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二十八章 能者多劳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5

段怡听得极为惊诧:“你除了这本事?”她也经常去保兴堂,还帮着祈郎中晒药,闻起那中药味儿,除了刺鼻说不出第三个字。知路一听,愈发洋洋得意:“铁钉巷有个钱婆子,她家二媳妇定亲半年了,肚子里都没个动静,再后来一查,竟所以做姑娘的时候,整天浣纱女闹了宫寒知路一听,越发得意:“铁钉巷有个钱婆子,她家二媳妇成亲两年了,肚子里都没个动静,后来一查,竟是因为做姑娘的时候,天天浣纱闹了宫寒之症。”。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二十八章 能者多劳》精选:

段怡听得颇为诧异:“你还有这本事?”

她也时常去保兴堂,还帮着祈郎中晒药,闻起那中药味儿,除了难闻说不出第三个字。

知路一听,越发得意:“铁钉巷有个钱婆子,她家二媳妇成亲两年了,肚子里都没个动静,后来一查,竟是因为做姑娘的时候,天天浣纱闹了宫寒之症。”

“她们找保兴堂的柳郎中看的,那钱婆子叫一个凶狠,当场就闹起来了!嘿嘿,姑娘你是没瞧见,柳郎中的左脸被刨了三道血花子!”

“柳夫人是个醋坛子,回去之后,把他的右脸又刨了三道血花子,丑得他半个月硬是没抬头!”

“所以这同我大姐姐有何干系?”段怡无语的问道,柳夫人是个醋坛子,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知路一愣,将手中的筷子一搁,“姑娘你莫要着急,且听我说着。”

“那钱婆子休了自己的儿媳妇,转头又偷偷的领着她闺女钱秀儿来寻柳郎中瞧病了。柳郎中一瞧,也有些寒!就给开了药,他照着铜镜,想着自己个跟花猫儿似的脸,气得往里头加了好些黄连!”

段怡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山楂汤。

保兴堂为了让药童里能多练手,可以代人煎药,不少嫌麻烦的人,就在那里煎了。

“所以,我大姐姐吃的是治宫寒的药?”

知路重重地点了点头,“那可不是!喜鹊还说是治水土不服的,可她哪里能够骗得到我?我就觉得奇怪了,大姑娘一个冬天冷不着,夏天热不着的贵女,怎么会有这毛病?”

段怡摇了摇头,对她做了一个闭口的动作,“这话你可别到处说,是旁人隐疾。”

“嗯嗯,姑娘,我知晓的”,知路也跟着做了一个封口的动作,“我好不容易发现的,哪里能告诉旁人,那我不是亏死了!”

段怡扶额,无奈的笑了起来。

知路见她笑了,自觉做了一件好事,也跟着乐呵了起来。

……

一宿无话。

翌日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段怡便起了身,雾气浓郁得像是滚滚白云,站在主屋门前,连院子门口是否站了人,都看不清楚。

知路打着呵欠,替段怡挂了灯。

自打跟着顾使公习武,她家姑娘都是闻鸡起舞,几乎是六年如一日的练着。院子角落里立着的那个木头人,一茬一茬儿的换,每一个都被段怡的长枪,戳得千疮百孔。

直到天大亮了,小厨房里传来了小面的辛香气,段怡方才收了枪。

她接过知桥递来的帕子,轻声道,“把我昨儿夜里画的图,拿去给关老爷子瞧。秋收已过农闲开始,今年我不便出门子。还照往年一般,挖渠修路囤梯田。”

知桥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我按照姑娘说的,去探过了。不过老神棍没的那夜,城中乱糟糟的,委实分辨不出,那些人到底是谁身边的人。”

段怡并不意外,知桥没有多言什么,一个闪身,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待吃光了一碗小面,老夫人身边的妈妈来唤了,她方才穿了一身浅蓝色的衣衫,同知路一道儿,往那上房中去。

去到的时候,这头刚撤掉朝食,一群人围着火盆子,高兴地说着话儿。

见到段怡进门,顾杏立马起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母亲,先前我们说到哪里来着,说这次宴会,要从姑娘中挑一个来主理,其他的也在一旁帮衬着。”

“我们段家的几个,都生得如花似玉的,不管哪个,我都舍不得嫁出去的。可没有办法,这管家之事,还是该练起来了。”

顾杏说得欢快,段怡冲着她笑了笑,便朝着在座的人瞧去。

大姑娘段娴穿着一身海棠色的衣衫,手中还端着一盘切好的瓜果,拿银签子插着,喂给老夫人吃,见段怡瞧她,她抿嘴一笑,一颗牙都没有露出来。

二姑娘段淑则是哼了一声,“就属你来得迟。”

老夫人眯着眼睛,对着段怡招了招,“来了便坐下吧。”

至于其他人,像是背景板儿似的假笑着,不值得一提。

“就是就是,怡儿快坐下。你祖母正让人毛遂自荐呢!你姐姐妹妹们都谦逊得很,一个个的都说旁人好!”

顾杏说着,目光流转,走到了老夫人卢氏身边,一把抱住了她的胳膊,“母亲母亲,我今儿个便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一回。你看怡儿如何?”

“娴儿淑儿都是有本事的,可她们到底初初来锦城,对这里不熟悉,难免不应手。怡儿打小在哪里长大的,这哪里的瓜好,哪里的菜香,她都晓得。”

顾杏说着,对着段怡鼓励的眨了眨眼睛。

段怡一时语塞,哪里来的白痴美人!

你一个武将的女儿,便是武功不高,那力气也不小,看你婆母的胳膊,都要被你箍断了!

老夫人扯着一摸笑容,嘴唇轻轻地颤抖着,她拍了拍顾杏的手,“我家的姑娘,个个都是好的,怡儿你说说看该如何?”

说是书院初开摆宴,但是几乎全锦城的公子哥儿都会来,说是一场相亲盛会,那也不为过。

若是这宴会办得好了,自然会落得一个贤惠能干的好名声!

顾杏这么一说,段淑果断的拿胳膊肘,捅了捅一旁的段娴,张嘴就道,“这宴会重要得紧,三妹连小宴都没有办过,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岂不是让段家闹了笑话。”

“我觉得大姐姐好,去岁太子殿下生辰,都是大姐姐帮着阮贵妃办的……啊……”

段淑说着,突然呼痛,她摸了摸自己的大腿,有些神色不好的看了一眼段娴,哼了一声,将头别到一边去,不言语了。

段怡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笑道,“我觉得二姐姐说得极对。我除了给老祖宗们办祭祀会,旁的一概不会,万一把供桌上的菜端上来了,当真是要闹笑话的。”

“大姐姐性子稳重,一看就是个操心的,能者多劳,就让她干吧!”

“正所谓长幼有序,祖母不是要给大姐姐说亲么?我有二把子力气,到时候就站在那里护着我大姐姐,省得那些夫人,个个都想将我大姐姐抢回去!”

一个是忙得吐血,摔烂盆子碗搞不好要倒贴钱,一个是吃点子嗑瓜子看大戏,选哪个?别人段怡不知道,她坚决选后者。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