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三十章 笼中之鸟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6

段怡将那小册子往怀中一揣,一只手扯住了段铭的手腕,“走罢,去阿姐院子里坐一坐,桂花酒酿丸子怎么样?”“可也不是通常的丸子,珍珠大小一颗,里头还包了馅儿,香香甜甜又软糯。”段铭眼睛一亮,“我……我能吃么?阿娘说我身体虚弱……容易不克化。上元节的时候,都只段铭眼睛一亮,“我……我能吃么?阿娘说我体弱……容易不克化。上元节的时候,都只让吃一颗合了团圆之意。”。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三十章 笼中之鸟》精选:

段怡将那小册子往怀中一揣,一只手拽住了段铭的手腕,“走罢,去阿姐院子里坐坐,桂花酒酿丸子怎么样?”

“可不是一般的丸子,珍珠大小一颗,里头还包了馅儿,香甜又软糯。”

段铭眼睛一亮,“我……我能吃么?阿娘说我体弱……容易不克化。上元节的时候,都只让吃一颗合了团圆之意。”

他说着,跌跌撞撞地跟着段怡,一路回到了她那个简简单单的小院子里。

段怡余光一瞟,见他一直瞧那兵器架子,笑了笑,“体弱又不是纸糊的,不贪多就行了。你想习武?”

段铭伸出手来,摸了摸段怡的那根长枪,摇了摇头,“我走得快些都会喘,不能习武。”

他说着,转过身来,对着段怡腼腆的笑了笑,“三姐,酒酿丸子……一会儿张妈妈该来寻我了。”

段怡皱了皱眉头,领着段铭进了屋子,拖出炭盆子就要生火,却是被段铭给拦住了,“三姐昨天热坏了,我不冷的。”

段怡托着火盆子的手一顿,从一旁拿了个暖手炉子来,塞到了段铭怀中,又从炉子上拿了热水,沏了茶递给了段铭。

段铭环顾了一下四周,却是眼眶微红,“三姐姐这屋子里空空的,跟雪洞似的,身边也只有两个人服侍么?”

“你们没有回来的时候,整个老宅都是我的院子,所有的下仆都是来服侍我的,还不够么?”段怡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又拿了些瓜果点心出来,搁在了待客的小桌子上。

紧接着她掏出了那本小册子,在手中翻了翻。

段铭显然跟着大师学过画,画得栩栩如生,那打头一个,便是当今的三皇子陈铭,他生得有些清瘦,看上去冷冷地不好相与。

“我同三殿下撞了名字,是以他待我比旁人亲切几分。三殿下是苏昭仪所出,他跟着祖父读书习字有四五年了……”

段怡翻一个,段铭便解释一个。

“第二个是五殿下陈鹤清。五殿下文武双全,生母是王美人。五殿下为人和善,骑射功夫很好,还被陛下夸奖过。”

段怡见他顾不得吃茶吃点心,将那小册子合上了,“这上头都写了,我一会儿慢慢看,谢谢你,这个对我很有用,不然到了宴会上,一个人也认不得,兴许要闹笑话了。”

段铭见段怡一脸感激,又紧张起来,他的脸一红,随即又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抿了抿嘴,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又磕磕绊绊的说起话来。

“去岁的时候,东宫寿宴。阿娘不理府中之事,一心扑在父亲,还有我同五姐身上”,他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偷偷抬眼看段怡,见她没恼也没没有失望,方才定了心。

“阮贵妃点名要了好几个贵女,一道儿进宫帮着理事,大姐姐也在其中。五姐姐瞧着热闹,寿宴那天也跟着去了,回来之后,大哭了一场。”

段铭的手紧了紧,“还同阿娘吵了起来……说去了一抓瞎……所以所以我就给三姐姐准备了这个。”

段铭说得并不流畅,段怡却是从中听出了不少道道儿来。

虽然她身在剑南,但并非就如同段铭所想,对京都之事一无所知。祈先生不光是教四书五经,君子六艺,这贵人之事也是教的。

中宫无所出,李德妃所生长子早夭,陛下以次子为继,是为东宫。

太子早年娶了侧妃,可是太子妃之位一直空悬。段娴年近双十,却一直没有谈婚论嫁,十有八九等的就是那个东宫选妃寿宴。

可那宴会上,怕是出了什么事儿,所以段好回来大哭了一场,而段娴也对此事讳莫如深,今日段淑无心提起,她脸色瞬间就变了。

而这回来剑南的两位皇子,三殿下各方面都不出彩,可他母族强势,军权在握;五皇子才华出众,可生母出身低贱,之前不过是最末品的采女,生了五皇子,才被封了美人。

“阿娘在京城的时候,不管家的么?”段怡忍不住问道。

段铭头更低了,他轻轻地嗯了一声,“阿娘……阿娘官话说得不好,也是因为我身子弱。”

“三姐,对……对不起,都是我这个做弟弟的没有用,不能成为姐姐们的依靠”,他说着,眼中含了泪,“大哥哥都中了进士,去江南道做官了,我却在考场里,直接晕了过去,叫人给抬出来的……”

段铭说着,双手握了握拳,“大姐姐同二姐姐,都是在祖母屋子里长大的,嫡母又是惠安公主。阿爹身边姨娘不断,阿娘应付不来,又拿不到管家权,五姐姐的在相府的日子,也不好过。”

段怡瞧着,往椅子后靠了靠,将段铭面前的茶水挪开了些,留出了个空儿,方便知路上酒酿丸子,“你同我说这些,是想要我帮阿娘拿回管家权?替你五姐姐争些什么?”

“不不不……”段铭慌忙摆了摆手,像是一只受惊吓的小兔子,他猛的站起了身,椅子险些被他撞到,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段铭尴尬的将椅子扶住了,拼命的摇了摇头:“不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没有这个意思……”

段怡轻叹了一口气,将他拽着坐了下来,“你这么慌做什么?我是你姐姐,又不是什么财狼虎豹。人各有志,母亲不稀得管家那点事儿,你就莫要操心了。”

“快些趁热吃酒酿丸子吧!你除了身子弱,可有旁的隐疾?平日里一日出来走动多久?”

段铭慌乱的吃了一口丸子,被烫得吐了吐舌头,听到段怡后头那句话,神色又失落下来。

“阿娘怕我着凉,一般都是不让我出门的,便是在院子里,也有妈妈在一旁守着。今儿个雾大,才叫我走开了一会儿。”

他的话音刚落,门口一个生得粗壮的婆子,便一脸急色的冲了进来,“铭哥儿原来在这里,叫老奴一通好找,夫人回去不见哥儿,着急着呢!”

段铭快速的擦了擦嘴,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段怡,朝着那妈妈走去,“三姐姐,我改日再来看你。阿娘寻我,我便先过去了。”

见段铭听话,段怡也没有留,那婆子松了一口气,告退离去。

待他们走了,段怡方才打开了那画册子翻了翻,冲着屋子的一角喊道,“知桥知桥,快来看看,看把你小哥哥,画得像还是不像?”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