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十七章 点半柱香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1

段怡恋恋不舍地看了几眼那热气腾腾的泡脚桶,“怪不得老神棍头都秃了,硕鼠都没他手脚勤快。”她说着,迅速站起身穿好了鞋袜,朝着门口行去,临了伸出手一薅,从墙上薅下一把短弓来。段怡冲着知桥点了点点头,猛然腾身一跃便上了院墙,一个晃身两人一道儿朝西急速而去。蹲她说着,快速起身穿好了鞋袜,朝着门口行去,临了伸手一薅,从墙上薅下一把短弓来。。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十七章 点半柱香》精选:

段怡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那热气腾腾的泡脚桶,“难怪老神棍头都秃了,硕鼠都没他勤快。”

她说着,快速起身穿好了鞋袜,朝着门口行去,临了伸手一薅,从墙上薅下一把短弓来。

段怡冲着知桥点了点头,猛地纵身一跃便上了院墙,一个闪身两人一道儿朝西急速而去。

蹲在泡脚桶面前的知路,瞧着二人的背影,摇了摇头。

知桥是三年前姑娘在路上捡的一个将死之人,半条腿都进了棺材里了,姑娘硬是将她扛了回来,塞到了保兴堂里,祈郎中有一搭没一搭的治着。

没想到她命硬得紧,竟是挺过来了。打那之后,便改了姓名,留在段怡身边,做了个武婢。

原本想着,多了一个人,能热闹几分。

可是……知路又摇了摇头,端起了泡脚桶,热闹是热闹了,只不过她一个人要费老牛鼻子劲说三个人的话了,以前明明只用说两个人的!

夜越发的深了。

那长长的火龙,如今已经只剩下了一条稀稀拉拉的尾巴。出了青云巷,越往西去,四周越发的安静起来。

行不多时,段怡陡然停步,她吸了吸鼻子,神色一凛,一个闪身藏到了路边的树丛中。跟在她身后的知桥没有说话,像影子一般,附了上去。

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令人作呕。段怡屏住了呼吸,朝着前头的一条小巷子看了过去。巷子两侧的门都紧闭着,在巷子口处,躺着一个人。

他的一半身子藏在巷子的阴影里,另外一半则是露在了外面,那光头上绑着的十二时辰绣字纹的发带,已经被染上了血色。

先前还说着蜀道难的老仇人楚光邑,如今正倒在血泊中,有进气没有出气了。

“老狗,东西在哪里?”一群蒙面黑衣人围着他,领头的那一个,一把提溜起老神棍的衣襟,像是提一块破抹布一样,将他提了起来。

楚光邑的手晃了晃,并没有说话。

段怡手一动,搭弓射箭,朝着那领头人的眉心猛地射了出去。

箭快成了一道残影。

嗖的一声,那领头黑衣人应声而倒,巷子里瞬间炸开了锅。

老神棍一下子失去了拽力,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光头摔在地上,溅了血花。

段怡瞧着,有些发窘,该不会老神棍没有被黑衣人戳死,反倒被她这一箭,害得脑壳开瓢死翘翘了吧?

黑衣人群龙无首,顿时慌乱起来,“谁?”

段怡压了压嗓子,“殿下就留在这里,属下会会他们就来。”

殿下?黑衣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人把扛起了领队人的尸体,嗖嗖的消失不见了。

段怡竖起了耳朵,见他们当真是走远了,这才跳了出来,朝着那小巷子走了过去,越是靠近,血腥味越发的浓重,楚光邑那满是老褶子的脸,顿时映入了眼帘。

段怡瞧着,有些唏嘘,她轻叹了一口气,蹲了下去,查看了一下老神棍的伤口。

“胸口被戳了个大窟窿,便是大罗金仙来,怕不是都救不了你了。”

段怡说着,从袖袋里掏出来了半截香,插在了老神棍的头部上方,“能看见么?有什么遗言便赶紧说罢,等这半柱香烧完了,你也就一命呜呼了。”

“可别把凶手的名字说一半,死不瞑目的。当然了,你说了我也不会给你报仇的。”

先前还如同死尸一般的楚光邑,听着这话,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有气无力地咳嗽了几声,看向了段怡。

“杀我的若是三皇子的人,便会以为救我的人是五皇子。反过来,杀人的是五皇子,救人的便是三皇子。若都不是,则会猜疑是三皇子还是五皇子。”

“你同两位殿下都没有见过,何苦坑害他们?”

段怡掏出火折子,点燃了那半截香,对着那老神棍翻了个白眼儿,“连五岁小孩儿都坑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老神棍的一句话,段怡便在坟头住了十一载。

楚光邑有气无力的笑了笑,“没有想到,我死之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你。”

段怡看了看他胸前的大洞,“你为何来剑南道?京城都是你养的韭菜,想割就割,何苦来这不毛之地。你同我祖父,所图甚大不是么?”

“我作何要告诉你?我同姓祈的虽然师出同门,但我们师门的出来的,都是仇人!”

段怡闻言,倒是也不恼,又从袖袋里,掏出了先前被她粘在裙角上气段文昌的那张纸钱,在一旁点燃了。

“你不想说便不说,左右等你死了,我是要摸尸的,不过是早一点同晚一点的事。原本想着你是我师伯,给你收个尸;既然是仇人,那便算了。”

楚光邑一愣,努力的睁大了眼睛,呼吸亦是急促了起来。

“你你你……”他抬起手来,还没有指到段怡的脸,便落了下去,眼神开始涣散起来。

“发发发带……死了……死了之后……同同同师父……一起。像……你真像……”

楚光邑断断续续的说着,眼睛一闭,没有了气息。

一阵风吹过,那立着的半柱香瞬间熄灭了去。

段怡叹了一口气,将老神棍头上绑着的那根染了血的发带,取了下来。

“一个光头,也学别人戴发带,下辈子活得久点,省得我还没有报仇解恨,你便死了。早说了,有什么重要的话提前说,非要像话本子里的人一样,杀我的是……啊……”

像……像什么?

最后一刻也觉得小姑奶奶像是活菩萨再世么?

段怡想着,将那发带胡乱的塞进了袖袋里。

此时一旁的知桥,已经像是扛麻袋一般,将楚光邑的尸体扛在了肩头,“姑娘,送去祈先生那儿么?”

段怡看着那巷子里的一地血红,轻轻地嗯了一声。

知桥身影一闪,瞬间消失不见了。

段怡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见那纸钱已经彻底的熄灭了,方才走了过去,将那香棍子拽了起来,又将那纸钱的灰,碾碎了去,

风吹乱了她的碎发。

“我这辈子,指定有些晦气。又死人了”,段怡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轻轻说道,然后一跺脚,消失在了那小巷中。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