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掌河山

第三十四章 长孙小哥

发表时间:2022-09-23 23:12:38

正午时分的风被阳光晒过,仿若都温暖的了出来,段怡坐在段淑身边,闻着那股子沁人心脾的香气,甚是有那么一刹那恍惚间了出来。仿若这世道并也没乱出来,各州此起彼伏的叛乱,并也没像打不完的鼹鼠通常,不停地的露头。仿若这世间唯一的烦恼,但是是五姐妹谁能嫁个更好的好似这世道并没有乱起来,各州此起彼伏的叛乱,并没有像打不完的鼹鼠一般,不停的冒头。。


推荐指数:★★★★★
>>《掌河山》在线阅读>>

《第三十四章 长孙小哥》精选:

正午的风被阳光晒过,好似都温暖了起来,段怡坐在段淑身边,闻着那股子沁人心脾的香气,甚是有那么一瞬间恍惚了起来。

好似这世道并没有乱起来,各州此起彼伏的叛乱,并没有像打不完的鼹鼠一般,不停的冒头。

好似这世间最大的烦恼,不过是五姐妹谁能嫁个更好的良人而已。

这种虚假的平静,也不知晓,还能够维系多久。

……

“二姐姐,这里头哪一个是江陵府的长孙凌?”段怡抬起手来,遮了遮有些刺目的阳光。

段铭的画太渣,严重影响她吃瓜!

段淑狐疑的瞥了段怡一眼,因为喝了酒,她生了几分醉意,说起话来,放肆了几分。

“你问他做什么?长孙凌的父亲不过是荆州刺史,他是幼子,上头有两个兄长,三个姐姐,不是良配。你若是敢要乱来,我打断你的狗腿。”

段怡无语的,她委屈巴巴地戳了戳段淑,“二姐姐打不过我。”

段淑瞧着,先是心中一软,再听那话,顿时火起又腾了起来。

“你这个人怎么还有几幅面孔?我要害你不成?”

段怡噗呲一笑,一把挽住了她的胳膊,“好姐姐,你就告诉我罢!我都不认得是哪个?能生出什么心思?怎么在二姐姐心中,我像那贪花好色的女纨绔似的。”

“甭管那老的少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统统都要收入囊中!”

段淑惊讶的捂住了嘴,“你你你你……你竟然有这样的想法!”

她说着,也觉得自己有些失言,清了清嗓子,用那扇子挡着,斜着手指了一个方向。

那江陵府又名荆州,隶属于山南东道。

山南东道共领十八州,治所设在襄州襄阳城,荆州不过是一道十八州之一。

长孙凌是刺史无法承继的幼子,在这宴会上,的确是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段怡朝着段淑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说来也是巧了,那长孙凌竟是恰好坐在了崔子更对面。

他穿着一身青色的袍子,剑眉星目的,比起在坐的一顿风都能吹起的文弱书生,他显得格外的壮实,手臂上的肌肉鼓鼓地,像是要冲破衣袖蹦出来一般。

可偏生得了一好腰,用腰带系着,看上去格外的清爽。

就是那话本子里唱说的猿背蜂腰。

长孙凌敏锐的感觉到了段怡的视线,他一抬眼,看了过来,看到段怡身后的知桥,瞳孔一缩,猛地站起身来!

他的动作太过激烈,将面前的矮桌案撞开了出去,那桌子边缘放放着一壶酒,嘭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酒溅了一地,所有人的目光,也全都集中了过来。

长孙凌被一声惊醒,他的嘴张得大大的,却到底是无声的闭上了。

“长孙小郎可是醉了?还愣着作甚,快给客人拿一壶新的酒来”,负责宴会的段娴见状,立马站了起来,唤来了小婢收拾打碎的酒壶,又上了一壶新酒来。

长孙凌挠了挠脑壳,一屁股坐了下去,“酒太美,忍不住贪杯了,惊扰诸位,还望海涵!”

