

段怡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好笑地摇了摇头。

段家嫡枝人不算多,最后一辆马车上的人,也都已经下了车。

段怡回头一瞧,只见三个美人儿莲步款款地朝着她走了过来。

领头的那个生得鹅蛋脸柳叶眉,端庄又贤淑,应该是嫡长姐段娴。蜀道之难,李太白都要呜呼哀哉几千年,来人多少都有几分疲态。

唯独段娴,你往她手里塞个托盘,她就能直接当那宫中的管事老嬷嬷,教你什么是挺拔的身姿!

她走得不紧不慢的,却恰好比身后的二女,往前了半个身位。

“秋日夜里凉,三娘快快随我们一道儿进去,都是自己姐妹,何必闹这些虚礼。阿姐头回叫人给你带的燕窝儿,江妈妈可叫人炖与你用了?”

段怡听着,同段娴见了礼,“多谢大姐姐惦念。”

段娴抿着嘴笑了笑,指了指一旁着粉衫的姑娘,“这是你二姐姐,那是你四妹妹。”

若是瞧见美人儿,眼睛就会发光,段怡觉得自己个现在眼睛,简直就是一对太阳!

天生筋骨清奇,被高人收徒算什么?

这段二娘子段淑,不管是哪个话本子里的合欢宗宗主见了,都恨不得把宗主之位拱手相让!

段淑见段怡瞧她,哼了一声,跺了跺脚,“你看我作甚?你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段怡啧啧出声,怎么会有人连骂人都是娇嗔!

“二姐姐可以试试,抠出来喷你一脸血,抹开正好省了胭脂钱!我正愁没有什么可以还礼,如此甚好!”

周围空气一下子凝固了。

站在段娴另一边的四娘吓得一抖,低下头去不敢言语了。

段怡见状,哈哈一笑,对着段淑眨了眨眼睛,“我同二姐姐说笑呢!姐姐们快些进去,院子已经打扫干净,热汤热饭早就备好了。”

“三娘果真顽皮,我们快些进去罢,别都在这门前杵着了!”

率先回过神来的段娴,拽了拽撅着嘴的段淑,又拽了拽像一只鹌鹑一样的段静,对着段怡笑了笑,三人还是同之前一样,迈着带有韵律的步伐,整齐划一的朝着段家的大门走去。

段怡瞧着好笑,噗呲一下笑了出声。

“姑娘,你莫要笑了,一个个的脸都绿了。你瞅着像个贪花好色的痴汉!”

站在段怡身后的知路,声音压得低低的,心中犹如有火在烧,“姑娘若是把她们都得罪了,那今后的日子,便不好过了。老夫人她……”

段怡面带安慰的拍了拍知路的肩膀,侧了侧身子,将整个人的身影全都融进了黑暗的阴影里。

车队长得一眼望不到尽头,火把同灯笼组成了一条星河,到了这青云巷的巷子口,便顺畅的分了道,朝着各个打开的朱红大门涌了进去。

段家老宅占了这青云巷的半壁之地,这么多年巷子里其他的宅院,都是空着的。

今夜一过,这巷子里,挤满了各怀鬼胎的魑魅魍魉,等着风云起。

段怡想着,转过身去,一言不发的领着知路同知桥,回了自己的小院。

城中比坟山要暖和了许多,屋子里不用烧炭盆子,都舒适得很。

“江妈妈倒是越发乖觉,替姑娘烧好了热汤。就是这会儿,老夫人他们都回来了,也不知道她……”

知路嘴中絮叨着,手上却是麻利的寻了一个圆桶来,往里头倒了一包草药,又浇上了热水,“我今儿个瞧着,其他姑娘的手,那都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似的。”

“只苦了我家姑娘,跟个糙老爷们似的,要舞枪弄棒。这六年来,姑娘那是一天都没有歇过,日后同其他娘子打架,都不用刀子。”

“伸手一摸就把人划拉开五道口子!要是脱了鞋用脚划拉,那一剐剐掉一层皮!”

拿着书泡着脚的段怡,听着知路的话,哈哈大笑起来。

“都是姓段的姐妹,我作甚要同她们打架?”

知路一听,恨铁不成钢的看向了段怡,“姑娘,你是不晓得,老夫人身边的朱妈妈,同我阿娘有旧,若是论亲,我得管她叫一声表姨母。先前她悄悄告诉我。”

“这回相爷同老夫人,有意把几个姑娘的亲事,全都定下来。”

她说着,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道,“听说娴娘本来要入东宫的,是以都快双十了,都没有说亲。可相爷告老还乡,今时不同往日,这东宫怕是不成了,临出发的时候,娴娘还大哭了一场呢!”

段怡听着,翻了一页书,这话怕是有几分真。

虽然老夫人最喜欢的便是嫡长孙女,想要多留她在身边。但是快双十没有成亲的人不少,没有定亲的人,却是不多。

“便是最小的五娘,都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了。僧多粥少……这些年姑娘逍遥自在惯了,怕是都忘记了,这大宅门里,为了一朵绢花一个线头,那都要斗成乌鸡眼子的。”

“更何况是姻缘,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能够不打起来!”

见段怡满不在乎,知路着急起来,“姑娘!”

段怡摇了摇头,“都是些身不由己的可怜人,有什么好争的。左右我不怕嫁错人,若是嫁了个不好的,便一拳打死,为民除害!就当是积累功德了!”

知路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她觉得自己,像是那坟头上刻了老祖宗段正平名字的棋子一样,裂开了!

“姑娘你还想做十回八回寡妇,攒够功德坐地成仙不成?”

段怡又翻了一页书,惊讶的看向了知路,给了她一个高度赞扬的眼神,“你倒是出了个好主意!”

知路捂住胸口,气绝!

段怡瞧着,哈哈大笑起来,她伸出手来,拍了拍知路的肩膀,“你且放心罢。便是我在祖父脑壳上蹦跶,他也得咬着牙说上一句,蹦跶得好!”

“我穿了一身素服,他未出一言。祖母责难于我,他率先进府。他带着目的而来,有求于我。”

“小事不必在意,大事有人兜底!你有何惧?至于那些姐姐妹妹们。”

段怡说着有些唏嘘,“你何时见过,下棋人同棋子打破头的?”

她说着,眼睛朝着门口看去,“知桥,怎么了?”

清冷的女声,再次响起,“如姑娘所预料,一进府之后,便有人按捺不住了。那老神棍趁乱出了府,往西去了……”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