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二十章 互相试探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2

待看见两山之间搭起的一座吊桥,段文昌早先惊异的一颗心终于等到落了地。他纵横驰骋朝堂数十载,定是见识不凡。这坟山兴建,自有规制,皇陵的石碑上都有他段文昌写的大字,这处雅山本不很值得他一惊。可文人以清廉为本,雅趣很值得夸奖,逾矩却会带给灭顶之灾。段文昌他纵横朝堂数十载,自是见识不凡。。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二十章 互相试探》精选:

待看到两山之间架起的一座吊桥,段文昌先前惊奇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他纵横朝堂数十载,自是见识不凡。

这坟山修建,自有规制,皇陵的石碑上都有他段文昌写下的大字,这处雅山本不值得他一惊。

可文人以清正为本,风雅值得夸赞,逾矩却是会带来灭顶之灾。

段文昌想着,伸出手来,拍了拍段怡的肩膀,“荒唐可以,愚蠢不行。”

他说着,眯了眯眼睛,上了年纪之后,他很喜欢做这个动作,好似能够将他的眼神里蕴含着的浓重心事,全都藏在眯成的那条缝隙里。

“我书房里有本《木经》,回去之后,你拿去看看罢。我虽然不精通那工部建筑之事,不过只要是读过的书,都能说上一二。”

段怡微微一惊,心中不由得对祖父段文昌高看了几分。

当年她让江妈妈寻工匠来造宅院之后,与关匠人成了忘年交。被祈先生同顾从戎虐到恨不得自刎的时候,都是靠同关匠人一道儿画图纸,四处搭桥修路来舒缓心情的。

有什么办法呢,一个她骂不赢,一个她打不过,只能另辟蹊径了。

他们银钱有限,不得乱用。剑南又多是崇山峻岭,七弯八绕,石桥修建不易,更多的选用了吊桥。像段家坟山上的这一座桥,便是段怡同关匠人两人亲手修建的。

修成之后,偷祈先生种的香瓜,都变得方便了。

习武乃是乱世生存必备,学文那是先生倒贴上门,唯独基建之事当真是段怡的心头之好。

旁人瞧了只当小娘子家家贪图享乐受不得苦,而段文昌却是直接送了她心心念念的《木经》。

像是看穿了段怡的心思,段文昌又补充道,“那是孤本藏书,还要还给我的。”

段怡一愣,将心中的赞叹立马收了回来!这是什么绝世老抠子!

段文昌见她气鼓鼓的,好笑的摇了摇头,“思贤,准备妥当了,便开始祭祖罢。”

祭祖之事年年有之,段思贤一听,立马敛了神色,亦是不敢再东张西望,老老实实的着人上了祭品,摆了香案,将那三柱头香交给了父亲段文昌,然后乖巧地退却了一步,站到了身后。

先是男丁,然后方才是女眷。

段怡瞧着,想要往姐姐妹妹堆里去,却是被段文昌叫住了,“怡儿就在我身边吧。”

段文昌说得轻飘飘的,可是身后那一群人,却是都面面相觑起来。

“阿爹,怡儿是女郎!”段思贤忍不住开口道。

在京城过年的时候,开祠堂祭祖,女子那是连祠堂的大门,都进不去的。段怡一个女郎,怎地能比他这个父亲,站得都要靠前?

段文昌睨了他一眼,“段家叫怡儿守祖坟的时候,可没有嫌她是女郎。”

说得好似当年不是这抠老头子叫她来守祖坟一般!

文人的嘴,骗人的鬼。

段文昌积威甚重,他说话笃定,家中旁的人也不敢多言语了。一群人闷闷地祭完了祖,段怡照旧是上了段文昌的马车,回了那青云巷。

接近中午,街头上的人越发的多,段怡托着腮,静静地看着街市上的人。

比起往日,明显的多了许多操着外地口音的异乡人,多半都是北地口音。老神棍的死讯十有八九已经传开了来,有不少人都聚在一团,嘀嘀咕咕的说着闲话。

“听说了么?一地的血,那胸口的洞,比我家的盐罐子都大,能伸进手去!”

“造了孽了!听说是个有六只爪子的狐狸精,抠心煮了吃!”

“你听啷个说的?是错的!我家二姑奶奶的三侄子的娘舅亲眼瞧见了,说死的是个老神仙,吃了他的心肝肉,就可以长生不老的!哪里有什么狐狸精……”

段怡听着,一脸的无语,越说越离谱了……

她想着,用余光瞟着段文昌,段文昌正襟危坐着,闭着眼睛打着盹,明明那些话都钻进了他的耳朵里,他却是充耳不闻。

“怡儿可学了顾家枪法?生辰纲之后,你外祖父教你功夫,我知晓。”

想来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段文昌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眯着眼睛突然开口道。

段怡心中冷笑,她就知晓,当了这么多年的小白菜,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变佛跳墙了。

段文昌对她的纵容也好,抬举也罢,都是想着她身后站着的顾家罢了。

她想着,眼睛微微一红,嘴唇轻颤起来,“原是那年遭了大罪,便求了外祖父,让他教我一些强身健体之术,外门的枪法是学了些,但我到底不是姓顾的,又学得晚了些……”

段文昌轻叹一声,又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紧张,一笔写不出两个段字,我是你阿爷,这是你阿爹,那是你阿弟,人人都盼着你好。”

“明睿是个好孩子,遇到了那样的事情,祖父也心中难过。这么些年,都是楚大师在给你阿弟瞧病,我邀他来剑南,一为去昭觉寺论佛,二也是存了私心,想让他给明睿瞧上一瞧。”

段文昌说着这里,有些唏嘘的摇了摇头,“今儿个一早,我便接到了官府传信,说是楚大师昨儿个夜里,被害了。”

他说着,看向了段怡的眼睛。

段怡一脸惊讶,“竟有此事!我还想着今儿个祭祖,大师不便同祖父一道儿,便没有在意。锦城人好听说书的,一路走来,听着他们嘀嘀咕咕的,怡当是出了什么新鲜的书本儿。”

她说着,转眸一动,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教我读书认字的夫子,时常念叨着同楚大师有旧。祖父我是不是该叫人去知会他一声……”

段文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沉痛的点了点头。

“祈先生已经知晓了,由他主葬事。楚先生无儿无女,算上去你得唤他一声师伯,送些寿被丧仪过去,方才不失了礼数。”

“原想着剑南安宁,是个养老的好去处,不想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也不知道是哪个……”

段文昌的话说了一半,段怡立马接了上来,忿忿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豺狼虎豹,竟是这般下得手去。祖父父亲还有弟弟,日后出门可得多带些人马,莫要往那僻静的地方去。”

“这剑南山多,去岁冬日,还有那觅不着食的凶兽下山伤人!”

一直坐着不言语,像个鹌鹑一般的段铭一听,吓得打了个哆嗦,往马车壁上靠了靠。

段文昌看了看段铭,又看了看段怡,眯起眼睛不说话了。

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说,可那段铭,却是失望的低下了头去,神色晦暗了起来。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