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二十六章 我说晚了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5

段怡脸轻轻一红,垂下眸去,“阿娘!”顾杏抿了抿嘴,一把拿住桌面上的酒坛,给自己又倒了一盏酒,一饮而尽。“我定是不征得的。倘若明睿但是个好的,你外祖父有这个意思,定是皆大欢喜。亲上加亲,有你外祖父在,你舅母也敢拿捏得当你。”“但是……但是明睿…“我自是不同意的。若是明睿还是个好的,你外祖父有这个意思,自是皆大欢喜。亲上加亲,有你外祖父在,你舅母也不敢拿捏你。”。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章 我说晚了》精选:

段怡脸微微一红,垂下眸去,“阿娘!”

顾杏抿了抿嘴,一把拿住桌面上的酒坛,给自己又倒了一盏酒,一饮而尽。

“我自是不同意的。若是明睿还是个好的,你外祖父有这个意思,自是皆大欢喜。亲上加亲,有你外祖父在,你舅母也不敢拿捏你。”

“可是……可是明睿……”顾杏说着,眼眶一红,伸出手来,想要抓住段怡的手。

可两人对面坐着,隔得太远,没有够着。她像是被烫着了似的,又缩了回来。

“你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阿娘又岂忍心看着你往火坑里跳?都怪阿娘没有用,不讨你外祖父的欢心,当年为了嫁给你阿爹,同家中闹了个不欢而散。”

顾杏说着,有些着急起来,“那日我经过小花园,听你祖母说起。说是想要把你嫁回顾家去。这样的话,不光重修了两姓之好,还能……你初一十五的时候,还能够抽时间,给祖宗们上香去。”

“不然的话,不然的话……”

顾杏说着,站起身来,急吼吼地走到了段怡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怡儿,不然的话,我怕你祖父祖母,因为楚先生那个话,要你自梳……”

这厢顾杏说得急,那边段好亦是点头急。

“阿娘偷听到这个话之后,一直寝食难安,为姐姐忧心……”段好说着,猛烈的咳嗽起来。

她咳得厉害,上气不接下气的,像是被遇刺梗住了喉咙似的,说不出什么话来。

顾杏一瞧,慌忙撒了手,哆嗦着从自己的袖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倒出一颗红色的药丸来,塞进了段好的嘴中,着急的给她拍起背来。

“好儿,好儿!”

段好咳嗽了好一阵,总算缓过来了,她涨红着一张脸,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对着众人笑了笑,“阿娘阿姐莫要担心,剑南天气湿冷,咳疾有些犯了。”

“阿姐”,段好耳根子一红,伸出手来,轻轻地握住了段怡的手,“阿姐,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若换做是我,那是一日都没有办法忍受阿娘不在眼前。”

“这么多年,阿娘为了我这副破败的身子,一直忽略了姐姐……我心中实在是过意不去。我有一个想法,连阿娘都没有说过……”

顾杏茫然地看向了段好,“什么?”

段好冲着她摇了摇头,继续的看向了段怡,“阿姐,若是阿爷非要修复同顾家的关系,嫁一个孙女过去,不如就让我替阿姐嫁过去吧。”

见段怡一脸惊讶,段好笑了笑,“阿姐别把我想得那么好,我也不是什么菩萨转世,光做好人。左右我这身子,也不知道能够熬过几年,嫁入旁人家中,难免被人小瞧了,也闹不着什么好。”

“若是嫁去了顾家……阿姐就当是我给自己个,寻了个清静的去处吧。”

顾杏眼中含着泪水,哭了起来。

一旁的段怡,终于再次开了口,“可是,我好像说得晚了些,明睿哥哥已经定了亲了。”

顾杏同段好均是一懵,“什么?”

段怡笑了笑,“明睿哥哥已经定亲了,说的是舅母的一个族亲。表嫂家中是开药材铺子的,她自幼跟着父兄学习医术,很是会照顾人,等过年开春了,便要成亲的。”

“外祖父同舅母,都是十分的满意她。”

段怡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了顾杏,“舅母不希望出什么变故,便一直瞒着,阿娘可别告诉旁人,省得舅母怪我。”

段怡的话一说完,坐在一旁一直闷头喝汤的段铭,突然一下,噗呲的笑了出声。

见三人都看他,他又有些畏畏缩缩地低下了头去。

被他这么一打岔,顾杏回过神来,她拍了拍段怡的肩膀,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你这孩子,吓坏阿娘了,如此便好,如此便好。等明睿成亲的时候,咱么可要给他备一份厚礼去……你外祖父……”

她说着,询问的看向了段怡,一脸的希翼。

段怡笑了笑,安慰的拍了回去,“阿娘不必忧心,外祖父当年,也就是一时之气。这么多年过去了,到底是血浓于水,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呢。”

她说着,眯着眼睛看了看段好,段好一脸娇羞,俏皮的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段怡,复又拿帕子捂住了自己的脸,“今儿个我说的话,阿姐就当我吃醉了乱说的,不然传出去,我真是羞得没有脸见人了!”

“哈哈,那我可算是攥住了五妹的小辫子了!明睿哥哥已经要娶妻了,若是按照阿娘同妹妹听来的,那祖父怕不是要让我自梳守祖坟的!”

“山上蚊子多,总是嗡嗡乱叫,烦死个人了,就罚妹妹屋子里的人,替我做几个驱虫的香包儿,好让我赶走那些烦人精。”

段好一愣,神色复杂起来,“如此也好,待我早夭了,葬进祖坟里,也能听姐姐同我说说话儿。阿娘常说我爱使小性子,像个孩子似的。”

“没有办法,我只是害怕自己个一个人罢了。这不阿娘还说,就是我怕孤单,所以才不肯一个人生出来,硬是招来小弟同我一道儿,来到这世上。”

顾杏一听,破了防。

她吸了吸鼻子,给三人每人夹了一块肉,带着哭腔说道,“我们一家子难得聚在一起,说这些晦气话做什么?都给我好好的,嫁个像你阿爹一样好看的男子。”

“铭儿也是,好好的,长命百岁,给阿娘生好多好看的孙子。”

段怡挑了挑眉,端起桌面上的酒,一桌子四个人,竟然难得的和睦起来。

顾杏不胜酒力,不一会儿,便双眼迷离起来,她站起了身,朝外看了看天色,“你阿爹该歇了,阿娘便先回去了,明儿个若是不落雨,咱们母女几个,便出去逛银楼去。”

段好一把扶住了她的胳膊,踉跄了几下,“阿娘,祖父要开青云书院,祖母这两日要摆宴,您怕是忘记了。”

顾杏一听,忙点起头来,“如此,便改日再去!”

说话间,一群丫鬟婆子涌了进来,扶着母女二人,朝着门外行去。

段怡将筷子一搁,起身相送,瞧着坐着不动的段铭,有些诧异的问道,“小弟不回去么?可有人跟着来,若是没有,我叫知桥挑灯送你一程。”

段铭缓缓站起了身,他看上去羞涩得有些抬不起头来,别说耳朵,便是整个脖子都红彤彤的,说起话来,像是一只蚊子叫一般。

“三……三姐,对不起……”

他说着,像是后头有毒蛇追似的,慌不择路的跑走了,临到门口,还险些撞在了门框上。

段怡挑了灯笼,站在门口,目送着三人离去,待已经看不着了,方才将灯往知路手中一扔,“好知路,你家姑娘我吃了个铁馒头,又喝了碗羊汤。”

“那馒头像是在我肚子里变成了西瓜似的,撑得慌!刚刚我险些没有忍住,原地打拳!”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