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二十四章 一门怪人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4

“段三娘子送的……酒肆……那真是巧夺天工,子更始终摆在博古架子上,极为好好珍惜”。晏镜听着段怡真诚的问话,嘴角轻轻抽了抽。当初他们一回江南办妥葬事,便迅速征战,待回去的时候,发来了剑南持家送去的谢礼,珍玩古籍人参鹿茸,颇用了一番心思。但是弥足珍贵晏镜听着段怡真挚的问话,嘴角微微抽了抽。。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二十四章 一门怪人》精选:

“段三娘子送的……酒肆……当真是巧夺天工,子更一直摆在博古架子上,颇为珍惜”。

晏镜听着段怡真挚的问话,嘴角微微抽了抽。

当年他们一回到江南办完葬事,便火速出征,待回来的时候,收到了剑南顾家送来的谢礼,珍玩古籍人参鹿茸,颇用了一番心思。

虽然珍贵,但并不出人意料。

唯独在其中的一个茅草棚子,引人瞩目。

十来岁的段小娘子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礼,总不能再凑十一根簪子,同前头那一支一起,凑成一盒子,插满崔子更的头。

晏镜到现在都记得,来送礼的人那张一言难尽的脸,“我家小娘子亲手做的,感激恩公搭救之情。”

那是他们相遇的那个酒肆,约莫一个食盒大小,屋顶上的茅草根根分明,就连酒肆门前摆放的桌椅,都作了旧,看上去有了岁月的斑驳。

他觉得颇有意思,拿在手中详看。

恰好崔子更上完伤药从屋子里头出来,衣衫还半挂着,他疑惑地问道,“你要死了么?烧这样的屋子给自己,我怕先生在地府里的冬日熬不住。”

晏镜当时,的确是差点没熬住。

……

段怡听着,眼睛一亮,“多谢先生夸奖,我觉得离巧夺天工,还差一线。”

晏镜的脸,一下子五彩纷呈了起来。

姑娘,老夫没有夸奖你!

崔子更瞧着,嘴角微翘,“谢礼你当时便给了我,早就已经两清了。”

不等段怡继续回话,站在台阶之上的祈先生,便冷哼了一声,他在腰间摸索了两下,取下了一个铜环,朝着段怡一抛,“你去开西厢,把里头的东西拉出来。”

他说着,拍了拍屁股,在门槛上坐了下来。

“一直等着你来,要看快看,看了早些把人敛了,送他去同师父团聚。”

段怡接住那铜环,上头孤零零的挂着一把钥匙,她有些诧异的看了眼祈郎中,朝着那紧锁着的西厢门行去。

这里她时常都来,但是那西厢的门,一直都是锁着的。六年来,她都不知道,里头到底放着什么。先生不说,她也不是多事之人,更是没有问过。

门锁许久未开,有些涩住了,花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方才打开。

刚开门的瞬间,一股子灰尘扑面袭来,段怡眯了眯眼睛,屏住了呼吸,待灰尘落地,方才瞧见这屋子的中央,竟是摆着一口厚重的黑色大棺材。

棺材一旁放着一个箱笼,盖子开着,里头搁着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寿衣寿被。

甚至,在这屋子的墙角,还搁着两个纸糊的丫鬟,虽然落了一身灰,脑壳顶上都结了蜘蛛网,但也并不能掩盖她们的美貌。

段怡抬头看了看房梁,房梁上头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可是她莫名的就想起了知路同她说过的。

祈郎中屡试不第,瘸了腿又丢了夫人,上吊都没吊死,简直是人间凄惨。

先前还笑意吟吟的晏先生瞧着,轻叹了一口气,去门外唤了人来,将那大棺材从屋子里头抬了出来。这群人都是上过战场的,不说战功如何,替人收尸都是一把好手。

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将老神棍安顿好了。

段怡又取了新买的寿被,替他盖好了,方才退到了一边来。

祈郎中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晏镜没有同他说着,自取了香,同崔子更一道儿拜了拜。

“师兄同我也是有仇的,听闻死讯,本该抚掌大笑……可罢了,祈师弟那么小肚鸡肠,都没有怪你。一路走好,去到阴曹地府,切记莫要再骗师父的银子了。”

晏镜嘀嘀咕咕了几句,烧了纸钱,又从关匠人那里拿了锤子过来,“师弟还愣着做什么,封棺罢,早些让楚师兄入土为安。”

段怡拍了拍自己裙角上沾着的刨花,一脸懵的站在了一旁。

“先生,我祖父不是说要请大和尚来做水陆法事?指不定还有其他的人前来吊唁?这人若是没了,少说也要停灵三日。”

祈先生听着,翻了个白眼儿,“死都死了,还讲究这么些做甚?我若是死了,你就把我烧成了灰,撒在我的瓜田里,到时候结出来的瓜,又大又甜。”

段怡无语的侧了侧身子,眼瞅着崔子更的手下,在那个叫东平的壮汉带领下,抬着棺材出了门。

“先生应该瞧瞧屋子里,你给自己准备的美人儿,再说这话”,她想着,身形一闪,进屋子去将两个纸人扛了出来,一把塞进了崔子更怀中。

然后又提起了地上装纸钱的篮子,跟在了棺材旁边,默默地洒了起来。

见崔子更不动,她回过头去,一脸惊讶地问道,“小将军可是抱不动?”

崔子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一把将两个纸人抓住,往旁边一瞧,瞧见了一块大石头,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提溜了起来,“拿去当墓碑。”

段怡眼皮子一跳,快速的回过了头去,专心的洒起了纸钱来。

她怕自己一个没有绷住,一句傻子脱口而出!

崔子更深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石头……威胁得看向了将要笑出声的晏镜。

一行人步行出城,再到祈郎中的瓜山上送完葬,已经接近黄昏了。

段怡这才惊觉,肚子饿得咕咕叫起来。

她正想着,便瞧见那崔子更斜插过来,递给她一个灰溜溜的馒头。

“慢点吃,可能会崩掉牙。”

段怡接了过来,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些抬棺的军爷们,已经随便找了个草地,盘坐了下来,一人手中一个灰馒头,还有那自来熟的,拿了木桶,到一旁的水井里,打水喝。

段怡一瞧,轻松的笑了笑,进祈郎中的瓜棚子里,搬了个小凳子出来,坐在上头,大口的啃了起来,“虽然拉嗓子,但比细面香!现在也不打仗,小将军出门怎么还带这些?”

崔子更摇了摇头,“我现在不是将军了,直接叫我崔子更,或者崔博临吧。”

“崔博临?”段怡眼眸一动,突然又想了起来,大周的男子多半都是有表字的,崔子更应该是字博临。

崔子更没有接茬儿,只专心致志的吃起馒头。

段怡见人无意多语,摇了摇头,朝着祈郎中凑了过去,“先生不必伤心,过去的那些烧掉便过去了。等你死了,学生一定给你烧十个八个美人。”

祈郎中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有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他说着,别过头去,微微地翘起了嘴角。

见晏镜在一旁看着他偷笑,又哼了一声,扬起了下巴。

回到青云巷的时候,正是华灯初上。

段怡刚刚告别崔子更,便瞧见了踮着脚张望的知路,“今儿个学的是望穿秋水么,怎么眼巴巴的跑到门前来了。”

“姑娘就知道说笑!夫人同五娘,还有二郎,来了咱们院子,说要等姑娘回来,再一起用饭呢!”

知路说着,朝着门口张望了几下,神兮兮地问道,“姑娘姑娘,那个郎君是谁,好生俊俏!”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