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二十一章 河山印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3

段怡挑了挑眉,瞧瞧马车里这祖孙三代:老,弱,病……她都忍替段家的老祖宗们掬了一把心酸泪,他们是一个个累个,轮着的冒青烟,也带不动这些毫无用处的不忠不孝子孙啊!段铭体会到这空气中弥散着的无形拉踩,小脑袋瓜越栽越低,恨严禁缩进脖子里去。段怡瞧着,并段怡瞧着,并未出言劝解。。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二十一章 河山印》精选:

段怡挑了挑眉,瞅瞅马车里这祖孙三代:老,弱,病……

她忍不住替段家的老祖宗们掬了一把辛酸泪,他们就是一个个累死,轮流的冒青烟,也带不动这些无用的不孝子孙啊!

段铭感受到这空气中弥漫着的无形拉踩,小脑袋瓜越栽越低,恨不得缩进脖子里去。

段怡瞧着,并未出言劝解。

段文昌装聋,她便装瞎,他们就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阿爹,楚大师毕竟是咱们带来剑南的,如今时辰尚早,咱们不如一道儿过去,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然的话,怕旁人说咱们不仁义。”

到底是段思贤没有忍住,打破了车里的宁静,他有些忐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父亲。

段文昌点了点头,“当是如此,叫后头的马车先回去,咱们改道便是。阿怡安排罢。”

唉,段怡有些失落,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叫段怡,应该叫段耶,要不叫段婕。

阿姨听起来,没有阿爷占的便宜多,更没有阿姐听起来显年轻。

嘀咕归嘀咕,段怡对这丧葬祭祀之事,那是再熟悉不过,很快便安排了车夫,寻了离祈家最近的白事铺子,买了寿被白烛香火纸钱之类的东西。

“先生平日里在保兴堂坐诊,家就在那药铺往后走三个巷子里。他家中没有女眷,我便寻人牙子买了个老妈妈,替他做些浆洗的活儿。”

“先生腿部有疾,是以说话有些不中听……”

段怡提着篮子,轻声地说着,刚到门口,就听到了祈郎中那中气十足的声音。

“搁人家门前说坏话,也不晓得你是坏还是蠢!怎么磨磨唧唧这么久才来,关老头等你等得胡子都白了,打棺材他一个人忙不过来!”

段怡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

祈郎中的院子不大,屋子只有三两间,只在那堂屋前头,有一大片的空地。平日里都满满当当的晒着药材,隔一段时日,还会搬出来一些带着霉气的书。

她率先一步,走进门去,果不其然,只见那空地之上,搁着三条长凳,长凳上头,放着一块门板儿,老神棍穿了寿衣,脸上盖着一张黄纸,就静静地躺在那里。

一个穿着短打的老头子,脖子上挂这一张白色的长布,正拿着刨子刨木花。

段怡一阵无语,“不是先生的师兄么?人死为大,他就不值得您去买一口棺材?关老爷子的手,那是造木马的,先生怎么叫他打棺材。”

那姓关的匠人听到段怡的声音,冲着她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又接着刨了起来。

“啊呸……”祈郎中拿起拐杖,朝着门口走了过来,“就这损人不利己的糟老头子,我没有给他戳几个窟窿,都是仁德了。你可知晓,当年你师娘是怎么走的么?”

“锦城里哪个人不晓得,您屡试不第,师娘大骂烂泥巴扶不上墙把你休了……”

祈郎中一听,顿时恼了,他拿起拐杖,对着段怡的腿敲了敲,又对着那老神棍的尸体跺了跺,“你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我们这一门的,什么不好学?偏生他一个人,好的不学,光学了那卜卦相面之术。”

“但凡算的准的,哪个不是五病三缺,横死街头的。糟老头子平日也嘴上无德,遥想当年,你师父我也是美男子一个,这才娶得你师娘那般貌美贤淑之人。”

“可头一遭见面,我这好心的大师兄,便送了我一份大礼!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师弟啊,你还是别考了,你这辈子,就没有高中的命啊!”

祈郎中说着,像是刚发现了段文昌似的,惊讶的朝着他走了过去。

“段相乃是当世大儒,给我评评理不是,我这徒弟,当自己个是活佛在世呢!几百年未见的师兄死了,我还要把他当爹供起来不成?”

“这不就是去岁吃瓜在山野拉了一泡,不闻不问的,等结了瓜之后硬是强摘了去,一边吃还一边嫌弃瓜不甜,为何要长成了个香瓜,不长成那长生果呢!”

“你就说我说得对不对吧?”

祈郎中睁大的眼睛,几乎要凑到与段文昌面贴面了。

段文昌脸一黑,屏住了呼吸,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这阴阳怪气的老东西!

段文昌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认真的点了点头,“祈先生见解独到,的确是有几分道理。不过死者为大,过往之事,以为云烟。思贤,你领着铭儿去给大师买一口好棺材来。”

“再去家中叫些人来,帮着祈先生做葬事。阿怡年纪小,处事不周到,师父有事,当弟子服其劳,这些事情,本不应该让祈先生操心。”

“我同楚大师,也算得莫逆之交。一番好意,还望祈先生莫怪段某自作主张。”

祈郎中啧啧了几声,“知晓是自作主张,还自作主张,棺材就不必了,这是我留给自己用的棺木,委屈不了我那好师兄。”

他说着,又瞪了一旁看热闹的段怡一眼,“你啷个脸皮那么厚呢?没有听到你祖父说的么?有事弟子服其劳,还愣着做什么,去打棺材吧!”

“蒋妈妈今晚有贵客,咱们吃萝卜片罢,切得比人脸皮薄点,厚了不入味儿!”

段思贤听着指桑骂槐的话,立马红了脸,他看着撸起袖子就要去锯木头的段怡,有些气急败坏起来,“怡儿,你这是做什么?”

段文昌刚要阻拦,祈郎中立马又抢占了先机,他挑了挑眉,一脸惊讶的看了过去,“不是有事弟子服其劳么?怎么一下子又变了?不亏是蜀中人啊,就算长在北地,变脸的本事那也没有忘记。”

段思贤气了个倒仰,却是被段文昌拉到了身后,他皱了皱眉头,“咱们给大师上柱香,然后回去叫人来帮忙,不要在灵堂之上大呼小叫的失了体统,扰了亡魂。”

他说着,看了一眼气鼓鼓的段思贤,又看了一眼有些神游天外的段铭,轻叹了一声,弯下腰去,伸手想要拿刚买的香。

刚刚低头,却瞧见段怡已经挑了三柱香起来,递给了他。

她又手脚麻利的拜了供桌,拿了铜盆来,在一旁静静地烧起纸钱来。

段文昌没有再说话,领着段思贤同段铭恭敬的行了礼,又烧了香,方才对着段怡说道,“你便留在这里帮忙罢,我们就先回去了,若是有拿不定主意的事情,自来问阿爷便是。”

“楚先生通玄法,我会去昭觉寺请惠普法师来做法事。我的学生当中,有不少都同大师有故,到时怕是会来祭奠。”

段文昌说着,拽了拽段思贤,祖孙三人一道儿,朝着门外的马车行去。

段怡静静地瞧着,待他们走了,方才袖子一甩,进了屋子。

祈郎中半点不恼,拄着拐杖跟了进去。二人一直径直的走,进了最里头的一间书房,“你师伯为何招来杀身之祸?”

段怡一屁股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碗川穹茶,一饮而尽。

“他让我拿了一根发带,割开之后,里头有一个破羊皮片儿。至于我家中那帮人,我已经试探清楚了。”

祈郎中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三个字脱口而出,“河山印!”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