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三十二章 土豪二姐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7

晏镜说着,也不作出解释,迈着步子便朝着崔子更那头行去。但是师出同门,可楚光邑一副得道高人的神棍样,祈郎中由内到外一股子地痞味儿,晏镜就是书香肆溢,再怎么越轨的事情,被他做出来,你都只会会觉得,这是大雅!是狂士之风。“姑娘,晏先生就是江南第一名士么虽然师出同门,可楚光邑一副得道高人的神棍样,祈郎中由内到外一股子地痞味儿,晏镜便是书香四溢,再怎么出格的事情,被他做起来,你都只会觉得,这是大雅!是狂士之风。。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三十二章 土豪二姐》精选:

晏镜说着,也不解释,迈着步子便朝着崔子更那头行去。

虽然师出同门,可楚光邑一副得道高人的神棍样,祈郎中由内到外一股子地痞味儿,晏镜便是书香四溢,再怎么出格的事情,被他做起来,你都只会觉得,这是大雅!是狂士之风。

“姑娘,晏先生便是江南第一名士么”,知路说着,将那食盒匣子关好了。

段怡看着他的背影,站起了身,“不过是个吃枣糕还掉渣得糙老头子罢了。”

她说着,看了一眼几乎要隐匿到树丛中去的知桥。

知桥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是。”

段怡深以为然,先前陈鹤清过来,保护他的侍卫们就在不远处站着,她虽然口中说着枣糕,可眼睛却是没有闲着,这群人看上去,并不像是那天晚上,她们瞧见过的杀死了老神棍的人。

这两日锦城里秋高气爽不说,来的这群牛鬼蛇神,也仿佛像是约定好了似的再无动作。

风平浪静得让人打瞌睡。

段怡靠在那椅子上,被暖烘烘的太阳光照着,眯着眼睛打着盹儿,几乎都要睡着了。

“妹妹怎么在这里,叫我好生找。祖母在那边的园子里喝茶,唤你过去说话呢!”

段怡听着这熟悉的带着几分不耐烦的娇嗔声,一睁开眼睛,便看见了穿了一身石榴红的段淑。

因为盛装打扮,她比初见那日容姿更盛。

“二姐姐果真讨厌我”,段怡说着,站了起身,将旁边的枣糕盒子拿起来递了过去,“枣糕吃么?”

段淑闻言神色一变,她哼了一声,一把夺过那盒子,重重地搁在了旁边的小桌子上,又解下了自己腰间挂着的钱袋,塞到了段怡手中。

她跺了跺脚,声音中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你莫要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吃,我们段家还没有穷到,叫你见了几块破枣糕都走不动道的地步。”

她说着,见段怡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忿忿得抓住了段怡的手腕,带着她就往前走,“五殿下见人就送枣糕,那京城里,吃过他枣糕的姑娘,能从城南排到城北去!”

“你若是心存幻想,有你哭鼻子的时候!”

段怡瞧着她白嫩又修长的手指,心中啧啧称奇!

虽然段淑在骂她,可她竟是莫名的觉得心神荡漾,她这二姐若是进了宫中,不用生出狐狸尾巴,她都能做第二个苏妲己。

“枣糕太甜腻,我不爱吃,想着二姐帮我吃了,既然你也不爱吃,那就算了。二姐姐的话我记住了,下一回我馋嘴了,绝对不吃旁人给的,就吃二姐姐买的!”

段淑脚步一顿,不敢置信的回过头去。

“谁说要买给你吃!”她想将那钱袋拿回来,却见段怡已经毫不犹豫的挂在了自己腰间了。

她目光一转,看到了她的钱袋旁边,段怡原本的那个钱袋,神色又缓和了下来。

那钱袋子憋憋的,感觉再怎么用力掏,都只能够掏出一个大子儿来。

“你外祖父不是剑南道之主么?外头的人都说,你表兄病了,你若是个男儿,指不定改姓顾的,继承这蜀地的。”

段怡听着段淑又气又愁,心中好笑,“二姐姐也说了,我若是个男儿!”

段淑又哼了一声,把头别到了一边去,加快了脚步。

“天下乌鸦一般黑,做男儿有什么好的,不过都生了一双死鱼眼子罢了。你不是习武的么?走快一些!我过来叫你,可是不想你闹出什么乱子,坏了我大姐姐好不容易办的宴会!”

段怡笑笑没有说话,加快了脚步,她余光一瞟,发现先前崔子更所坐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

他同晏先生,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

姐妹二人没有走多远,便到了后花园里一处开阔之地。

老夫人卢氏好听小曲儿,特意请了锦城名角儿赵鸦儿来唱小曲儿,在两侧摆了好些桌案,已经满满当当地坐得都是人。

段怡瞧着,那崔子更同晏先生,竟是坐了最靠后的一桌,他的眼睛黑黝黝的,像是要将人吸进去的无底洞。

明明是被胞兄赶出了故地,身边已无一兵一卒的光杆子将军,可段怡瞧他同初见之时,坐在那酒肆时意气风发的模样,并无区别。

“你看他做甚?他是弑父之人,祖父也不想收他”,见段怡走得慢了一些,段淑也放慢了脚步,皱了皱眉头,压低了声音,凑到了段怡耳边说道。

弑父之人?段怡心中一凛,这个事情,她没有听说过。

剑南道到安插的斥候,也没有收到这个风声。

不过此时不是问话之际,坐在上座的段文昌同老夫人已经瞧见了她们姐妹二人,朝着这边看了过来,段文昌一脸笑吟吟的,正同旁边一个不认识的老儒生说着话儿。

倒是段老夫人站了起身,她冲这段怡招了招手,“怡儿怡儿,快些过来,这是三殿下同五殿下,快快见礼。”

段怡收了心思,乖巧地行了礼,“三殿下,五殿下。祖父,祖母,父亲,母亲。”

一遍礼拜完所有人,这是她上坟多年总结出来的实用之道。

不然的话,一个个的坟头磕过去,她的脑瓜子还不直接开瓢了。

段老夫人眼皮子跳了跳,亲热的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这是我家三姑娘段怡,自幼在长在剑南,替她阿娘尽孝,跟着她外祖父。”

段怡听着,朝着那两位皇子看了过去,五皇子陈鹤清她已经见过了,着重看的便是这三皇子陈铭。

他生得颇为寻常,手脚脚长的十分削瘦,穿着一身青色的锦袍,打扮的颇为素净低调,耷拉着一双眼睛,像是一根随时都会被风吹折了的小竹子。

段怡瞧着,又忍不住疑惑起来,段铭到底是一个什么天纵奇才,才能够把每一个人都画得那么逼真,又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儿像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让你画葡萄,你画了一盘芦柑,芦柑十分逼真,上头还带着水珠儿呢!可你能管芦柑叫葡萄?不能啊!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不过你应该不记得了”,那三皇子陈铭说着,看了旁边伺候着的一个面黄的中年太监一眼,那太监忙躬着身子,递过来一个锦盒。

三皇子将锦盒递给了段怡,“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就是一些药材,习武之人用得着,就当是见面礼了。”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