段娴同长孙凌都很体面,但在座的人,却是无论如何,也有些笑不出来。

先前他们还能佯装没有瞧见,可这如今,就在那长孙凌的对面,一身黑袍的崔子更静静地坐在那里,带着一身的煞气,不容任何人忽视。

段老夫人眯了眯眼睛,朝着站在一旁的掌事妈妈看了一眼,那妈妈做了个手势,上菜的女婢们,便鱼贯而入,场面上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唱小曲的行首娘子得了眼色,又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

段怡余光一瞟,崔子更像是没事儿的人一般,静静地夹着菜,我自巍然不动,仿佛丝毫都没有感受到这席上众人拜高踩低的怠慢。

“你好好的生了一双眼珠子,怎么像是瞎了似的。先是看个不配的,这会儿又看个不能看的。到时候栽了跟头,别求到我跟前来。”

段淑一直注意着段怡,见她眼珠子乱瞟,顿时着急起来。

段怡转过头来,一把搂住了她的胳膊,“我的好姐姐,先前你说那崔子更弑父,又是何故?我听说江南王崔余亡故,他哥哥承继了家业,他方才离开了江南,四处游历来着。”

段淑有些迟疑,最后还是凑近了段怡的耳朵,“这事儿知晓的人不多,那江南王崔余,是被人毒死的。崔子更身份有疑,他母亲根本就不是什么小户人家的女儿,而是太原王氏女。”

“具体情由,我也不知晓。他哪里是出来游历的,他是被崔家族谱除了名,扫地出门的。”

段淑说着,警告段怡道,“你虽然是继室所出,但也是段家正正经经的嫡女,那崔子更做了江南王便罢,如今做不得了。他是不是崔家的儿子尚且不提,就算是,那也不过是个庶子。”

“咱们嫡出的姑娘,一不嫁庶子,二不与人做妾,三不给人填……”

段淑说得气愤,陡然想起了段怡的母亲是嫡女做填房的,神色讪讪的住了嘴。

她端起手边的一碟子烤羊肉,放到了段怡跟前,“你莫要直接拿手抓,翠叠都给片好了,你吃这个。我可不是看顾你,我就是怕你丢了我们段家的脸面,影响我大姐姐!”

段怡若有所思的夹了一片肉,塞进了自己的嘴中。

难怪段铭说顾杏在京中不掌家,也吃不开。

显然像段淑这样想的大有人在,没有父母之命,她好好的一个贵女,硬是贴上去给人做了填房,终究是被那些人瞧不上的。

“这事儿二姐姐从哪里听来的,江南剑南相隔不远,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怕不是你们小姑娘家家的看多了话本子,胡乱编的罢!”

段淑瞬间恼了,“你莫要拿话来激我……也没有什么说不得的,是大……是我听太子殿下说的。你知晓的事,莫不是比天家还多?”

段怡三两下的吃完了一碟子肉,心中盘算起来。

显然段娴本来是要做东宫太子妃的,可那个选妃的寿宴之上,发生了什么大事,导致这事儿叫旁人截胡了去。关于崔子更的闲话,也是段娴听来,说与段淑知的。

段淑见段怡低着头吃肉,不言语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宴会过后,众人带着几分醉意,便随着那段文昌浩浩荡荡的朝着青云山上行去。

说到底,今日这场宴会,到底是挂着重开书院的名头。

那青云山的石梯颇为陡峭,一眼望不到尽头。

段怡磨磨蹭蹭的走到了最后,等前头的人瞧着都是一个小点儿了,方才停住了脚步,在一块大青石头上坐了下来。

“姑娘,咱们怎么不走了?”知路焦急的问道,就这条破山路,她家姑娘眨眼就能跑一个来回,连大气都不带喘的,这会儿倒是娇弱上了。

戏过了,姑娘!

段怡何尝瞧不出她眼中的揶揄,抬脚佯装要踹知路,她冲着一旁面无表情的知桥,眨了眨眼睛,“咱们停下来钓钓鱼,看有没有谁的小哥哥撞上鱼钩来。”

掌河山
掌河山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竞相求娶的香饽饽……公子:不愿意江山为聘!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切记。*崔子更冷眼旁观,最终决定张开嘴巴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登门来。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