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十八章 回马枪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1

待她一走,小巷子里一瞬间清净了下去。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从巷子深处走了出。领头的男子,穿着素雅的玄色长袍,只那腰间的腰带之上,绣了漫天星河,隐隐一一对应北斗七星之势,斜插着的剑黑突突的,也没剑穗。在他的斜后方,跟随一个拿着短棍的壮汉。“将军,咱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从巷子深处走了出来。。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 回马枪》精选:

待她一走,小巷子里瞬间清静了下来。

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从巷子深处走了出来。

打头的男子,穿着素净的玄色长袍,只那腰间的腰带之上,绣了漫天星河,隐隐对应北斗七星之势,斜插着的剑黑突突的,没有剑穗。

在他的斜后方,跟着一个拿着短棍的壮汉。

“将军,咱们怎么不早些出来,老贼秃的东西,都叫段三姑娘拿走了,咱们走了空,白来一趟了。她一个小娘子,便是拿到了,也守不住不是么?”

玄色男子皱了皱眉头,“东平这几年本事没长,话倒是变多了。我现在已经不领玄应军了,叫你莫要唤我将军。”

被称作东平的壮汉嘴巴张了张,有些颓唐地低下了头去,偷偷的瞥了一眼站在前头的男子。

今时不同往日,虎落平阳被犬欺。

“公子,我知晓了,强龙不压地头蛇,是东平多嘴了。天气凉得很,您有伤在身,早些回去罢,省得又要被黄先生损了。”

东平说着,朝着那摊血迹看了看。

他虽然不服气,但也不得不说,六年之后再见段怡,她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他跟在后头一路护送的小姑娘了。

也是,这个世上,没有几个十岁的小姑娘能够从灭门现场逃出来,还捅死追她的杀手。

“明日我去给公子寻个新宅院,那屋子也太小了些,公子想要练剑,都伸展不开。”

玄色男子听着,摇了摇头,大步流星的朝前走去,走到一株大树之前,他的脚步顿了顿,复又继续走了起来,“不会久留,不必麻烦。”

东平再也没有接话,快步的跟了上去。

待他们走远了,段怡方才神色复杂的从树上跳下了下来。

她先前便发现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搭弓射箭的时候,这里又来了一个人。

于是她佯装走了,又杀了一个回马枪,可不想藏着的不止一个人,而是两个。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她的武功,在那个东平之上,而在玄衣男子之下。

时隔六年,她还是一眼就瞧出来了,那个人便是当年在酒肆替她挡了灾祸的江南道崔子更!

“这人箱笼里,怕不是只有这么一套衣衫,六年都不带换的。也就抠下来一个月儿!”

她初见崔子更的时候,这人也是一身玄衣,腰带上绣着一轮圆月,伴着星河。

段怡嘀咕着,不由得唏嘘起来。

六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够让一个人的命运,颠了个个儿。

话说当年定州大乱,崔子更令玄应军为母报仇,直捣关内。顾从戎担心的大周之乱不但没有来,反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硬生生的掐断了。

崔子更只用了三日,便大败定州逆贼,将那贼首挂在城楼之上,震慑四方,再次名扬天下。

那会她在坟山上文武双修,鸡都没起,她便被祈郎中用香瓜砸醒,头悬梁锥刺股;到了夜里刚躺下,又被外祖父顾从戎用长枪戳醒……

一日日的,像是被人将全身的骨头拆开来了,然后又装回去一般,痛得无以复加。

每每听到崔子更大杀八方的消息,她都犹如猪八戒瞧见了人参果,羡慕不已。

打那之后,江南王崔余越发的看重崔子更,人都以为那江南世子,怕是不立嫡长要立贤良。

可正如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人生有潮起自然就有潮落。

今年春日,崔余陡然病重,崔子更征战在外,千里奔袭赶回江南道,却不想晚了一步,崔余已经亡故不说,还上奏周天子,请封嫡长子崔焕为新的江南王。

有那流言传出,说崔余乃是因为得知崔子更并非乃是自己亲子,是以方才大怒中了风邪而亡。

流言是真是假无人知晓,但江南新主崔焕收回兵符,崔子更从此销声匿迹。

昔日公子如圆月伴星河,如今星河犹在,乌云已闭月。

段怡回过神来,摸了摸衣袖里的发带。

她一直以为,这群人过来,是想要谋取剑南,可现在看来,不仅如此。

“剑南有什么东西,需要他们争破头的,连崔子更都心动的东西。”

段怡想着,皱了皱眉头,脚轻点地,再次朝着青云巷奔去。

那袖子里的发带,陡然变得沉重了起来。

一番折腾下来,段怡回到青云巷的时候,已经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过不多时,便会东方鱼肚发白,天渐渐地要亮了。

倒夜香的婆子打着呵欠,压低了声音,满嘴骂骂咧咧。

段怡一个翻身,跳进了院墙,像是一道鬼影一般,快速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脚刚刚落地,那雄鸡便喔喔喔的破晓,鸣叫了起来。

“姑娘回来了!哎呀裙子又沾了血,我给你拿衣衫换去。知桥早就回来了,姑娘若是再不回来,我都要撵她出去寻你了。”

段怡顺着知路的视线看了过去,只见自己雪白的裙角上沾了点点血迹,想来是蹲下身去查看老神棍伤势的时候,不慎弄上的。

“事情都办妥当了么?”段怡解了衣衫,对着知桥问道。

“都办妥了。祈先生都安排妥当了,把尸体交给了顾使公,说……”知桥顿了顿,又道:

“说姑娘想让人以为顾家军是瞎子还是聋子,有人死了都不知道?老神棍虽然讨人嫌,不是个东西,但到底是同出一门,总不能让他成了个草草埋了的无名氏。”

“明日一早,应该就会得到巡城士兵发现了楚大师尸体的消息了。”

知桥说着,又看了段怡一眼,“还说……”

段怡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还说段怡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连这么点事儿都办不周全。逆徒,逐出师门去!”

知桥闻言,别扭的神色也缓和了几分,“叫我骂姑娘,我骂不出来。”

段怡换了干净的便服,整个人都舒坦了起来,她伸出手来,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这不我自己个骂了自己!天底下哪里有我这么贴心的姑娘!”

“天底下没有比姑娘更好的姑娘。楚大师害了姑娘,姑娘还给他收尸。我……”

知桥认真说着,却是被段怡给打断了,她推了推她的肩膀,“明儿个知路还指着我同那些姐姐妹妹比美呢,好知桥,快让我睡上一会觉。”

“不然蚩尤见了我,都要惊讶,食铁兽你怎么两条腿走路了?”

知桥愣了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她勾了勾嘴角,点了点头,一把拽起一旁捧腹大笑的知路,快步的走了出去,掩上了房门。

段怡伸手一捞,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一把小小的匕首来,寻了那根发带的缝隙,轻轻一挑。

发带的缝线处瞬间被划开,里头一块薄薄的小羊皮,掉了出来。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